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智慧城 | 添加到收藏夹 | 房产专版
加盟标新网友情联接平台
我的智慧城
  • 免费注册
  • 注销

  • 今日排行榜
  • 总排行榜
  • 标签排行榜
  • 留言排行榜

  • 标签云
  • 智慧城地图
    .智慧大师
    .日记坊
    .信息培训
    .水浒杂志
    .散文随笔苑
    .智慧岛
    .写作社区
    .调研报告厅
    .创新工场
    .精品书屋
    .智慧城动态
    .耐庵亭
    .水浒街
    .广告墙
    .商家别墅
    .公关锦囊
    .文化人报
    .女儿巷
    .学生作文林
    .时尚娱乐宫
    .艺术藏馆
    .盐文化公园
    .神州屐痕
    .新闻广场
    .湖海诗潮
    .长三角物流
    .经济区
    .办事路线图
    房地产信息
    盐城 (1)
    关于智慧城
    .关于智慧城
    .建议及联系
    .Email: jsycjfm@163.com

    首页 | 写作社区 | 情殇

    情殇

     

    
                                     情   殇(小说)
        在到了上海的第四天接到了她的电话,被告知她将会在一周后来上海。想想上一次见面已经是过年时
    的事了,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过了一个学期。半年的时间里可以发生许多事,也的确发生了许多事,不
    论是我还是她……
        一周以后的那天下午,接到她发自火车上的手机短信息。当我一个半小时后急匆匆赶到火车站时,她
    似乎已经等了许久,并不是我想象的大包小包的样子,行李很简单,一只小背包外加一只小衣箱,这告诉
    我她不会在这里待多久,或许这仅仅是她高考过后暑期游的一站,抑或是她仅仅想来看看我这个昔日的朋
    友。
        在短暂的对视之后,我们几乎同时开口:“嗨,好久不见!”说完我们都一愣,她对我嫣然一笑,我也
    舒心地笑了。我说:“大热天别在这里干站着,走吧!”我走了几步发现她并没有跟上来,转过头去,她将
    原本拎着衣箱的右手伸向了我,我这才想起忘了给她拎包了:“噢,不好意思!把衣箱和背包给我吧。”这
    时,她的脸上漾起几分胜利者的喜悦,嘴里嘟囔了一句:“这还差不多。”我明知故问:“你说什么?大点
    声!”“好话只说一遍!”在我接过背包的时候,她狡黠的一笑,手顺势圈住了我的臂弯,那似曾相识的感
    觉,不由让我依稀觉得似乎又回到了从前……
        从前,——其实也并非十分遥远,现在想想仿佛就是在昨天——那时的日子无忧无虑,快乐得有如童话,
    那时的我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经历风雨,一起享受欢乐……那时的我们太年轻。因为年轻而天真,
    天真得以为只要心与心的融合就可以打破一切坚冰;因为年轻,少不经事的我们曾经何等轻易地许下相伴一
    生的诺言……
            
        回到住处已是傍晚时分,我想起她似乎还没有吃午饭,自然少不了拉上她到住处附近的麦当劳一尽地
    主之谊。此时的麦当劳生意略有些清淡,气氛却是上好。听着“奶茶”刘若英的音乐,我们在临窗的位子坐
    下。我们都没有说话 ,只是坐着,低着头吃着各自面前的食物。终于,我忍不住抬起头想偷偷看她一眼,
    不想,正好与她的眼神相对,瞬时,我们都很尴尬,她马上低下头继续吃她的麦乐鸡,而我则把眼光转向
    窗外。窗外,五彩的霓虹灯下,一对对情侣相互依偎着漫步街头。
        在无声中结束晚餐,起身出门之际,她开口打破沉默:“我们出去走走吧!刚吃完饭,不运动会发胖
    的。”“好啊。”我说。她的身子慢慢靠过来,我也下意识地伸手搂住了她。她依偎在我的怀里,许久没有
    说话。忽然,她在我的怀里抬起头,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极力用一种平静的语调对我说:“她……你们
    还好吗?”“唔,还好。你呢?”“我也很好……”又一阵沉默。她所说的“她”是我进大学以后认识的女孩
    子。进了大学以后,第一次与她天各一方,独处的我孤独而显得无助,却又不想打扰正在为高考冲刺作准
    备的她。于是我认识另外一个女孩子,和她很像的类型,一样的独立,一样的好强,也一样的能干,只是
    欠缺了些许温柔。不久以后,这个女孩成为了我学习工作中不可或缺的帮手。原以为等她高考结束以后,
    我可以与那个女生好聚好散,而与她继续下去,可直到高考结束那天,我告诉那个女生有关她的事的时
    候,我才发现,长久以来,我一直试图用她的模式改造那个女孩,以至于现在她俩的言行已经很相象了,
    而此时的我却似深陷弥天大雾之中,一切都分不清道不明。虽然在潜意识里我知道自己的选择,可在现实
    世界中,对于那个女孩的过分依赖已使我无法全身而退。最终,我屈从于眼前的利益,作出了有悖初衷的
    抉择。这一切,她知道,会原谅我吗?我不知道。
        “呃,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我很小心地问她。
        “能有什么打算?进了大学好好学呗,大学完了再考研找工作。”她低着头有口无心地应着。
        “我不是问你这个,我的意思是……”我顿了一顿,偷偷看了一眼她的表情,“我的意思是想问你,进了
    大学以后有没有找男朋友的计划?”把一直郁在心中的疑问一口气问完后,我感到一丝的轻松,可转瞬心情
    又沉重起来,她会给我什么回答?有还是没有?其实不管是有还是没有,这两个答案,对于我,却是同样
    的心痛。
        “你说呢?”她很轻易地又将问题抛还给了我。
        也许,在我的心底还隐藏着于她复合的幻想,但我的这种单方面的幻想对她而言又算什么?对她的怜
    悯?还是更深地伤害?“找个好男人,忘了我吧!”我绝望地吐出我的回答。
        “这就是你的意思?”似乎我的回答令她很失望,“你就这么怕我没人要吗?”她很激动,语调也开
    始因为激动而颤抖。
        “不是那个意思!”我赶紧安慰她。她有时又是一个多心的女孩,不给她解释清楚,她会胡想的。可此
    时此刻,我还能说些什么?只好轻声说一句:“对不起!”
        “没什么好抱歉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不冷不热的回答在我听来却是十分的不自在,既然话都
    说到这份上了,我索性把想说的话都说完,或许今晚不说就再没机会对她说了:
        “我配不上你!”
        她猛抬头盯着我的眼睛,问我:“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迎上她的目光:“你是名牌大学生,人又漂亮,人缘又好。我算什么?三流学校的学生,长得不
    帅,个子不高,又没有钱,脾气还坏,连朋友都没几个,你让我怎么配得上你?”说完,胸中不由一阵心
    痛。瞬时鼻子一酸,泪意涌上心头,我极力告诉自己不能哭,哭是没用的表现,可泪水却不听使唤地溢满
    眼眶。
        “不是的!”她说话也带着哭腔,“我从没有看不起你,你自己别看不起你自己啊……”她的话没有说
    完,我已伸手将她圈在怀里,不让她再说下去。她的头深深地埋在我的怀里,我紧紧地抱着她,闻着她的
    头发散发出的幽香,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送她回到住处,在门口互道晚安之后,我回到自己的住处,洗漱完毕照例是要在临睡前记日记。每晚
    记日记是我极少数好习惯之一,记下当天遇见的人,发生的事,记完之后我就会觉得收获颇多。但今天,
    不知为什么,胸中似有千言,情郁于中却不能发之于外,话到笔下总觉得中间隔着些什么,不知如何下笔。
    索性放下笔睡觉去,可一闭上眼,许多往事又上心头,辗转反侧终不得眠。这时,电话却“嘟嘟嘟”地响起
    来。我提起电话,是她。
        “嗨,还没睡?”我问。
        “嗯,睡不着。你呢,睡了没?”她说。
        “没,脑子里太乱,睡不着。”
        “一样,所以打电话找你聊聊。”
        “好啊。对了,打算在这待多久?”
        “三四天吧,不一定。”
        “完了呢?”
        “可能要回一趟老家,奶奶要我早点回去。其实,多玩几天也不要紧,反正高考结束了,他们不会太
    管我的。”
        我忽然想挽留她多待几天,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怎么不说话?睏了?”她听我半天不说话,有些奇怪。
        “有点。”说实话,累了一天现在真有些渴睡。
        “那你就早些睡吧,”她的语气里很有些不满意,“好好睡一觉,明天陪我逛街去,不许喊累!”
        “噢,知道了。你也早点睡吧,晚安。”
        “晚安!”
        在电话里再次互道晚安之后好一会不见她挂机,我问:“怎么不挂机?”
        “你先挂。”电话那头的她显然还没有什么睡意。
        我真拿她没办法:“那我先挂了,明天见……”
        “哎,等一下,还有一句话。”
        “好,你说。”
        “呃,明天,陪我逛街。”她的话有些吞吞吐吐。
        “我知道啊,你刚才说过了啊。”
        “陪我,就不许你脑子里想她!”说完,那头就挂了线,这头我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不由一阵苦
    笑……
    
        第二天早晨被她的敲门声惊醒,一开门就被她一阵教训:“大头猪!现在都几点了?你还在睡!快给我
    起床!”我努力睁开朦胧的睡眼,看看钟,才六点半:“不会吧,这么早就出去逛街,那家商场开门
    了?”“人家昨晚没睡好嘛,早上五点就醒了,怕你还在睡,等了一个多小时才过来,你还吼!”果然,她
    的两只眼睛都有些红肿,我不免有些心疼,睡意没了,口气也软了下来:“好了好了,大小姐,是我不好,
    我这就起床,行了吧?”“这还差不多。早饭我给你买来了,快点吃,吃完就出发。”虽然有时她的性子是
    急了点,但对我真的很好。     
        吃完饭,我们乘车去豫园,逛完豫园中午在必胜客吃匹萨,下午又去逛了海底世界,傍晚在淮海路采
    购,玩得不亦乐乎。一切结束之后,我们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漫步于黄浦江畔的外滩。外滩夜景一直是上
    海最有名的景点之一,果然名不虚传。夜晚的黄浦江凉风阵阵,吹得人十分惬意,江水微澜,因为两岸的
    灯红酒绿而颇显妖娆。岸边,欧式建筑在霓虹灯的映照下较白昼也更多了几分风情。我沉醉在五光十色的
    城市文明中有些找不到自己的方向。在我看来,上海更多的是建立在高度发展的经济基础上的,说得露骨
    一点,上海是一个金钱堆砌的城市。而在这个金钱之城的一角,还有两只小蚂蚁在欣赏着这一切。坐在江
    边的长椅上,我们相视无言,在喧闹都市中营造一个和谐而静默的天地。此时此刻,这天地间只有我和
    她,这是属于我们的世界。
        不知沉默了多久,她开口打破僵局:“我打算明天早上回去。”
        “这么快?”我很吃了一惊,忙问。
        “上海没什么好玩的,我也该回去看看奶奶了。陪我跑了一天,累不累?”她轻描淡写地说。
        “不累。”
        “别逞能了,刚才谁老是要找地方休息?”
        “那是我怕你太累了。”
        “好了,别跟我争。你累了,我看得出来,我们都累了,是该歇歇了。我们回去罢。”
        “好吧!”说实话,今天真的很累。
        送她回到住处,看她在我面前收拾行李,那感觉真不是个滋味,但又是十二分的无可奈何,现在的
    我,凭什么要求她再为我留下呢?我欠她的实在太多了。临走前,我让她走前记得叫醒我送她去火车站,
    她没有回答,只是不置可否地对着我笑了笑,从她的笑中,我读出了苦涩。
            
        第三天的早晨,当我一觉醒来已是中午十一点半,她没有出现。我的心像是被揪了一下,一种不好的
    预感充斥胸中。我来不及刷牙洗脸,赶紧向她的住处跑去,我希望她还没走,或者她会临时改变主意,多
    留几天。可是,当我跑到她的住处,早已人去楼空。
        我垂头丧气地回到宿舍,门卫大妈叫住了我:“你是住在311吧,早上有个小姐找你,说怕你还在睡
    觉,就回去了,临走前留了点东西给你。喏,就是这个,给你。”我接过大妈手中的小包裹,道了声谢谢之
    后,飞快地跑上宿舍。回到寝室,打开包裹,里面是一只精致的音乐盒,还有一封用粉红色信纸写的信,
    那是她最喜欢的颜色。按一下音乐盒的按钮,盒盖无声地开启了,从里面传出熟悉的音乐,是刘若英的
    《很爱很爱你》,随着音乐,一个晶莹剔透的玻璃小人在盒中翩翩起舞。听着音乐,我的心一阵绞痛,颤
    抖的手指打开信笺,依旧是她那熟悉的笔迹:
        “嗨,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走了,不必相送。我这样做并不是想模仿小说里的情节,只是我已不
    知该如何去面对一个已不再熟悉的你,我怕。或许我一个人走这样最好”
                    …… 
        “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现在想想那时的日子,多幸福。有时我会想,要是我
    们能回到从前那该多好,别笑我傻,真的很想。”
        ……
        “我走了,也许只是暂别,又或许我们永远不会再有交集,一切随缘吧。祝你们幸福,我会在远方为
    你祈祷,不管在何方,记住我。你的洁”
        从信纸中飘落下一张照片。远处是一抹青山,近处是一湖碧水,湖边有亭,亭中一位红衣少女,在对
    着我微笑……
         
    

     

    标签    

       匿名(34.228.41.*)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留言    

     
    我要留言:
    用户名:匿名(34.228.41.*)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相关文章:  (写作社区)

  • 寻找北戴河  2002-8-7 
  • 集古人联:循吏(诗)  2002-7-29 
  • 再续今生缘  2002-7-23 
  • I服了YOU  2002-7-17 
  • 拉起你的手,与你同行  2002-7-17 
  • 泡吧泡妞的中学生  2002-6-24 
  • 扬州琼花考  2002-6-22 
  • 锦囊 智多星 浦玉生  2002-6-16 
  • 灶台上的栀子花在梦中开放  2002-6-5 
  • 失落寒山寺  2002-6-5 

  • 最新推荐:

  • 天下一轮春秋月.水泊梁山的英雄世界  2018-3-5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人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亮相  2017-2-2 
  • 中国《水浒传》研究史上的一次盛会  2016-12-2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邀请函  2016-10-8 
  • 中国水浒博物馆征集水浒书画作品  2015-11-10 



  • 智慧城检索
    Google
    Web zhc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