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智慧城 | 添加到收藏夹 | 房产专版
加盟标新网友情联接平台
我的智慧城
  • 免费注册
  • 注销

  • 今日排行榜
  • 总排行榜
  • 标签排行榜
  • 留言排行榜

  • 标签云
  • 智慧城地图
    .智慧大师
    .日记坊
    .信息培训
    .水浒杂志
    .散文随笔苑
    .智慧岛
    .写作社区
    .调研报告厅
    .创新工场
    .精品书屋
    .智慧城动态
    .耐庵亭
    .水浒街
    .广告墙
    .商家别墅
    .公关锦囊
    .文化人报
    .女儿巷
    .学生作文林
    .时尚娱乐宫
    .艺术藏馆
    .盐文化公园
    .神州屐痕
    .新闻广场
    .湖海诗潮
    .长三角物流
    .经济区
    .办事路线图
    房地产信息
    盐城 (1)
    关于智慧城
    .关于智慧城
    .建议及联系
    .Email: jsycjfm@163.com

    首页 | 学生作文林 | 梦魇

    梦魇

     

                               梦  	魇(小说)
                                    浦海涅
        昨夜,我做了一个梦。
        人做梦本不希奇,我也不太相信别人所说的梦是真的或是反的,但这次不同,它极清晰。
        在梦中,我隐约觉得自己的身子正慢慢变得轻柔,变得透明,最终变得如羽毛一般轻柔,如白开水一
    般透明。我的身体开始失重,慢慢飘浮起来,一切身体的机能都已丧失,除了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带着我
    残存的思维在飞、飞、飞……
        不知飞了多久,身边的景物开始模糊,不久之后又变得清晰。此时,眼前出现了两个人,很亲昵的一
    对,几乎已溶成了一个人,只是从身体的宽度分辨,是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个子很高,面目却模糊,
    看不清楚;那个女生,身形似乎很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陡然间,那个女生的面目变得清晰,是怡!
    她竟然背着我gn 别的男人在一起!我怒不可遏,但转瞬又感到悲哀,我的思维变得无力,可又无法开
    口,只能默默地看着,看着。我忽然觉得自己很无能,无力改变,我想哭,竟然真的哭了出来。泪水如瀑
    布般奔流,仿佛要将身体中所有的水分都流出来。慢慢的,我的身子在我最不愿意显现的时刻恢复了原
    形。他们发现了我,先是一惊,可马上又变成笑,狂笑,肆无忌惮的狂笑。而我只是哭,哭着看着他们
    笑。他们笑着笑着,面目变得狰狞,那个男的变成了电影中狼人的模样,怡则变成《午夜凶铃》中贞子的
    模样,一起向我扑来……
        梦到这里,我被吓醒,猛的坐起身,逃出梦境。我回到了熟悉的宿舍,熟悉的床上,蚊帐中一只吸饱
    了血的黑蚊子从我的头顶呼啸而过。
        
        一整天沉浸在早晨的那个说不清原由的梦里,一整天无精打采。人坐在课堂里心不在焉地听着。
        怡发现了我的异样,晚上吃饭时问我:“你今天怎么了?魂不守舍的。”我对她讲了那个梦,她却不
    以为然地笑了:
        “不会的,梦一向是反的。该不会是你的脑子里一直再想别的哪个女生吧?”
        “没有!”我很坚持。
        “那——我知道了,”她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定是你平时太在意你自己的身高了,对吧?‘日有所
    思,夜有所梦’嘛!”
        “不会吧!”我嘴里否认着,心里却有些相信,从小到大,身高问题一直是我心里难以愈合的伤口。当
    我和怡走在人群中的时候,总觉得别人在嘲笑我,不为别的,只因为我看起来没有怡高。
        “或者,那个男人是你幻想中的自己,”我的“解梦师”继续着她的推测:“这种情况很普遍的,我在好
    几本书里都读到过。那你不是在嫉妒你自己吗?真好笑!”
        似乎这样的解释更容易让我接受,我不理会她的玩笑,点点头,不再说话,低下头去吃我的晚饭。脑
    子里却仍在想着那个梦,因为她并没有说清为什么梦中人最后会变成那样一种模样。那到底预示着什么?
    
        回到宿舍,躺在床上却总是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自己下床泡了一杯咖啡,不加伴侣也不加糖的一口
    气灌下去。能使别人精神兴奋的咖啡,在我,却完全成了催眠的工具。但这次却失效了。大约又躺了半个
    钟头,仍是毫无倦意,直到灌下第二杯咖啡,瞌睡虫才爬进了我的脑子里……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意识开始模糊。隐约间听见床头的电话“嘟嘟嘟”地响了起来,我提起电话,打电
    话的竟然是年级里的“第一美人”娴雅。她的声音总是那么轻柔,让我的精神不由一振,倦意顿失。真想不
    到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她会约我在学校的树林里见面。我飞快地穿好衣服,套上耐克鞋,出门不忘抹上点“小
    护士”,再梳了个“四六开”。走出门后却又觉得穿着不够正式,马上转身回去换了身“杉杉”,头发乱了,
    又梳了梳,上点摩丝定定型。电话又响了,是学生会的干事通知开会,真会挑时间!电话里时间地点都还
    没来得及说就被我匆匆挂断。我飞也似的跑到树林,此时,娴雅正一身洁白的站在树林里,有如一位下凡
    的仙女,而我,那不就成了董永了?娴雅的身上散发着白玉兰花的幽香,我陶醉了,眼睛直钩钩地盯着
    她,娴雅微笑着说了一句:“看你的傻样!”脸颊却又变成了桃红色,一脸娇羞。我对自己的失态浑然不
    觉,径直走上前去,手握住了她的手。娴雅略一推拒,想抽出手来,我怎会轻易放手?相持了一分钟,她
    就放弃了抵抗,由着我拉着她的手在树林里的长椅上坐下。她轻声问我:“你喜欢我吗?”我心头一震,口
    舌早已丧失了工作机能,只是头颅机械地点了两下。她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低下头,过了好一会儿才似
    鼓足了勇气对我说:“我也早就注意你了。可你为什么不向我表示呢?”我没回答,只是一个劲的傻笑。娴
    雅被我笑得一脸的不自然“你还笑!!!”伸手将我一推,竟一下把我推出了树林。
        我正要再进树林,远远地听见有人喊我:“殷皓,快去开会!”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刚才打电话的那个
    学生会干事。我还来不及去跟娴雅道别,就被那个干事拉着向大礼堂冲去。
        此时的大礼堂内台上台下坐满了人,似乎全校的人都在这了。我正要找地方坐下,不知为何被人推上
    了主席台,台上坐的是全校各级领导,与众不同的是,他们每个人的头上都顶着一只高高的圆锥帽。颜色
    各异,大小不一,帽沿上写着各种各样、或大或小的文字。细看文字,都是介绍该人身份的,似乎官位越
    高帽子越高越漂亮。
        我正站在主席台上不知所措。主席台正中位子上坐着的头上帽子最高最漂亮的一个老者站起身来。他
    的帽子似乎很沉,已经深深地遮住了他的眼睛,为了看路,不得不在帽沿上开两个孔作观察孔,这副尊容
    让我想起了儿时看过的漫画里的小丑魔术师的样子。再看一眼帽子上的文字,原来他就是我们学校的T院长
    啊。他挤出慈祥的微笑向我走来,伸手与我握手,他的手指细腻但冰冷,让我不寒而栗。然后,他借助话
    筒向台下的人们宣布:原学生会主席贾仁同学积劳成疾,自愿辞去学生会主席一职,校方已批准了他的请
    求。鉴于殷皓同学的优异表现,院领导层决定任命殷皓同学为本校学生会新一任主席。话音刚落,就听见
    台下雷鸣般的掌声。掌声中,我有些飘飘然,真不敢相信我也会有成为学生会主席的一天,想我入学三年
    又六十六天,工作成绩平庸,人格魅力有限,今天以前还只是系生活部五个副部长之一。今天,我竟然会
    成为学生会的主席,学生里的NO.1。想着以后风光无限的生活,我的心中一阵狂喜。但转瞬又觉得似乎这
    风光无限的背后一个阴谋再酝酿着。因为我看到台下第一排正中的位子上坐着的贾仁,他正红光满面地热
    烈鼓掌,可他的眼中却似乎流露出怜悯的感觉,这是这许久以来第一次看到贾仁不戴帽子的样子:他的头
    被压缩成了圆锥形,额头上一圈深深的不知是什么东西嵌过的痕迹,让我一阵恶心。正在这时,从后台走
    出两个很强壮的人,他们合力抬着一顶帽子。对于这顶帽子,我再熟悉不过了,它曾经是那么的让我梦牵
    魂绕。今天,我终于将成为他的主人了。相比于台上其他的帽子,这一顶则有些与众不同:帽子周身漆
    黑,不高,没有什么文饰,也看不出是什么材质。那两个人走到我的面前,极费力地将帽子举过我的头
    顶,一下子套了上去。我猛然间觉得一阵窒息,头被紧紧地箍住,铁制的帽沿深深的陷进肉里,头重脚
    轻,原本的那点兴奋已灰飞烟灭。我终于忍不住了,飞跑着冲出礼堂。
        出了礼堂,头反而轻松了许多,但那顶帽子却像是生了根,怎么也取不下了。忽然想起娴雅还在树林
    里,我也顾不上那许多了,马上向树林跑去。隐约间,又听见有人喊我,接着,地动山摇……
        迷迷糊糊中被人摇醒,方知又是南柯一梦,自己不觉哑然失笑。坐起身,才是早晨六点半,床下站着
    一人,却是梦中那个学生会的干事,我这才想起,他说今天早晨要向我借学生会的办公室钥匙。原来如
    此,可惜打破了我的梦,没办法,惟有苦笑……
    
        白天回想起那个“获美得官”的梦,倒也有几分飘飘然的轻松,虽然我不相信梦能带给我什么,但做一
    做也不失为一美事,只是被那个俗人坏了好事。上课之前遇上娴雅,依旧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冰山美人
    样,而我也依旧是小小的副部长一个。上课时怡坐在我旁边,我倒有些不自然起来。
        晚上依旧一起吃饭,我与怡路过一个被撬去井盖的窨井,我一时心动,问了怡一个问题:
        “要是今天我和你一起走,不小心掉下去,你怎么办?”
        “扔块石头下去,砸你!”怡回答得不假思索。
        “什么?”我假装生气,“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这是对你好啊,我一个人又救不了你,与其让你受水淹饥渴之苦,倒不如落井下石让你痛快呢!你
    该感谢我。那要是我掉下去呢?你会不会下去救我?”怡一脸的狡黠。
        “不会!”我的回答也很干脆,“我会站在井旁和井底的你一起喊救命的!”
        “你这人!”怡也似生了气,抬手揪住了我的耳朵,用力一拉,我痛得只好讨饶。
        “别,别,别拉了!我这也是为了救你啊。我一跳下去,两人可都出不来了,怎么办?‘留得青山在,
    不怕没柴烧’啊,你懂不懂!”
        怡松开手,笑了,我也笑了。
        一个玩笑而已,一笑了之……
    
        第三天的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化身成了一条小鱼,在广阔的海洋里遨游……
    
    
    
    
    
    
    
    
    
    
    

     

    标签    

       匿名(54.81.102.*)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留言    

     
    我要留言:
    用户名:匿名(54.81.102.*)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相关文章:  (学生作文林)

  • 1978-2000年全国高考作文试题  2002-7-4 
  • 从2001年高考作文试题说起  2002-7-4 
  • 2002年模拟高考试题新鲜出炉  2002-7-4 
  • 中国足球队的精神小议  2002-6-11 
  • 汉语是世界最多人使用的语言  2002-6-1 
  • 麋鹿鹿王大选赛(观察日记)  2002-5-15 
  • 初中作文改稿会:永不言败  2002-5-14 
  • 高中女生写30万言《铃儿响丁当》  2002-4-17 
  • "华山论剑"新版  2002-4-10 
  • 小学生发现满分作文是"文抄公"的  2001-8-23 

  • 最新推荐:

  • 天下一轮春秋月.水泊梁山的英雄世界  2018-3-5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人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亮相  2017-2-2 
  • 中国《水浒传》研究史上的一次盛会  2016-12-2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邀请函  2016-10-8 
  • 中国水浒博物馆征集水浒书画作品  2015-11-10 



  • 智慧城检索
    Google
    Web zhc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