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智慧城 | 添加到收藏夹 | 房产专版
加盟标新网友情联接平台
我的智慧城
  • 免费注册
  • 注销

  • 今日排行榜
  • 总排行榜
  • 标签排行榜
  • 留言排行榜

  • 标签云
  • 智慧城地图
    .智慧大师
    .日记坊
    .信息培训
    .水浒杂志
    .散文随笔苑
    .智慧岛
    .写作社区
    .调研报告厅
    .创新工场
    .精品书屋
    .智慧城动态
    .耐庵亭
    .水浒街
    .广告墙
    .商家别墅
    .公关锦囊
    .文化人报
    .女儿巷
    .学生作文林
    .时尚娱乐宫
    .艺术藏馆
    .盐文化公园
    .神州屐痕
    .新闻广场
    .湖海诗潮
    .长三角物流
    .经济区
    .办事路线图
    房地产信息
    盐城 (1)
    关于智慧城
    .关于智慧城
    .建议及联系
    .Email: jsycjfm@163.com

    首页 | 盐文化公园 | 扬州八怪传 石涛在扬州

    扬州八怪传 石涛在扬州

     
    1  2  3  Next>>  

               扬州八怪传 
                  南来一奇僧
                      ——石涛在扬州
                 一、金枝玉叶的和尚
        石涛来到扬州,约在半百之年,那一年是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那时候,他已
    是名满南北的画僧。
        关于他的身世,“西来君莫问,托迹住人寰”,和尚守口如瓶,他的密友也劝人不
    必打听。当时人只知道他叫“苦瓜和尚”。何谓“苦瓜”?懂得一点佛教皮毛的人,都
    知道茫茫人世,不外苦集之场,佛家认为,人的一张脸,眉毛是草字头,眼鼻合成一个
    十字,嘴是一张口,人脸合成一个“苦”字。“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人的一生,就
    是在苦难中煎熬。和尚自称苦瓜,大概是为了潜心修持,以期脱离苦海,到达涅槃之彼
    岸吧。士民这样理解,官府也这样理解,觉得这和尚也没有多少特别之处。但是,也有
    少数几位,即知道和尚底细的,在“苦瓜”两个字的背后,看到了和尚内心隐处的深沉
    的痛苦,知道和尚的命名实在是大有深意。
        他的身世,直到晚年,才透露一点消息。他给另一位画僧八大山人写过一首诗。这
    首诗写的是八大,也是写的他自己:
        金枝玉叶老遗民,笔研精良迥出尘。
        兴到写花如戏彩,眼空兜率是前身。
        为什么说,这首诗双关呢?因为八大和石涛有若干相同之处。都是前朝的遗民,都
    出身于朱明皇族,都是出家当了和尚,都是当日著名的画僧。还有一点相同的,两人都
    以苦为号:八大原名朱耷,所以称“八大山人”者,因为“八大”的签名极象一个“苦”
    字,至于石涛自号苦瓜和尚,就显得更加直截了当了。知道他的出身,就容易明白亡国
    毁家的和尚当日内心埋藏着的痛苦。
        石涛出生在桂林靖江王府。第一代靖江王是朱元璋的重孙,关系很亲。石涛的父亲
    朱亨嘉属“亨”字辈,是世袭的第十一代桂藩;石涛属“若”字辈,叫朱若极。假设明
    祚能够延长一个世纪,那么石涛便有可能成为第十二代靖江王的。可是,历史不容假设,
    和尚生不逢辰,还在幼童时,就国破君亡。①清军入关,号召明藩“识时知命,削号来
    归”,石涛的父王无重兵在手,却蓦然自称监国,惹来了麻烦。结果,不等清军入桂,
    实力略强的同宗唐王很轻易地囚杀了他。这样一来,石涛这位“胜国天潢”,在幼稚蒙
    昧状态,就成了逆臣子嗣,不管按照明律,还是按照清律,都有了应当服诛的大罪。于
    是,一颗又嫩又小的“甜瓜”,转眼之间成了“苦瓜”。
        唐王的军队入宫搜捕逆臣亲族的时候,据说是在深夜。该囚的囚了,该劫的劫了,
    该杀的杀了,独独不见了小王爷。一个未知世事的娃娃能躲到那里去呢?点着火把的将
    士四处寻找,最后才发现独秀峰的刘海洞内有孩子说话的声音。将士蜂拥至岩洞前,想
    夺头功。千钧一发之际,洞内跳出一只蟾蜍,从众人头上越过,窜进了洞外的月牙池。
    眼尖的发现,蟾蜍背上,正驮着一个孩子。搜捕的将军大怒,命令把月牙池的池水戽干,
    把蟾蜍和孩子一起缉拿归案。将士们设法戽水,可池水边戽边涨,三日以后,水深如故。
    左右说,这是神泉。还有的发现,洞内壁上“刘海戏金蟾”的石刻上,那只蟾蜍已不知
    去向。
        石刻是第八代靖江王朱邦苎主持制作的。这回是祖宗显灵,演出了一幕神蟾救主的
    故事。据说,大约半年以后,壁上又有蟾蜍的图象,大概是神蟾已把小王爷转移到安全
    地带,复归神位了吧。
        不管人们是否相信,后来去太平岩看洞壁刘海戏蟾的,终年络绎不绝。人们特别注
    意的,便是这只金蟾。后来又有人说,当时救出小王爷的,是位内官,不是蛤蟆。不管
    是谁,反正朱若极被救了。被救出的朱若极,后来又有人说,当时流落在桂林北边湘水
    一带。后来石涛作画,常常署名清湘老人、清湘陈人、清湘遗人,或者叫湘源济山僧,
    都是这一段经历的符号。石涛年幼时的遭遇,很容易使人想起杜甫的《哀王孙》。“腰
    下宝玦走珊瑚,可怜王孙泣路隅。问之不肯通姓名,但道困苦乞为奴。”石涛当日的境
    遇,可能比中唐时破国的王孙还要悲惨。因为明代朝廷的恢复已是无望了,即使他愿意
    卖身为奴,试想,有哪一家主人敢冒风险,肯收留他呢?于是,命运迫使这位金枝玉叶
    走向一条狭仄的通道:出家当和尚。
        “兵尘不上七条衣”,出家的和尚安全有了保证,但是,这是形式上的保证。对于
    诛杀朱明皇族孑遗的态度,一批明朝的降将比他们的新主子态度还要凶狠,还要坚决。
    吴三桂就提出过“勦尽根诛,一劳永逸”八个大字,即使是逃出国界到了缅甸的朱姓子
    孙,也要诱回来捕杀。这样,石涛的前半生一方面披着袈裟,一方面仍要防刀斧之祸。
    所以,他们的行踪忽东忽西,长时期又避居深山,所以,石涛讳言身世,害得今人还不
    能准确地弄清他的来龙去脉;所以,石涛作画用的名字极多,待在南京一枝寺,就叫枝
    下僧;待在山里,就叫济山僧;可问可不问的事不问,就叫瞎尊者;佛经念多了,又称
    小乘客;到了胸中的怨愤难平时,则称苦瓜和尚了。
        和尚的一股不平之气,集中表现在他的画上。几十年来,别人忙于饮食男女,这个
    时间他省下来用于领略名山大川了;几十年来,别人争逐于名利之场,这个时间他省下
    来用于潜心作画了;几十年来,别人用于参禅悟道,这个时间,他应付一点,却运用禅
    理来揣摩他的画理了。他的画一旦与世人见面,迥然不同流俗,惹得南北震动;他的画
    理一旦问世,一时万人争传。在50岁左右年纪,他应友人之邀,沿漕河北上京师。路过
    扬州时,被这座运河之滨日益繁盛起来的淮左名都吸引了,便暂时在天宁寺挂锡。
    
                  二、神笔震动了扬州
        扬州有八大名刹。八大名刹中,最著名的又是拱宸门外的天宁禅院。传说这座寺院
    原是晋代谢安守扬州时的住宅,后来舍宅为寺了。寺中伽蓝七堂规模宏大不必说了,就
    说大雄宝殿两侧的东西耳房也一眼望不到头。游方僧侣、文人墨客到了寺里,大都就在
    耳房下榻。当家的老和尚知道石涛的画名,便问石涛:“扬州景物,法师以为有何特色?”
    石涛说:“唐人云:园林多是宅,车马少于船。果然如此。”老和尚说:“扬州尚缺一
    景,不知法师可曾注意?”石涛说了一个字:“山。”老和尚笑了:“真是慧眼慧心。
    法师能不能为寒寺留点墨宝,也算是补尝扬州的无山之憾。”石涛颔首。老和尚看看石
    涛:“不敢多劳。殿侧耳房,一房一幅。”石涛的眉头微微耸动一下,又点点头。待他
    走到屋外,东边数数,西边再数数:东边36间,西边也是36间。
        善于画山的画家,扬州也有。可是要画72座山峰,展现72种面貌,这样的画人别说
    扬州没有,大江南北也很少见。再说,石涛在宣城、南京经常讥笑当今皇室的山水画家,
    自称“我用我法”,那么,请你画72座山峰,既要峰峰各异,又要能峰峰都有别于皇室
    画家,看你有多大能耐。如果72峰中有若干雷同,如果72峰中有几幅用上了画院画家的
    笔法,那么,南来的画僧就成了扬州人嗤笑的对象,流传的一本《画语录》不过是夸夸
    其谈。天宁寺的老和尚虽说是出家人,但是他为歧视石涛的宫廷画人所指使,也算是用
    尽了机关。
        石涛和老和尚约定,他一日一幅,要画72天。他约天宁寺僧和扬州画坛诸家到第73
    天的清晨来看画。待到第73天,一批人一大早就聚拢在一起,想看石涛的笑话。可是众
    人才出拱宸门,只觉晨雾迷漫,河上、城边、寺外、寺内处处都是白茫茫一片。越是靠
    近寺院,那雾气越浓,连对面僧俗都显得隐隐绰绰。闻闻气味,在西南住过的人说,仿
    佛是山岚,这种现象在扬州从来没有出现过,真是奇怪。更奇怪的,是诸人过了天王殿,
    只闻飞瀑之声不绝于耳,可是四处寻觅,大雄宝殿前的佛院内除了几株银杏以外,别无
    所有。后来人们才发现,这一切均来自耳房。原来,每一间耳房里都挂了一张石涛的画。
    72峰,峰峰不同不必说了,那山峰间有一股氤氲之气,从画面透出,汇为一天晨雾;那
    峰间的溪水流动,又汇为与晨钟相间的哗哗的水声。看画的人,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
    没有一个人不在心底佩服这位大和尚真是神笔。
        这是传说。传说是有根据的。石涛画山水,善于用墨,重视表现氤氲之气,赋予山
    林以生命。他在黄山观察多年,为朋友画过72峰,“搜尽奇峰打草稿”,胸中有千山万
    水。他的挚友梅清曾经形容和尚的画说:
        天都之奇奇莫纪,我公收拾奚囊里。掷将幻笔落人间,遂使轩辕曾不死。我写泰山
    云,云向石涛飞;公写黄山云,云染瞿硎衣。白云满眼无时尽,云根冉冉归灵境。②
        他到扬州来初试身手,就带来了氤氲之气,使得扬州沉闷的画坛为之倾倒。
    
                     三、秘园之会
        在扬州,石涛参与了一次秘园之会。在这次会上,石涛的烟云之姿给扬州士人,特
    别是给会议的主事者八个字的印象,这就是“可望难即,道味孤高”。③
        这样的印象和石涛的一贯为人是未必切合的。石涛长期养过一只猿猴,但他绝不是
    只与猿鹤为伍的隐者。他在宣城、在南京结交过许多僧俗至交,他是一个感情极丰富的
    人。除了前面提及的梅清以外,“闲携卮酒夜移船”,与“宣城四子”及“南社诸人”
    都是莫逆。在宣城的朋友,不仅是布衣,也还有文章太守,他交友也并不以朝野舍取。
    即至住持长干一枝寺,结交的朋友更多,诗人屈大均就以女萝与松树的关系比喻他们的
    友谊,可见这位大和尚尽管深谙禅理,却决不是“无去无来,无住无往”的心体俱寂、
    万事皆空的人。他到扬州来,所以显得“道味孤高”,自然有他的具体原因。
        秘园这地方在扬州北郊,属当日与会者的住宅园林,确址今日已不可考。与会者都
    是当日四方名流,其中有南京的龚贤、杜浚,江都的吴园茨、卓子任、闵宾连弟兄、瓜
    洲的陈鹤仙等。主事者则是山东的孔尚任。有姓名可考的约30人。因为与会者籍贯广及
    八省,又称“八省之会”。石涛在这里的会上显得落落寡合,看看会上留下的诗文便可
    猜详。
        秘园之会留下了沾有官气的诗。孔尚任的诗说:“北郭名园次第开,酒筹茶具乱苍
    苔。海上犹留多病体,樽前又识几多才。蒲帆满挂行还在,似为淮扬结社来。”这首诗
    把作者的身份、此次奉命南下滞留邗上的使命都点明了,特别是对座中诸贤有一种居高
    临下的姿态。孔尚任日后以《桃花扇》蜚声文坛,但此时则显得很不成熟,也就难怪石
    涛对他显得十分轻藐,“可望难即”了。
        秘园之会也留下了针砭时弊的佳作。龚贤诗云:“十里旧倡家,空留几片霞。野田
    埋战骨,山鬼种桃花。暂触兴亡感,翻为古今嗟。吾生多不遇,此地正繁华。”此地为
    隋炀葬身之所,此时距“扬州十日”的大悲剧的发生不过40余年,这里今日又是遍地桃
    花了。石涛与龚贤也是莫逆,但他没有和诗,只是表现出一派“道味孤高”的印象。这
    一点孔尚任是不能理解的。顺治五年(1648年),毛重倬等坊刻选文案,受到法办;顺
    治十八年(1661年),庄氏明史稿案,死72人;康熙六年(1667年),沈天甫等人的诗
    集案,诸人被斩绝,都涉及明代遗臣。作为明代宗室的后裔,是不能不有所警惕的。
        在这次会上,石涛给孔尚任画过一把扇子。但是这位孔圣后裔,康熙亲自擢拔的才
    子不够满足。他理解石涛的艺术是“笔笔入悟,字字不凡”,但是对于和尚为什么“道
    味孤高”有些茫然。他想请石涛为他画几幅册页又“不敢经请”,怕碰钉子,表现了一
    种惶遽状态。
    
    1  2  3  Next>>  

     

    标签    

       匿名(54.167.230.*)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留言    

     
    我要留言:
    用户名:匿名(54.167.230.*)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相关文章:  (盐文化公园)

  • 温州的永嘉学派  2002-4-9 
  • 中秋月何处最美  2002-3-23 
  • 女性肉体的文化内涵  2001-9-10 
  • 现在有盱眙龙虾节:戏说龙虾  2001-9-6 
  • 源远流长的古越文化与楚文化  2001-9-3 
  • 网络性文化之动物情语  2001-8-23 
  • 乔冠华与龚澎  2001-8-20 
  • 便仓的枯枝牡丹  2001-8-4 
  • 地藏节  2001-8-2 
  • 安徽绩溪胡氏家族溯源  2001-8-2 

  • 最新推荐:

  • 天下一轮春秋月.水泊梁山的英雄世界  2018-3-5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人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亮相  2017-2-2 
  • 中国《水浒传》研究史上的一次盛会  2016-12-2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邀请函  2016-10-8 
  • 中国水浒博物馆征集水浒书画作品  2015-11-10 



  • 智慧城检索
    Google
    Web zhc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