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智慧城 | 添加到收藏夹 | 房产专版
加盟标新网友情联接平台
我的智慧城
  • 免费注册
  • 注销

  • 今日排行榜
  • 总排行榜
  • 标签排行榜
  • 留言排行榜

  • 标签云
  • 智慧城地图
    .智慧大师
    .日记坊
    .信息培训
    .水浒杂志
    .散文随笔苑
    .智慧岛
    .写作社区
    .调研报告厅
    .创新工场
    .精品书屋
    .智慧城动态
    .耐庵亭
    .水浒街
    .广告墙
    .商家别墅
    .公关锦囊
    .文化人报
    .女儿巷
    .学生作文林
    .时尚娱乐宫
    .艺术藏馆
    .盐文化公园
    .神州屐痕
    .新闻广场
    .湖海诗潮
    .长三角物流
    .经济区
    .办事路线图
    房地产信息
    盐城 (1)
    关于智慧城
    .关于智慧城
    .建议及联系
    .Email: jsycjfm@163.com

    首页 | 写作社区 | 北海道,我来了(小说)

    北海道,我来了(小说)

     

    多一些荒诞,多一些疯狂,生活才够浪漫!
                                      ——作者题记
    
    
                         北海道,我来了
                            张  乔
    
      当我得知自己苦苦追求的姑娘即将和另一个男人走进教堂的时候,我就正式决定要向负心
    的女人们挑战并且讨回公道。我明白,要想做到这一点,首先必须成为一个足够坏的男人,
    最好是那种让女人吃尽了苦头,在她们身上沾尽了便宜令她们恨之入骨的男人。
      为此,我不遗余力,费尽了心机。那天,我奉命接待一位小姐。办完公事之后,我们交谈
    了很久,谈得很投机。我发现她的兴致很高,心中暗忖,也许是我出众的外表迷住了她。
      她叫靖田丽子,长相极美,如同天方夜谭中的公主,特别是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可以令
    任何男人迷失方向。她告诉我,她来自北海道,这次到东京来是奉命更换工作证件。
      我听说日本近期正在统一更换警官证,难道她是警察?怎么看都不象。管她是干什么的
    呢!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很有可能成为我“摧花”计划的第一个受害者。
      在品尝了我事先准备好的一小盒香脆可口的巧克力之后,她爽快地同意了到我家去的要
    求。唉,女孩子总是容易上当,假如你不吝惜于给她点好处的话。
      当她不假思索地说了声“好吧”的时候,我心里激动不已,但我还是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
    绪。我告诫自己不能高兴得太早,因为上一次就是太激动了,过早地暴露了目的,不但没有
    得逞,反而被那女子臭骂了一顿,说我是“一匹来自中国的狼”。吃一堑,长一智。我决心
    吸取教训,就从现在开始。
      我们到了我的寓所。我先为我们俩各斟了一杯好酒。古往今来,酒与色是不分家的,可见
    用一杯美酒作为调情道具再合适不过了,况且这还是一瓶地地道道的法国香槟呢。
      果然,在我们频频举杯之中,我们越靠越近。我们肩并肩地坐在客厅的大沙发里,她丰满
    的身体紧紧地贴着我。我嗅到她的发香,是鲜草莓的味道,她一定用了那种名叫“红宝石”
    的洗发水。这种洗发水是当今日本最流行的,我认为只有象她这样的女孩子才有资格使用。
    我感到纳闷的是,紧靠着坐在一个并不熟悉的男人身边,她依然显得恬静和自然,丝毫没有
    拒绝的意思。这大概是日本女孩子特有的气质。在我们中国人看来,那称之为“纯洁”,是
    神圣不可侵犯的。
      “怎么,你想当正人君子吗?别忘了你的真正目的。”脑海中有个声音告诫道。
      于是,我放下酒杯,准备实施“摧花”计划。我伸出右手揽住她的肩膀,想看看她有什么
    反应。我并不介意她有所反抗,我可以强行制服她,那是一场好戏。结果她没有反抗,甚至
    连少女最初的矜持也没有表示,而是乖乖地让我搂着,从她的侧面看,她还在微笑呢,那副
    神情也够动人的。
      她的皮肤细腻而富有弹性,这种舒服的感觉通过我的手传遍我全身的每根神经,令我如痴
    如醉。转眼已是深夜。我努力煽起自己的情欲,我很想对她说“太晚了,就在这里过夜
    吧。”但总是觉得别扭,说不出口,看来只好等待时机了。谁知就在这时她先开了口:“已
    经很晚了,东京至北海道的列车大概已经停开了,不知道能不能在你这里留宿。”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天底下有这等好事?
    “我可以睡客厅,如果实在不方便,我就……”她接着说。
    “No,no……”我简直语无伦次,难以掩饰心中的狂喜:“You are welcome。”
    “打搅你了,真是过意不去。”
    “没什么,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睡我的床,我则可以在书房里打个地铺,这种天气睡地
    铺无疑是一种享受。”
      说完这话,我恨不得掴自己一个耳光,我太不争气了,这种只有白痴才会说的傻话我居然
    脱口而出?我为什么不向她解释地铺睡着不舒服,让她和我睡在一张床上呢?我一定是疯
    了。
      “那多不好意思,只要你不介意,我们可以一起睡。”她说得很自然。
      “有什么不妥吗?我只是随便说说。”她看着惊得目瞪口呆的我连忙补充了一句,漂亮的
    脸蛋上依然洋溢着轻松和笑意。
      “噢,没……没有。”我被她的“大方”弄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了。
      “我想先洗个澡,你如果累了就先上床,不必等我。”她出奇的爽快令我如同喝了迷魂汤
    一般,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哦……哦,好象真的有点累了。”我手足无措,不知自己在说些什么。
      “那我借用一下你的浴室,可以吗?”
      “当……当然,在这里你可以象在自己的家里一样随便,浴室里有现成的热水,厨房里还
    有咖啡、面包和寿司,你可以弄一点,边洗澡边饱口福,很惬意。”我一边说着走向床边,
    一边脱去了外套,然后扯下脖子上的领带。
      她微微一笑,同时看着我——我脱衣服的样子很狼狈。
      等她去了浴室,我就钻进了被窝。很快我就听见哗哗的水声,我的脑子里开始了漫无边际
    的幻想,女人是离不开水的,有了水的陪衬,她更会令人垂涎;她那妖娆的身材此时会是怎
    样的景象?那丰满的胸脯和白暂的臀部足以勾走我的魂魄……
      如果我能有幸看一看她的裸体该多好啊,只是看一看!
      正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浴室传来她的声音:“喂,对不起,还得麻烦你一下,能给我递一
    条浴巾吗?”透过腾起的热气,加上水流的声音,她的嗓音显得有些吃力。
    “噢,愿意效劳。”我一边大声应答,一边从床上蹦了起来。
    我立刻抹去了想象中的妖娆的身材、丰满的胸脯、白皙的臀部……,脑海里取而代之的是她
    对我下达的“命令”:找一条干净的浴巾。我翻箱倒柜,甚至连床底下也没放过。谢天谢
    地,我终于在衣柜里找到了一条新浴巾,我连忙把它拽出来。
      我捧着叠好的浴巾顾作轻松地走向浴室。门居然没有锁!这是怎样的一个女人?难道她真
    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了?我越来越迷惑了,我们这才是第一次交往,她怎会如此随便?
      现在,我完全可以直接进去一睹她的庐山真面目,就算她尖叫,我也可以找出合适的理
    由:“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占你便宜,你让我送浴巾,我就进来了,一时竟然忘了男女有
    别了,真抱歉。”
      但我象是着了魔似的,竟然背过脸去隔着门对她说道:“喂,靖田丽子小姐,我该怎
    么……怎么把它递给你呢?”
      我的日语本来就不熟练,在这种情形下就显得更糟糕了,舌头象打了结似的,挤出来的每
    个字甚至每个音标都颤抖得厉害。听到我的话,她格格地笑出声来,随后说:“你进来
    吧!”
    她说得如此随便,好象男人女人没有任何分别。
      按理说,得到她的特许,我可以心安理得步伐稳健地走进去了。可不争气的我居然背过
    身,小心奕奕地反手拉开门,接着闭上眼睛背朝着浴池走进去,这一切都被一种神奇的意念
    控制着。
      浴室里热浪滚滚,空气里飘散着她身体的香味,沁人心脾,我几乎要晕厥过去了。
    我终于摸索着把浴巾递给了她,她笑得更厉害了,简直肆无忌惮,大概她从来没想到过世界
    上还有这样傻的男人吧!
      然而,尴尬的事情远没有结束。由于背向行走,我每迈一步都是摇摇晃晃的,加上她放肆
    的笑声和满屋子热气香味,腿脚发软的我一不留神磕到了浴池的台阶上,整个人立刻失去了
    平衡,象只旋了没劲的陀螺似的“扑嗵”一声倒着栽进了浴池。
      毫无疑问,这种突发事件我和她都没有想到。随着我落水,浴池里象是丢进了重磅炸弹,
    掀起巨大的水花,整间浴室顿时水漫金山了,她尖叫起来,但好象不是害羞或是害怕引起
    的,因为那高八度的嗓音里面反而夹杂着顽皮的笑声。
      毫无准备之下,漂着泡沫的带着她体香的水肆无忌惮地钻进了我的耳朵和鼻子,还有一些
    被我慌乱中不小心咽到了肚里。
      我在水里胡乱扑腾了一通,终于坐起身来。“有没有弄痛她?”这是我头脑里的第一个念
    头,为此我终于必须要睁开眼睛了。
      万幸!我不胖,加上水的浮力,我并没有压痛她,从她满是水珠的脸上看,她并不痛苦,
    她反而笑得更欢了,象个天真的孩子。面对不知所措的我,她显得落落大方,丝毫不掩饰她
    的裸体。
      水还在顺着浴池的边缘哗拉哗拉地往外溢着,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臀部还压在她的腿上。
    我连忙抓住墙上的毛巾架,试图站起身来,这时她突然恢复了严肃,同时张开双臂把我按回
    到她的腿上,然后把我的肩头拉向她,开始忘情地吻我。
    我发现在吻我的时候,她闭着眼睛,两行泪水却悄然落下。我相信这次令她感动的不仅是我
    的外表了,她也许看透了我的心灵。
      在她的感染下,我的体内也产生了一股冲动。于是,我一边与她接吻,一边情不自禁地也
    伸出手来抚摸她的脊背。在水里,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显得更加光洁细腻。随着我们身体
    的晃动,水还在或多或少地向外溢,流到厨房和客厅地板上漫开很大的一片,但我已无暇顾
    及,而是贪婪地体验着与异性接触的快感。我想这种感觉已无法用“美妙”二字形容。
    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充满魔力的女孩子,她的言行一直在改变我,不需要太多的道理,几句
    简单的话,随意的举动,就算一个凝视的眼神也足以表白她的内涵。我喜欢她看着我的那种
    神情,因为她的眼睛实在是太美了,那瞳仁的闪光可以震慑邪恶,驱散阴谋诡计,即使是野
    兽,在她面前也能乖乖就范,更何况性本善的我呢。
      因此,“美妙”的感觉很快暂告段落,我开始恨自己为什么总是受她的影响,一到关键时
    刻坏念头就会不翼而飞,现在我的言行举止简直象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我不喜欢这样,
    于是我毫不礼貌地推开了她的拥抱。
      她坐在池中,面带妩媚的笑意看着落汤鸡似的我站起身来,浴池里的水立即象落潮一般退
    下去一大截,我跨出浴池,径直走向卧室,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钻进我的被窝,她又开始笑了,我说有什么可笑的,语气里有些愠怒。她停止了笑声,看
    着天花板很认真地问我:“你以前没看过异性的身体吗?”
    “假如没记错的话,我想是的。”
    “也就是说没和异性做过爱,对吗?”
    “完全正确。那么你呢?”
    “我也是。”
    “你不怕么?”
    “怕什么?”
    “你不怕我强奸你吗?”
    “你不会。”
    “这么肯定?”
      “当然。”说这两个字时她把目光从天花板上转移到我的脸上,用她那美丽的眼睛凝视着
    我,好象我的脸上写着答案。
      “我很困了,明天还得上班,我可不想迟到。”她对我的评价令我再也打不起精神来了,
    根本不想再碰她了。
      “如果我愿意给你,你想不想要我?”她把手放到我的胸口,摩挲着,温柔极了。
      可我越发感到厌恶。我干脆闭上眼睛不理会她。大概看出了我的冷漠,她收回了手,不再
    说话。我心里却想着,为什么学做坏男人这么难?为什么我总是不忍心占女人的便宜,甚至
    在有条件的情况下粗暴地对待她们?为什么我总是要用自己的行为感动女人,然后让她们心
    甘情愿地以身相许来报答我?想着想着我竟然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经接近上班时间,沾有污渍和潮湿的地板已经焕然一新,餐桌上摆放井然的早
    点还散着热气,她却不知所纵。床头柜上压着一张信笺,写有一段话,显然是她离开前留给
    我的。她是这样写的:
      清风君,请原谅我不辞而别,昨天晚上搅乱了你的日常生活真是过意不去,惹你生气了
    吧?希望你能宽恕我。其实,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会做出那些不检点的事情,我想是你的魅
    力在起作用,我一定是喜欢上你了,等到后来你一直没有答复我,我就明白一切了,也许我
    根本就配不上你。所以我决定乘第一班列车回北海道去,那里还有工作等着我去做。说心里
    话,真希望能再见。
      不知是什么魔力促使我在这一整天中一遍又一遍地咀嚼这封信,即使在繁忙的工作间隙也
    不例外,我变得心神不宁,大脑好象失去了控制。
      我隐隐约约想起有位哲人对婚恋的态度,找一个你爱的人做妻子,找一个爱你的人做情
    人。我想,从失恋至今我没有找到其他值得自己去爱的人,却意外地遇到了爱我的人,这是
    多么可贵啊,我为什么不去珍惜呢?难道靖田丽子不值得我去爱吗?
    我的老天,我在失恋的同时大概也失去了理智,荒谬的逻辑左右着我的思维,令我在犹豫中
    失去了极其宝贵的东西,我必须亡羊补牢。
      于是我请了假,乘坐中午第一班列车赶到北海道。下了车,面对茫茫人海,我又犯了迷
    糊,她在哪里呢?除了名字和漂亮的外表,我对她一无所知,她并没有在信里留下任何联络
    的信息。
      我来到车站的出口处,询问了所有的工作人员,问他们是否看见一个身着白色短裙,有着
    一头秀发和迷人眼眸的漂亮小姐,他们都给了我否定的答案。
    唉,丽子,你在哪里呢?你怎能这样绝情,在我明白你的珍贵之时离开我?
    或许这是命运对我愚蠢行为的惩罚,因为我象丢垃圾那样丢弃了甜美的爱情,我太傻了。但
    是我相信挽回的希望尚存,我还有机会将功补过。
      于是,我叫了一辆计程车,让司机载我在整个北海道市区绕行,我则从车窗里向外搜寻。
    当然这种大海捞针的做法可笑之至,几乎只能指望发生奇迹,但我别无选择,她在我心目中
    的地位已经不可替代,我铁了心要找到她。
      事实证明,我的这种寻人方式确实极不明智。整整三天毫无收获,路费倒花了不少,如果
    继续下去,我恐怕连回程的车票都买不起了。但是,与日俱增的思念促使我决定继续找下
    去。
    第四天傍晚,计程车行驶至福井路东段遇到塞车,我们的车被夹在车龙中间,进退两难,所
    以只好耐着性子等待。路口接着又出现了骚乱,人越聚越多,看来短时间内难以畅通。当警
    车拖着长长的警笛声赶到现场,我真有点急躁了,日本警察工作“细致”是世界闻名的,象
    这样很普通的交通阻塞,他们也会处理上一个钟头的。
      万般无奈之中,我打算躺下打个盹消磨时间,但就在我收回视线的一瞬间,我蓦地注意到
    了一个跨出警车的似曾相识的身影。那是一位英姿飒爽的女警官,深蓝色的紧身制服勾勒出
    女性的完美曲线;丰满的胸前佩带着盾形警徽,在夕阳的照耀下闪闪夺目;腰间锃亮的皮带
    上别着警棍和微型手枪,散射出些许寒气;肩章、袖标与长筒皮靴则透露出女警所特有的威
    武;帽沿下炯炯有神的目光更是咄咄逼人。
    她正走向拥挤的人群。
      是丽子!我确信是她,原来她真是警察!身着警服的女人是美丽的女人,美丽动人的丽子
    更加出众,恰似那富士山下绽放的樱花一般娇艳无比。
      喜出望外的我“砰”地推开车门,从长长的车龙的夹缝中挤上前去,然后奋力推开人群。
    她正背朝我登记路况,我迫不及待地从背后搂住她,好象一不留神她就会象小鸟飞走似的。
    也许与我心有灵犀,当我搂抱她的时候,她的嗓子里发出“啊”的一声娇羞的呻吟。当她扭
    过头来看见我,脸上写满了无限的惊喜:“清风君,真的是你!你不是在东京吗?你怎会知
    道我在这里?”
      “上帝为我指明了方向。”我迫不及待地吻了一下她的脸颊。此时,周围的人群发出阵阵
    笑声,还有鼓掌的,车里无聊的司机们则按起了喇叭。
      “你想告诉我什么,快对我说!”她那美丽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喜悦的泪光,充满了期待。
      “我特意来北海道回答你那晚提出的问题,”看着她那略微泛着红晕美得出奇的脸庞,我
    接着轻声对她说:“答案是我要你。”
      一个星期后,靖田丽子成了我的妻子,我们在北海道安家落户,过着幸福浪漫的生活。
                                                  2001年5月29日
    

     

    标签    

       匿名(54.224.151.*)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留言    

     
    我要留言:
    用户名:匿名(54.224.151.*)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相关文章:  (写作社区)

  • 汉宫春.赋冬草  2001-6-13 
  • 春到鸟悦园  2001-6-13 
  • 我们所能拥有  2001-6-12 
  • 智慧城话  2001-6-3 
  • 访项王故里  2001-6-3 
  • 游洪泽湖有感  2001-6-3 
  • 汉画像石纪念馆  2001-5-27 
  • 逃之夭夭  2001-5-26 
  • 聆听绝唱  2001-5-12 
  • 清明有约  2001-5-11 

  • 最新推荐:

  • 天下一轮春秋月.水泊梁山的英雄世界  2018-3-5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人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亮相  2017-2-2 
  • 中国《水浒传》研究史上的一次盛会  2016-12-2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邀请函  2016-10-8 
  • 中国水浒博物馆征集水浒书画作品  2015-11-10 



  • 智慧城检索
    Google
    Web zhc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