首页 | 关于智慧城 | 添加到收藏夹 | 房产专版
加盟标新网友情联接平台
我的智慧城
  • 免费注册
  • 注销

  • 今日排行榜
  • 总排行榜
  • 标签排行榜
  • 留言排行榜

  • 标签云
  • 智慧城地图
    .智慧大师
    .日记坊
    .信息培训
    .水浒杂志
    .散文随笔苑
    .智慧岛
    .写作社区
    .调研报告厅
    .创新工场
    .精品书屋
    .智慧城动态
    .耐庵亭
    .水浒街
    .广告墙
    .商家别墅
    .公关锦囊
    .文化人报
    .女儿巷
    .学生作文林
    .时尚娱乐宫
    .艺术藏馆
    .盐文化公园
    .神州屐痕
    .新闻广场
    .湖海诗潮
    .长三角物流
    .经济区
    .办事路线图
    房地产信息
    盐城 (1)
    关于智慧城
    .关于智慧城
    .建议及联系
    .Email: jsycjfm@163.com

    首页 | 文化人报 | 男子汉宣言

    男子汉宣言

     

    
                        男子汉宣言
                        作者:尤凤伟
      此刻,他是否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呢?
      他开着自家新购的大卡车;身旁坐着马上就要与他登记结婚的未婚妻……
      听,他唱起来了,声音很圆润,充满幽默感,不时得意地转目瞟瞟他的未婚妻。他
    唱的是不知啥时学会的《男子汉宣言》。他的记忆力真好,一支歌听个一遍两遍就能唱。
    他还有个癖好,喜欢自做主张地更改词儿:
              在我要娶你之前,
              我有话要对你说,
              也许我的这些话,
              使你听了不好受,
              反正你得听我说,
              说说我的心里话,
      他的未婚妻很标致,名字也标致,叫冯朵朵,农村姑娘起了个城里姑娘的名字,冯
    朵朵愿意听他唱歌,可又最不喜欢他瞎编词儿。因为编着编着就能叫她吃个亏,比如唱
    《喀秋莎》,他能把歌词唱成这样:姑娘唱着美妙的歌曲,她在歌唱草原的雄鹰,她在
    歌唱心爱的人儿,心爱的人儿叫着陈希明……瞧,就如此这般。气得她会撅半天嘴。不
    过,她还是挺中意这个猴精猴怪的陈希明的。他确实具有男子汉的气魄,干啥不甘居人
    后,又聪明,样样要在前。也许正因为有这么一股劲儿,他才成了这远近闻名的“全乡
    之最”了,啥之“最”?最早的专业户,;最早的万元户;最早的汽车户……就连找对
    象他也要找个最俊,最对心思的,这就“最”上了她冯朵朵。当时,她是不大情愿的,
    怕人家说她贪图钱财。可后来还是答应他了,他谈恋爱那股痴迷劲也满“最”的,叫她
    招架不住。这不,现在她就坐在他身边要去乡里领结婚证了。
      陈希明还在唱着,冯朵朵警惕地听着他的词,防备吃他的哑巴亏。
              每天晚上你不能比我睡得早,
              你在早上不许比我起得晚,
              饭要做得香甜,
              菜要做得可口,
              打扮起来更大方,
              打扮起来更美丽,
              要是哪条做得有差距
              我二话不说休了你……
      “停车停车!”冯朵朵嚷叫起来。
      陈希明把车停在路边,问:“干啥呀?”
      冯朵朵绷着脸不说话,一个劲地开车门,陈希明知道自己闯了祸,忙赔笑脸:“嗨
    嗨嗨,逗个乐趣嘛,这么认真?”他不让她开门,用手拉住她的手。
      冯朵朵嘟嘟囔囔:“什么日子,说这种丧门话!打谱离婚不如不结婚,放开我……”
      陈希明这才意识到冯朵朵是应该发火的。自然他不会放她走。他用胳膊搂住她,叫
    她动不得。腾出来的另一只手像军人似地碰碰鸭舌帽檐:“敬礼!嗨嗨,我承认错误,
    另唱:要是哪条做得有差池,你当男人我当妻……嗨嗨行了吧?”
      冯朵朵不再坚持下车了,却转过身来朝陈希明背上连揍了几拳。这就算偃旗息鼓了。
      汽车又开动了。
      这是山区,道路崎岖不平。天有些阴,云擦着山的肩膀没命地往头上涌。陈希明加
    快速度,他们得先赶到满月镇。镇上有一座大百货公司,他们要在那里买几件结婚用的
    东西,然后驾车通过险峻的十八盘,到乡所在地龙头镇办理登记手续。
      冯朵朵说:“陈希明,我问你,你倾家荡产买了这辆汽车,再拿什么同我结婚?”
      陈希明只要想说俏皮话,可赶紧忍住了,说:“我还留着两千块钱呢。”
      冯朵朵不买帐:“两千块够买个啥的”。
      陈希明向左打了一下方向,汽车绕过了一个突出部。他说:“我知道不够,可咱们
    是春节结婚,还有四个月呢。有这辆汽车,还愁没钱花?俗话说:车轱辘一转,黄金一
    万……”
      冯朵朵把嘴一撇:“我告诉你,找我当老婆可够你受的!”
      “咋?”
      “别看你这最那最的,我也有个最,最能花钱的主。”
      陈希明笑笑:“行啊,挣了钱没有人能花的主,也怪没劲儿的。你说,你是怎么个
    能花法?”
      “反正钱到了我的手转眼就光。”
      “行,我今天把那两千块带来了,咱们在满月镇只能呆一个钟点,我倒要看看你怎
    么把这两千块花出去。”
      “你等着看吧。”
      “有话在先,只要剩下一分钱就得认罚!”
      “罚啥?”
      “罚你让我亲个嘴。”
      “没这条,另说。”
      “要不就罚你给我鞠个躬。”
      “这行。”
      “一言为定。”
      云彩已经在天空连成了整体,厚厚的,黑黑的,山野的光线变得很暗了,已经闻到
    大而降临前的那股生腥味儿。
      汽车正穿过一个山垭口,道路很窄,又有些倾斜。陈希明小心驾驶,他毕竟只是刚
    从县驾驶短训班领到的驾驶执照。冯朵朵也不同他说话了,却一直用眼睛瞟着他。
      汽车终于穿过了山垭口,展现在面前的是一条白带子似的路面。两人都松了口气。
      没有多久便驶进了满月镇。陈希明把汽车停在百货公司前面的广场上。下车前,他
    把钱交给了冯朵朵,并提醒似地看了看腕上的表,冯朵朵也看了看。看来两人有点儿较
    真。
      冯朵朵跳下驾驶室,关照陈希明等会就进去帮她拿东西,然后她就进了百货公司。
      陈希明在满月镇还有他自己的两件事要办,一是去土产站联系运输业务,土产站早
    就与他打招呼,要雇用他的车;另一件事是去新华书店买几本汽车修理方面的书。冯朵
    朵要他“等会儿”就进去帮她拿东西,“等会儿”是多长?是五分钟还是五十分钟?这
    就像橡皮筋那样有伸缩性。反正只要在一个钟点内回来,他就有话对付那位“能花钱的
    主”。说实在的,他并不怕冯朵朵,冯朵朵也不是那种叫男人怕的女孩子。他着实喜欢
    她,才事事尊重她的意见,让着她。让步是一种爱,也是一种爱的享受。这是谁的名言?
    弄不好就是他陈希明的。不过,在重大事情上他却是从不让步的。而事实是冯朵朵对重
    大事情的左右总是很审慎不滥用权利。这就注定了他俩将是和美的一对儿。
      所以,等他见着冯朵朵那秀美的身段消失在百货公司门口,他就一踏油门,开着卡
    车跑了。
      两件事办成了一件,书买到了。土产站主事的人不知去向,这事就只能留着以后再
    办。他把车开回百货公司门口,时间已经过了四十三分钟,冯朵朵还没有出来。他抬头
    望望天空,天阴得像铅一般,大雨迫在眉睫了。他有些心慌,雨天过十八盘是很危险的,
    每年都在那里出几遭事。他决定要赶在雨前通过。他大步走进百货公司,一眼就看见冯
    朵朵在柜台前大买而特买。眼下,她正在和售货员把一床特好看的太平洋双人床单折叠
    起来。他走到她跟前问:“朵朵,怎么样了?”
      冯朵朵面颊红红的,看来大把大把地花钱会给人提神儿。她瞟了陈希明一眼,笑着
    反问道:“怎么,想叫我给你省几个?”
      陈希明说:“就算给我省几个吧。咱们必须立刻走,要下雨了。”
      冯朵朵从陈希明的脸神上看出这是一件“重大事情”,她不再多说什么。陈希明帮
    她提着大包小包,迈出了百货公司大门。
      汽车很快开出了满月镇。陈希明高速驾驶,聚精会神。冯朵朵也不说话,这天气使
    他们都没心思提起刚才打赌的事儿。从满月镇到乡所在地龙头镇的两条路,一条是从山
    中穿插过去的路,另一条是从山脚下绕过去的路。虽然两条路是殊途同归,但走绕路要
    多跑上三、四个钟头。所以陈希明宁肯冒一点儿风险,也不愿去走那条“坦途”,这也
    许又与他那“最”脾性格有关。
      道路上车辆不多,但路面却渐渐倾斜了。陈希明开始往下退档。油门重重地踏下去,
    内燃机发出沉闷的吼叫声。
      开始进山了。大山的气息明显袭来,侵人的凉气节节迫近。已经下起雨来,石头路
    面闪出光亮,就像涂了一层油脂,让人看了心中打憷。每到下坡时,陈希明便牢牢抓住
    方向盘,脚把闸门狠狠踏下。有时,汽车竟像坐滑梯似的向下滑动着,让人惊心动魄。
    然而,十八盘却还没到呢。
      “行吗?”每当车驶过险峻的路段,冯朵朵便发出担心的询问。
      “没问题!”陈希明总是这么回答。
      雾气渐渐浓重了,不,是雨,山里的雨总像雾那样使人产生错觉。大山隐没了它的
    雄姿,然而路面却愈来愈陡峭了。尽管已难以弄清车到了哪个位置,但无疑已进入大山
    的腹地。十八盘就在前面了。
      “回去吧,回去吧!”冯朵朵近似央求地说。她被这山势吓懵了。
      “回去?”陈希明摇摇头,“现在是胡同里赶驴,只有进,没有退了。”’到了这
    般田地,他还没忘了说怪话。
      “放心,没事儿!”他又安慰她。
      汽车小心翼翼地驶过了十八盘中的第一盘。
      又驶过了第二盘,第三盘……
      面对着的是一条深不见底的陡坡道。如果不是雨天,路面不滑,这里是算不了什么
    的。但在雨天里,这里便是十八盘中最叫人心惊胆颤的路段了。
      从陈希明那紧绷着的面孔上,看出了他们所面临的严峻境地。
      他在坡道顶端把车刹住,伸手开了冯朵朵一边的驾驶室门,对她说:“你下去。”
      冯朵朵坐着没动。
      “你下去。”他又说。
      “我不。”
      “看你想到哪儿去了。你下去我心里踏实些,车开得会更安全。再说,我还有事叫
    你干”。
      “啥事儿?”
      “你搬一块石头,跟在车一旁走,见车轱辘打滑了,就把石头往前面路上扔,可不
    准往路中间跑,懂了吗?”
      她极不情愿地下了车。她知道也只能这样了。可心里是那样的难过。她想哭出来。
      汽车又开动了,缓缓向坡下驶去。冯朵朵抱着一块石头,走在路旁,两眼死死地盯
    住汽车前轮。
      果然不出所料,踏得过重的闸门导致车轮停止了转动,开始擦着湿滑的石头路面向
    下滑动了。陈希明却不敢松下闸门,那样会更糟。但他意识到如这样任其滑下去,巨大
    的惯性最终会使汽车以闪电般的速度冲进山涧。
      “丢石头!”他大声向冯朵朵发出命令。
      冯朵朵早吓白了脸,但她还是把石头丢在汽车前面的路面上。
      陈希明赶紧调整了方向,让一只前轮对准了石头。然而事情并不如意,当车轮接触
    到石头时,车轮竟推动石头,一起向下滑动着,而且速度愈来愈快。冯朵朵像疯了似地
    大声呼喊着向前奔,她追到汽车前面,又从路旁搬起一块石头向路上丢过去。陈希明再
    次调整方向对准石头……
      汽车万幸地被制住了。倾斜地停在路面上,陈希明松了口气,但他的头脑又异常清
    醒,他知道目前这种状态是靠不住的。必须赶紧采取更有效的措施:将车的前后轮全部
    垫上石头。但这些冯朵朵是无法办到的,而且也极不安全。他要自己干。他死死地拉下
    前闸手柄,然后跳下车来。
      有些呆痴的冯朵朵这时才回过神来,她一下子抓住陈希明的胳膊,就像不抓住他会
    立刻堕入深渊那样抓得牢牢的。她哭了。
      陈希明安慰地抚摸一下她的脸,他的动作很迅速,像是帮她驱逐落在脸上的蚊虫那
    样。他知道,这可不是卿卿我我的时候。他赶紧在路旁寻找他中意的石头。然而正在这
    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汽车又开始向前滑动了,车轮越过了石头,汽车变成一匹失去
    约束的烈马,迅速向坡下奔驰而去,不久,便隐没于浓雾之中,不见了踪影。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两人都呆住了,一动不动。似乎没弄懂眼前发生的是怎么一回
    事。
      他们听到一声重物落进山洞的声响,声音并不特别雄壮,就像滚落了一块石头那样,
    在群山中引起了几声微弱的回响,然后大山又万籁俱寂了。
      就像世界上什么也没有发生。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冯朵朵尖叫一声,一下子扑到陈希明怀里,恸哭起来。陈希明
    抱住她的双肩,久久地抱着。他早已从麻木状态中苏醒过来,已完全明白刚才这件事对
    他具有怎样的意义。他两年多来的劳动,心血,他的一切的一切,都在那一声不起眼的
    声响中化为乌有了……
      这是一个让神仙都无法接受的现实。
      但是,他得叫自己接受。尽管这个现实是那么残酷,那么不公正,他也得接受。
      冯朵朵还在他怀里哭着。她用一种女人特有的方式来接受眼前的现实。他紧紧地抱
    着她,久久地抱着,他知道眼下不急于干什么事了。什么都用不着干了,他什么都没有
    了,只有他怀里的这个冯朵朵。
      但是,这个冯朵朵就一定属于他吗?未必吧,他想。在顷刻之间他经历了一场巨变,
    由全乡最富有的汽车户变成了全乡最穷的光腚户,他一无所有了……
      如此,他还会期望这个冯朵朵就一定还会属于他吗?自然,他无意亵渎冯朵朵,可
    毕竟得面对现实。
      但有一点他却是坚定不移的,他还是陈希明,还是那个干啥都要“最”啥的陈希明。
      他身体里几乎凝结了的血液又奔腾起来。他抬起头,望着茫茫雾幔。奶奶的!他想,
    要是真有上帝的话,这个上帝是打诺要毁了他。可是,他不能就这么叫它毁掉。决不能!
      他松开了朵朵,伸手给她擦了擦脸上的泪说:“这毛毛雨很快就变成像样的雨了,
    咱们走吧。”
      她止住哭,问:“去哪儿?”
      他说:“我送你回家。”
      她诧异地看着他,“不去龙头镇了?”
      他摇摇头。
      “为什么?”
      他不知该怎么说,他觉得怎么说都不好。当然,他可以直接了当地说:我今非昔比
    啦,我倾家荡产啦,我这个人狂做不值得爱啦,等等。总之,以此种种理由让她重新考
    虑她和他的婚事……
      可是,他难以启口,他觉得这样是明摆着不尊重人。
      她还在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他说:“今天不登记了吧?好吗?”
      她问:“怎么啦?”
      “我想等到明年的这一天,”他说,“我还要开着汽车,还要通过十八盘。做不到
    这个我就不结婚。”
      她不吱声。
      “你想一想吧,”他继续说,“愿不愿意再和我走一次十八盘。想一想吧!”
      “不用想了,”她说,“就这么吧,谁叫我找了你这么个主!我认了!”她又扑进
    他怀里抽泣起来。
      他们要走了。他牵着她的手,不由向迷雾浓处凝视了片刻。好像在向着什么告别。
    那是什么?他的过去?他的厄运?还是他的精神……
      他们走进了雾中。看不到他们了;却听见陈希明那有些沙哑但依然保持着亢奋调门
    的歌子,唱的还是《男子汉宣言》,不过,那词儿叫他篡改得更不成体统了:
            在我要娶你之前,
            我有话要对你说,
            我一定要驾驶着自己的车,
            把你送进我的洞房,
            啊,我要驾驶着自己的车,
            把你送进我的洞房……

     

    标签    

       匿名(54.81.166.*)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留言    

     
    我要留言:
    用户名:匿名(54.81.166.*)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相关文章:  (文化人报)

  • 奥林匹克运动与中国  2001-4-28 
  • 流动的百年时尚  2001-4-28 
  • 古籍版本作伪的原因  2001-4-26 
  • 2001年高考出题探秘  2001-4-26 
  • 粟裕的蒙冤与平反  2001-4-24 
  • 中国小说2000年排行榜  2001-4-21 
  • 网络写手将被传统作家消灭  2001-4-21 
  • 中国陆军第21集团军  2001-4-19 
  • 古相思曲  2001-4-18 
  • 素质教育蓝本  2001-3-24 

  • 最新推荐:

  • 天下一轮春秋月.水泊梁山的英雄世界  2018-3-5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中国《水浒传》研究史上的一次盛会  2016-12-2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邀请函  2016-10-8 
  • 中国水浒博物馆征集水浒书画作品  2015-11-10 
  • 《湖海散人——罗贯中传》一书邮购地址  2015-10-26 
  • 浦玉生著《施耐庵传》《罗贯中传》作品北京研讨会综述  2015-10-26 



  • 智慧城检索
    Google
    Web zhc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