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智慧城 | 添加到收藏夹 | 房产专版
加盟标新网友情联接平台
我的智慧城
  • 免费注册
  • 注销

  • 今日排行榜
  • 总排行榜
  • 标签排行榜
  • 留言排行榜

  • 标签云
  • 智慧城地图
    .智慧大师
    .日记坊
    .信息培训
    .水浒杂志
    .散文随笔苑
    .智慧岛
    .写作社区
    .调研报告厅
    .创新工场
    .精品书屋
    .智慧城动态
    .耐庵亭
    .水浒街
    .广告墙
    .商家别墅
    .公关锦囊
    .文化人报
    .女儿巷
    .学生作文林
    .时尚娱乐宫
    .艺术藏馆
    .盐文化公园
    .神州屐痕
    .新闻广场
    .湖海诗潮
    .长三角物流
    .经济区
    .办事路线图
    房地产信息
    盐城 (1)
    关于智慧城
    .关于智慧城
    .建议及联系
    .Email: jsycjfm@163.com

    首页 | 智慧大师 | 毛泽东:鲁迅活到现在要么坐牢.....

    毛泽东:鲁迅活到现在要么坐牢.....

     

                  毛泽东:鲁迅活到现在要么关在牢里要么不做声 
    
     
        不要做任何关于纪念的事。
        
        忘记我,管自己生活。 
        
        ——鲁迅遗嘱(片断)
        
        ■ 书摘
        
        要是今天鲁迅还活着……
        
        一九五七年,毛主席曾前往上海小住,依照惯例请几位老乡聊聊,据说有周谷成等人。罗稷南先生也
    是湖南老友,参加了座谈。大家都知道此时正值“反右”,谈话的内容必然涉及到对文化人士在运动中处境
    的估计。罗稷南老先生抽个空隙,向毛主席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疑问:要是今天鲁迅还活着,他可能会
    怎样?
        
        这是一个悬浮在半空中的大胆的假设题,具有潜在的威胁性。其他文化界朋友若有所感,绝不敢如此
    冒昧,罗先生却直率地讲了出来。不料毛主席对此却十分认真,沉思了片刻,回答说:以我的估计,(鲁
    迅)要么是关在牢里还是要写,要么他识大体不做声。
        
        一个近乎悬念的询问,得到的竟是如此严峻的回答。罗稷南先生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不敢再做声。他
    把这事埋在心里,对谁也不透露。一直到罗老先生病重,觉得很有必要把几十年前的这段秘密对话公开于
    世,不该带进棺材,遂向一位信得过的学生全盘托出。
        
        在今年(二○○一年)七月拜访了王元化先生,王先生告诉我应当可以披露,此事的公开不致于对两
    位
    伟人会产生什么影响,况且王元化先生告诉我:他也听说过这件事情。
        
        ■摘自周海婴《鲁迅与我七十年》之“再说几句”
        
        再过4天,9月25日,是鲁迅先生诞辰120周年纪念日。再过6天,是周海婴的生日,鲁迅先生唯一的
    儿子72岁了。
        
        这样的日子,读到了周海婴的书──《鲁迅与我七十年》。
        
        9月17日下午打电话约采访,周海婴说他刚下飞机不久,我知道他这是从昆明的全国书市归来。我们
    的采访约在18日下午4点半开始,因为这之前他有安排:“我想到西单图书大厦去看一看,听说我的书在那
    里有卖的了。就想在边上看看怎么样,我戴个墨镜去吧……也可能不用戴,没有多少人认识我……”
        
        在网上搜索“周海婴”,出来的有一段文字是这样的:“鲁迅之子周海婴出名,源于一场民事诉讼官
    司。1996年11月,浙江省邮票局制作发行了2000套《纪念鲁迅诞辰115周年纯金纯银邮票珍藏折》,定
    价1115元。1997年,周海婴在杭州为他的父亲打了一场全国首例的肖像权官司。最终最高人民法院批
    复‘死者没有肖像权’。官司没打赢,鲁迅的公子倒是出名了。”
        
        这段文字登在《凤凰》周刊上,写它的大约是一位海外的记者,他在这段话前加了一个小标题:父亲
    是没有选择的。
        
        ■研究鲁迅我觉得自己不够格
        
        □记者:您电话里告诉我下午要去图书大厦看看书卖得怎么样。
        
        ■周海婴:结果没有去。
        
        □记者:我能感觉得到您有多在意这本书。那为什么等到现在才写?
        
        ■周海婴:从我母亲和我的本意,是期望我父亲去世之后,得到全社会的纪念和研究。所以想把我父
    亲
    所有的遗物,那些手稿、文物以及他收藏的书籍,都交给国家以后,就供给大家研究。
        
        我母亲,就我跟她接触过程中的了解,她是不准备去研究鲁迅的。她一直希望能够把自己贡献出来,
    为新中国的建设努力。她过去是教师,一生里面,她都是更愿意搞教育工作。但既然周恩来总理希望她到
    政务院去做副秘书长,她服从了,而且工作非常努力。这样一个情况底下,她很少写研究鲁迅的著作。她
    只有在工作需要的时候,比如纪念鲁迅的节日,一些重大的节日,这样的时候,写一些缅怀鲁迅的文章。
        
        而我本人是学习科技的,我觉得研究鲁迅不是我的专长。而且父亲去世的时候我只有7岁,年龄很小。
    这样的话我觉得我也很不够格写这些东西,没什么可写的。而且鲁迅有很多很多人研究,人家那些搞研究
    的水平很高,对鲁迅的著作、对鲁迅周边的事情都知道得很清楚。我觉得自己太渺小了,而且容易带上个
    人色彩。
        
        所以从我母亲的本意,从我家庭的本意,是把鲁迅交给全中国和全世界的人。
        
        ■写书是为后人留下资料
        
        □记者:是不是从内心里,也觉得鲁迅先生似乎从来就更属于国家,而不太属于自己这个小家庭,属
    于
    自己?毕竟无法否认,在中国,鲁迅先生一直就处于一个比较特殊的状态。有一种说法是:“主流评价上,
    毛泽东在延安时期发动向鲁迅学习的号召,的确影响了几代人。”
        
        ■周海婴:这恐怕跟我们的国情有关系,是我们国情最后需要所造成的。
        
        
        其实鲁迅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作家,他如果不接触劳苦人民,不接触大众,不接触青年、学生,他没有
    源泉。他在家里面没有让人感觉到他是一个伟大的作家。那些青年来找我父亲,也就好像是一个忘年交一
    样。他非常平易近人的,我常听我父亲哈哈大笑。所以有人说他骂人也好,说他很严厉也好,我自己没有
    听到他训斥人、骂人。所以,这些是人们从他写的文章来判断鲁迅的性格,都是不准确的。
        
        □记者:我看到一篇文章,标题叫《孤独的鲁迅》,里面提到:“(鲁迅的)这种孤独不仅表现在没有
    多少人理解鲁迅方面,而且还表现在不论什么人都认为自己可以大谈一通鲁迅方面。”
        
        ■周海婴:我就是出于这个考虑来写我这本书。
        
        我父亲有过这样一句话:“不要做任何关于纪念的事情。”他写这个遗嘱不是完全给我们家的,也是他
    对社会的一个期望。所以我们家庭对于写这个纪念的文章也好,一些纪念的活动也好,一直是保持低调。
    因为我们不觉得有必要用这种形式上的东西来纪念鲁迅。我母亲她以前写一些文章主要是供给大家做资料
    用的,而我写下我的眼睛看到的鲁迅也是一样的目的,免得将来很多事无从查考。我现在70多岁,再过10
    年是不是还能来证实某些问题很难讲。
        
        ■现在政治生活气氛跟以前不同了
        
        □记者:说到书的内容,有人直言看您这本书兴趣就在“隐私”,印在您这本书的书封上那几句话,比
    如“揭示父亲死因中的浓浓谜团”、“挑开兄弟反目的隐秘面纱”等,也确实相当“诱人”。当然我知道这多半
    出于市场推广的考虑,可能与您无关。
        
        ■周海婴:目前研究鲁迅有这么个情况,大家要么是从鲁迅的著作去研究,要么就是鲁迅的朋友跟他
    的
    个别接触时候的感觉,而都不是一个生活在鲁迅身边的感觉。就像一个话剧,舞台上有主要人物,可是它
    还要有周边的背景、环境和周围的人物。而我就是把这些素材提供出来。
        
        比如研究周氏三兄弟,仅仅是单独研究周作人、鲁迅不和,或是周建人怎么会离开原本住的八道湾,
    好像都很孤立的,很说明不了问题。那么周作人为什么会附逆?他整个环境是怎么样的?他的妻子、他的
    家庭、他的处事待人,他为了保住他的“苦雨斋”,保住他生活的这么一个条件,他会怎样处事?我就把这
    整个周边的情况解释出来,所以我也觉得有责任把这个书写出来。
        
        □记者:那到现在才写,是不是也有现在政治环境改善的原因在里面?
        
        
        ■周海婴:对。因为我们现在也看到很多杂志、很多书籍、回忆录,比如写毛泽东晚年的情况等等。
    有
    了这些,我就觉得我写的也是很通常的东西,也就消除了顾虑。整个现在的这个政治生活条件、气氛是跟
    以前不同了。
        
        我的书稿成了以后也是请一些朋友、有关方面都看一看,他们觉得没有问题。比如说我那最后一
    章……
        
        □记者:“再说几句”。
        
        ■周海婴:对。像这个该不该写,再三考虑后来我是写出来了。
        
        “文革”也一样,“文革”怎么写?别人会以为鲁迅的地位这么高,“文革”中他的家庭一定会被非常好
    地保护。可实际上呢?我写了江青找我们母子到上海谈话那一段,实际上是这样一个状态。这些情况如果
    不写出来,将来大家都解释不清楚,因为就我一个人知道。
        
        ■打官司的事我不后悔
        
        □记者:我想作为鲁迅的儿子,天生不凡,您这70多年走过来注定跟普通人无法相同。
        
        ■周海婴:大家拿他想象的一个模子来套你,这个模子是他所人为的,不是我本性,可他要强加于
    我。
    在很多原本正常的东西的要求上,会比常人受到更多的微词。
        
        □记者:比如上大学时,偶然跟人聊了几句桥牌规则,后来被学校青年团书记找去谈话:作为一个班
    干
    部,又是鲁迅的儿子,要顾及影响。从此对学校和班上的任何文娱活动,你一概不敢再涉足。是不是有时
    候会觉得父亲的威望像一个影子笼罩着您?
        
        ■周海婴:动辄得咎,他觉得你做得对是应该的,甚至于还不够好。而缺点,你不应该有,应该更完
    美。
        
        □记者:在您后来的生活道路中,还有过类似的经历吗?
        
        ■周海婴:一直到现在也还是这样。
        
        □记者:有一个说法,这些年您是打官司打出名的。有些人对此很反感。在有些人看来,名人的孩子
    先
    天就具有某些特权,他们就是这样的人。
        
        ■周海婴:我觉得大家的这种想法是自然的和应该的。因为很多名人的后代或者父辈为官的人,他得
    到
    他不应得的利益。这是很清楚的,不必我举例子。
        
        可是在这么一个状况底下,作为我来讲,我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做我的事情。比如我维护我父亲的肖
    像权,实际上我并不是维护我父亲一个人。过去有个说法,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死者没有肖像权”。
    姓名权也一样,冠名权也一样。使用者认为他是天经地义的。他可以得到任何非分的利益。作为家属如果
    你去维护,好像你就是小气,非常吝啬,甚至引申到你的目的就是阿堵物,就是钱。
        
        我为了鲁迅的版权,提出来我的版权的要求,主张版权的利益,为肖像权、冠名权、版权打官司,不
    是代表我一个人。因为也有一些朋友,他们没有力量去进行一些这样的斗争,他们觉得自己太无力了。而
    我出来做一个出头鸟,中了一些枪弹我也没有掉下来,打烂了我也不怕,我值得,我愿意。比如说肖像
    权,1997年我为父亲打的肖像权官司是全国首例,最终最高人民法院批复“死者没有肖像权”。而今年3月
    10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出台,《解释》第一次明确了“死者
    的姓名肖像权”等作为一种财产权由其近亲属主张权利。我是觉得我打了几个肖像权官司,取得这么一个结
    果,就是一个胜利。
        
        ■我们经历的一切都是必然
        
        □记者:最近对于鲁迅先生的纪念算是一个高潮,有人说2001年几乎成为“中国文化鲁迅年”。在这
    样
    一个氛围中,您有没有一些感受和期望?
        
        ■周海婴:我希望我父亲的著作,大家多看一些,然后再做他们的判断。要讨论鲁迅、批评鲁迅或者
    是
    研究鲁迅、分析鲁迅,作为家属我们是欢迎的,我们并没有抱着任何反对的心情,可是我们希望读者,特
    别是那些研究者、批评家,能够全面地来读鲁迅的书,然后再做判断。
        
        至于我自己这本书,是我的怀念,纪念我父亲、纪念我母亲。
        
        □记者:您写的时候心态是怎样的?看您的书会觉得您似乎很平和了。在每一节的末尾您会说这样的
    话,比如:“我在这里顺记一笔,不为替母亲倾诉委屈,只想说,当时的政治环境就是这样。”
        
        ■周海婴:我自己写的时候心里很平静,我觉得我写这个是很安全的。我觉得我是没有任何夸张,没
    有什么怨恨。因为我现在已经看清楚,我经历这70年,这是一个自然状态,这是一个历史状态。我就在这
    个社会、这个历史、这个环境里面生活,这是一个必然。
        
        ■ 采写/北京青年报记者吴菲
        
        ■周海婴
        
        原国家广播电影电视局退休干部。鲁迅与许广平之子。1929年9月27日生于上海。1952年考入北京
    大学物理系,从此走上科研道路,成为一名无线电专家,长期从事广播电视规划工作。曾当选全国人大代
    表,现为全国政协委员。 
     
    
     
    

     

    标签    

       匿名(54.224.103.*)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留言    

     
    我要留言:
    用户名:匿名(54.224.103.*)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相关文章:  (智慧大师)

  • 是谁发动了对美国的恐怖袭击?  2001-9-13 
  • 中国人试解玛雅文化之谜  2001-9-12 
  • 设计大师说做女人的十二大忌  2001-9-7 
  • 文学的空间永远存在  2001-9-3 
  • 我国近期若干长篇小说阅读札记  2001-9-3 
  • 两河文明  2001-9-3 
  • 孔庙惊现裸体像儒学大师呼不解  2001-8-26 
  • 钱钟书与读书笔记  2001-8-23 
  • 书是文人放大的生命  2001-8-23 
  • 走近苏轼  2001-8-23 

  • 最新推荐: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人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亮相  2017-2-2 
  • 中国《水浒传》研究史上的一次盛会  2016-12-2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邀请函  2016-10-8 
  • 中国水浒博物馆征集水浒书画作品  2015-11-10 
  • 《湖海散人——罗贯中传》一书邮购地址  2015-10-26 



  • 智慧城检索
    Google
    Web zhc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