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智慧城 | 添加到收藏夹 | 房产专版
加盟标新网友情联接平台
我的智慧城
  • 免费注册
  • 注销

  • 今日排行榜
  • 总排行榜
  • 标签排行榜
  • 留言排行榜

  • 标签云
  • 智慧城地图
    .智慧大师
    .日记坊
    .信息培训
    .水浒杂志
    .散文随笔苑
    .智慧岛
    .写作社区
    .调研报告厅
    .创新工场
    .精品书屋
    .智慧城动态
    .耐庵亭
    .水浒街
    .广告墙
    .商家别墅
    .公关锦囊
    .文化人报
    .女儿巷
    .学生作文林
    .时尚娱乐宫
    .艺术藏馆
    .盐文化公园
    .神州屐痕
    .新闻广场
    .湖海诗潮
    .长三角物流
    .经济区
    .办事路线图
    房地产信息
    盐城 (1)
    关于智慧城
    .关于智慧城
    .建议及联系
    .Email: jsycjfm@163.com

    首页 | 写作社区 | 流花浮影

    流花浮影

     

              流花浮影 
                 一
    
       我们第一次产生往女生宿舍放窃听器的想法仅仅是因为某天晚上提前断电。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已经躺到上铺,摊开一张《参考消息》正准备看,然而突然熄灯断电了,这让
    我非常的不爽,因为这张报纸来之不易,是我从别人的床头偷来的,更因为熄灯比平时提前了整整15分
    钟。最倒霉的是老八,黑暗中传来他尖利嚎叫声,“我的程序没存盘!”。             
          
      晚上夜谈不可避免的谈到了提前停电的事,最后讨论的结果是,主要原因是一楼住的楼管罗师傅今天
    挂了窗帘,而挂窗帘的原因肯定是他乡下的老婆来看他了;这就是提前停电的原因。我们得出原因后睡意
    全无,这时候本屋老六举着打火机回来了,黄色的脸上充满了黄色的笑容,“刚才57班大柱子说他被人引
    诱失身的事,嘿嘿,你们没听真可惜~~~~” 
      “嘿嘿……”,一直听我们讨论没出声的老王在一边悄悄奸笑。 
      “你们说女生宿舍晚上,比如现在会讨论什么?”我忽然想起这个问题。 
      “对啊……”老八也有些好奇。 
      “说什么,谈人生?谈理想?谈爱情?屁,她们比你小子懂的多了;你小子看没恋爱过对吧?现在女生
    有几个高中初中没有的?你比她们纯洁多了。我考,那天我说这几天中关村卖盘的现在被打得我们光盘都
    买不着了,你们猜李蔚怎么说的?她接下来就‘你们又没毛盘看了吧?’,把我弄得当时……”,老四的观
    点。 
      “她们说不说黄色笑话?”老六的声音。 
      “那不一定。”老四说。 
      …… 
      “嘿嘿……,放个窃听器不就知道现在说什么了。”黑暗中老王的声音。 
      “对啊,不知道有没有卖的?” 
      “这种东西一般没有卖吧?” 
      “喂,老二,你不是有个无线话筒吗,悄悄放她们床底下不就可以了。”老六说的话筒是那种可以用调
    频收音机来收听的话筒。 
      “不要叫我老二!”老二对这个称呼很不满,“那个话筒功率太小了,女生宿舍离得那么远,肯定不行
    的。” 
      “好,以后不叫了……,对了,老二,你那个话筒在哪里买的。” 
      “天意市场。” 
      “拿出来拿出来,我们先试试。”老八来了兴趣。 
      老八拿起话筒,光穿条内裤就蹦蹦跳跳跑出去了,边跑边对着话筒吹口哨;试验的结果表明,老二的
    话不假,老八出了男生宿舍的门我们就什么也收听不到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宿舍的人都萎靡不振、昏昏欲睡,但上午的课结束以后我们就迫不及待的去了天意
    市场,带着昨天晚上凑的54元7毛。 
      我们买回来的无线话筒功率要比老二的大,效果也要好一点,但要经过试验才知道是不是能用。 
      试验的过程是这样的,老四在楼上宿舍的窗户边收听,听不到就举起右手,我带着话筒往女生宿舍
    走,老八在我身后负责看老四的手势(因为我一个人有点害怕,其实他没什么用的)。但到了宿舍口,守
    门的不让我进了,说是要有女生签字我才能上楼。因此我决定先去找个女生再说,但刚出来,老八就把我
    叫住了,说我进了女生楼老四在楼上就听不清了。 
      凑钱买的话筒不能白费了,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试试改装一下行不行,班上电子线路和无线电高频
    学得最好的是女生,但绝对不可以找她们帮忙。 
      老王学得也还行,也是自己人,不过他未必肯帮忙。 
      果然,老王先是说不会,后来又推脱。不过,在我们得威逼利诱下,他屈服了。 
      我们对他说,“如果有人告密就要把他~~,老王你可以不听但不可以告密,为了不让你告密,你就必
    须来改装这个话筒。” 
      不过我们也做出了让步,方案由老王出,具体得改动由我来完成,因为我课堂上焊接收音机和万用表
    都是最快且一次成功。                   
      改装的方法是这样的:×××××××(此处作者删去2001字)。               
      改装完之后小小试验了一把,效果良好。只需要到女生宿舍再试试就可以了,艰巨的任务当然又推给
    了我;但兄弟们提出了一些改进的试验方案,让我带着收音机上女生楼,话筒放到我们宿舍里,这样比较
    好掌握,也不用老八传递消息再站到女生楼前丢人。但我否决了这个建议,我决定自己带上话筒,如果效
    果可以就见机行事,把窃听器放起来,毕竟多上两次女生楼会引起怀疑的。老王还提出了一个最好的建
    议:把话筒放到靠窗的那个床位附近,这样效果比较好,还可以同时用望远镜来看,AV都不少。   
              
      肉丝青菜汤是一个比较好打交道的女生,我不知道她这个外号的来历,不过听起来还不错;从她身上
    打开突破口是比较可行的,更何况她们宿舍还有一个十分漂亮的校花级人物,我早已经设计好了计策。但
    我怎么也没想到后来她居然给我了大大的麻烦“嗨”,下午下了课我叫住她,她走到我面前,好象十分高
    兴。 
      我的计策是,向她借一本书,借拿书机会上到女生楼。我问她有什么好看的小说,她向我强烈推荐了
    一本“穆斯林的葬礼”,我很感兴趣的跟她上了女生楼,那书其实我早就看过了,没什么好看的。兄弟们同
    时也在行动,老八在女生楼下面站着,装出等人的样子。 
      我一路和肉丝青菜汤不停的说话,方便宿舍里老四的收听。 
      好!宿舍里没有其他人,我从窗户探出头,看下面的老八,他的动作表明收听效果良好。 
      她把书递给我,我假装翻书,实际上在观察,以找到藏窃听器的最好位置。 
      “那个床谁的啊?”我指着靠窗那个,问她。 
      “你问这个干什么?”她警觉的看着我,让我非常紧张,竟然把实话说了。 
      “啊,是,我看见有人拿望远镜看女生宿舍。”我想,老四肯定听到这话了,真没面子。 
      怎么把她支开呢,我又问她有没有一本她肯定没有的书,她居然很乖的跑隔壁去帮我借了,千载难逢
    的好机会啊,我迅速拿出窃听器,撕开一卷胶带,把窃听器牢牢的粘到靠窗那个下铺的床底死角,这床和
    窗户,我们宿舍刚好一条直线;成了!我心里又紧张又觉得刺激。                  
      当然了,回到宿舍我受到了热烈欢迎,并且大家破天荒的请我吃了小炒。说实话,那天我都记不得是
    怎么离开女生宿舍的了,连晚上自习干了什么我都记不起来了,好象只是在等晚上熄灯。 
      漫长的等待啊,终于等到了熄灯,串门的男生也被赶走了。八个人都打开收音机,带上了耳机。频率
    是103.3兆赫…… 
      “喂,我怎么收不到?”一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的老大拍拍我的头,把我的耳机摘了下来。他和我头
    对头,上铺。 
      “我……,你搞错没有啊?不是短波是调频啊!”我塞上耳机,有些扫兴,忽然觉得老大实在是狡猾。
      说到这里,我必须打断一下,可能大家很不爽,就象刚才老大打断我一样的不爽,但不能不说。我在
    制作安装所谓窃听器的时候觉得刺激、过瘾,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什么别的,但我在带上耳机真的准备去听
    的时候,忽然有一种怜悯和犯罪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很快被自己的好奇心踢到了东直门外;总之情况和
    我后来第一次往人家计算机上装后门的时候差不多。 
      “你们听到什么啦?”老六问。 
      “什么都没有,好象就是一些杂音。” 
      “不对,好象有床摇晃的声音。”老大听得很仔细。 
      “肯定不是杂音,白天效果满好的嘛。”老四说。 
      “嘿,不是杂音,等等,哈,是她们打呼噜的声音,你们好好听听。”其实是我猜的。 
      “哇噻,女生都会打呼噜,搞错没有啊?” 
      “真是,真是打呼噜的声音。我操,谁啊,不会是咱们的校花吧?”老四的口气听上去挺怪。 
      “可能是她们宿舍最胖的那个。” 
      “谁?” 
      “才几点,就睡了,这些女生也不配合一下。”老六啪嗒点燃打火机,看看了看表,“我靠!11点半
    了,今天熄灯怎么这么晚?” 
      “老罗这混蛋,他老婆走了?”,老八想起老罗就有气;可怜的罗师傅。 
      “没有吧?他还挂窗帘的呢。可能老罗今天太急忘了。” 
      “睡吧睡吧,明天再听了。” 
      “明天不要等熄灯了,大家早点回来,把门关好,口令‘女生宿舍’。嘿,我去借个望远镜,边听边
    看!”老六的声音充满了希望。 
      “看不着了,嘿嘿,今天有人把秘密泄露了。”老四把我今天对肉丝青菜汤说的话,抖了出来。 
      “啊,叛徒……” 
      “内奸……” 
      “……” 
      “我操!想想,今天谁冒险上去装的窃听器吧!谁再骂我自首去……”我来了脾气。 
      其实,肉丝青菜汤长得并不算丑,可为什么有怎么难听的外号呢?第二天晚上,我忍不住想。晚上自
    习,我和老大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前面几排就是她。 
      “哎,你们怎么叫她肉丝青菜汤?”我正在想的时候,老大忽然问,好象看穿了我在想什么。 
      我不能在老大面前丢脸,于是开始瞎说。 
      “她啊,好象是,喜欢穿绿色衣服,穿着有点暴露,说话有点,啊,就是那个,你明白了。” 
      后来的事证明我的胡说居然不假。 
      老大看着肉丝的背影,若有所思。忽然,她回头看了我俩一眼,笑嘻嘻,我们大惊失色。我对老大说
    现在老想着窃听的事心神不定,干脆出去买点东西吃。老大听到有吃的,痛快的跟我走了;其实是刚才一
    回眸的眼神让我害怕,毕竟做了亏心事。 
      等我们吃东西回来的时候,快10点了,肉丝青菜汤已经走了;我们差不多也该回宿舍了,回去晚了可
    能那帮家伙不让进屋了。 
      今天晚上将继续窃听。不到10点半,我们就把门关上了,早已经洗脚刷牙,准备停当。 
      宿舍里出奇的安静。每个人都表情凝重,头带耳机,好象电影里的地下党员在操作电台。 
      “啪嗒、啪嗒”,好象是拖鞋打在地板上的声音。然后,“吱嘎 ̄ ̄ ̄”,应该是有人做到床上了。 
      “吭呲,吭呲……”,咬威化饼?怎么没有人说话的声音。 
      大家相互看着,尽量发挥想象。 
      “喂!,看,她们没拉窗帘!”老六突然叫起来。“昨天谁说没看的啦,造谣嘛。我操,没有望远镜……
    没借。” 
      “哈,比以前拉更开了!怪了。快把灯关了。” 
      真的,她们知道有人偷看以后,反而把窗帘拉开了。 
      老王躲在下铺悄悄的看,他有望远镜,去年国庆去看升旗,他在天安门捡到的。老四也有,两个人看
    得来劲。不过他们好象也没有看到什么,因为我也没听到什么。 
      “把望远镜借我看看……” 
      “快听!说话了,她们有人说话了。” 
      宿舍里又安静下来,耳机里传来女声,我听得有些紧张。 
      似乎有两个人。 
      她们在说着自己宿舍的某个女生,抱怨她总不肯借笔记给人抄,太小气云云,话音中夹杂着啃什么食
    物的声音。 
      似乎她们寝室门开了,进来了几个人,耳机里各种声音开始大起来。 
      但在这个时候…… 
      “梆梆梆!梆梆梆!”,突然有人砸我们宿舍门,大声而且急促。 
      整个612寝室马上充满了恐惧,个个面如土色,看着抖动的门不知如何是好。 
      过了一会儿,老六第一个镇静下来了,“谁啊?!” 
      “我!”,对方的口音听不出来是谁。 
      “口令!” 
      “口令个屁,快开门!” 
      “是老七,快开门吧。”老六听出声音了。 
      老八开了门,老七抱着一堆书进来了,“关什么门啊,灯也关了,才十点半啊;干这种事,也不怕被学
    校知道了开除。” 
      “我操,以后不说口令不开门。” 
      直到老七洗漱完毕,查上了门,大家才放心窃听和偷看。 
      真后悔上星期天在工体把望远镜扔出去打人了,要不现在我也可以看看的;现在没有谁会借我看的,
    肯定。 
      窃听器里的女生们似乎也洗漱完毕了,隐约可以听到放脸盆的声音。 
      “喂,非礼勿视,你们现在可不要看了,人家要睡觉了啊,罪过啊,罪过啊。”我不知道是嫉妒还是良
    心发现。 
      “看得见就好了!都挂蚊帐了……窗帘拉上了……” 
      耳机里有人说要透透气。 
      “哈,窗帘又拉开了,她们是不是故意的啊,听见了么,要透气,透明就好了。”老四的声音象一个侦
    察兵报告情况,说得其他几个人心痒痒。 
      终于有感兴趣的话题了。她们开始谈论校花被人追的事。 
      “那天我到教室,一开门,就发现他一个人在那里坐着,吓死我了……” 
      “怕什么啊,你没有叫他请你吃个和路雪什么的?” 
      “你们不知道,那天晚上我回宿舍,到了花圃边那个路口,他一下子闪出来,拦着我,非要塞给我一封
    信……” 
      肯定是校花的声音,她不是我们班的,只不过和我们班的女生住一个寝室,因此也不知道那个“他”是
    谁。 
      “信上写什么啦?是不是……”一个女生用很有经验的口气问,说完似乎在翻身,吱咨嘎嘎的声音淹没了
    话语,什么也听不清了。 
      “那儿啊,……我吓的,赶紧塞还给他,手忙脚乱的,我还看什么啊,你们搞错没有啊?回来我都很慌
    死了,上楼把脚都扭了。” 
      “原来你脚是这么扭的。他也太鲁莽了,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明显是李蔚的声音和口气。 
      “今天他又找我了,说明天下午请我吃饭。”校花居然把这么重要的情报都泄露了,哈哈,不应该。 
      “好福气啊,多点好菜;对了,在哪儿吃啊?”有人问。下面的回答可是我们大家最关心的。 
      “就在那个,那个……”我靠,快说啊,你到是,我心里忍不住想。不过…… 
      “在~~~咨嘎,吱咨嘎嘎”不知道哪位女士翻身把床弄这么响,后面的回答根本没听清,没听清事件
    将要发生的地点!可惜。    
      “我操!”老王出其不意的发言了,“你们有没有听清楚刚才说什么了?” 
      “没有啊,吱咨嘎嘎的。关键地方啊,可惜了……老四你听清了吗?” 
      “我?没有。” 
      “哪个天杀的肥猪,翻身也不挑个时间;都怪你,不应该把话筒粘到床板下面,吱咨嘎嘎的什么都听不
    清了。”老八认为责任在我。 
      “明天你快去换个地方!”老六什么都没做,要求还不少。 
      “要去,老六陪我去。一个人不干。至少找个人把她们引开吧?”我说。
      女生楼灯灭了,我们宿舍的偷窥者也歇了,其实他们可能什么也没有看到,因为女生早知道这些了。 
      女生们又开始给校花出谋划策。她们都认为校花应该赴宴。 
                      
      *提醒:如果你是女生,你那么请接着往下看;如果你是男生,请跳过这一段。女生们要注意,千万不
    要轻易相信别的女人指点你对付男生的方法,原因是这些人多半都在有意或无意的骗你(最可怕的第一是
    她们嫉妒你,第二是她们很可能是那个男生雇佣的说客;总之要把你推入火坑而后快),这方面考虑别人
    的意见千万要慎重慎重再慎重。 
                      
      她们的计策并不高明,只教她是应付各种场面。我觉得她们一定把自己认为最高明的计策都藏在自己
    肚子里,不会轻易告诉别人,而把自己最好的主意告诉她的,多半也不是什么高明的人。
      在她们睡后,我们开始了热烈讨论:这个男生到底是谁、他的方法是否可取?他能不能成功? 
      那个男生是谁当然只是瞎猜,主要还是讨论事件本身。等我们知道那个男生是谁,是大概两年后的事
    了。
      老六和老二认为,他可以又机会成功,关键在于这一顿饭,能否把握机会;开始的勇气很可嘉。 
      执不同意见的老八认为,绝对不会成功。因为他根本没有给对方留下什么好的第一印象。 
      我也认为他不会成功,因为他只有勇气,缺乏计谋和艺术性。其实我心里也不希望他成功,不管他是
    谁。
      老大的意见是,关键要看校花自己是否愿意;老大说,如果校花她喜欢,就会认为他勇敢而且浪漫,
    如果她不喜欢,就会认为他粗鲁而且没有情调。 
      最后的结果是大家认为老大言之有理,不过也认为他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也许也有不希望他成功的因
    素吧。老四和老王没有发表意见,老七已经睡着了。 
      那就要听听明天晚上的结果了。 
      第二天上课,612宿舍的几个都困得要死,老大居然在政治课上打起了呼噜。我努力的让自己不要睡
    着,但却不由自主的跟老师举的例子开始做梦了。猛踢一脚惊醒后,发现笔记上的字都好象天书,曲里拐
    弯的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上午的课完了以后,老大给我一张纸条,别人说是给我的。上面写的大概意思她是对我仰慕以久,让
    我今天晚上自习之后十点半到某地见面。她是谁呢?老大说大概是昨天晚上自习我和他出去吃东西时有人
    塞进来的,那人肯定是慌张之中塞到了他的书里面。 
      我看着纸条,不知道怎么办。我并不是不敢赴约,我必须考虑到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 
      有可能真是一个对我有好感的漂亮姑娘。 
      也有可能是一个对我有好感的不漂亮姑娘。 
      甚至可能是别人的恶作剧,等我到那里赴约,他们会用各种办法来作弄、取笑我。这才是我需要注意
    的。
      我想起了经验比我丰富的老四,希望他能给我点帮助,但我一下午都没有看到他。 
      只能自己来做决断了。我必须考虑好再行动。 
      纸条上的字写得不错,有点柳公权的风格,女生能写这么好的字么?凭我这几年抄作业和笔记的经验
    判断……难说,不过也不一定。 
      纸条上的文字很简洁,如果是男生的恶作剧,必定会写很多甜言蜜语来引诱…… 
      想了半天我发现自己早就决定要去看看,只不过心里找点借口给自己壮胆。但一定要去晚一点,必须
    先看看等待我的人是谁。 
      我决定今天晚上去赴约了,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义无返顾,毕竟这样的机会不多,我
    唯一感到遗憾的是今天晚上不能窃听了。 
      又是一个心神不定的晚上,自习我几乎什么也没干,只是赶完了不多的作业。肉丝青菜汤也没有向往
    常一样在我们前面自习,难道是她?天……。老大在我的身边,不过他什么也没说,他答应我一定要保密
    的。如果这是恶作剧,他也是想作弄我的人之一,那也不会在他那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约会的地点是主楼旁边的树林,里面有座位,微微有点光亮,我觉得是约会的好地方。我到那里的时
    候,主楼快关灯了,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似乎很安静,树林里虫子的叫声几乎可以盖过我的脚步声。 
      有人……,女的,似乎有刚过肩的长发。 
      靠着树背对我站着一个人,好象是穿的连衣裙,风把裙子的下摆微微拂动。 
      黑暗中看不清裙子的色彩。但愿不是绿色。 
      不会是男的装的吧? 
      我该怎么对她说第一句话呢? 
      到后来我才明白,考虑约会的时候说什么是极其愚蠢的。 
      我轻轻走,悄悄的看,似乎偷看一般,顺着小路在树丛中拐了几个弯,离她越来越近。微微的星光
    中,她靠着树,长发和裙子都随风飘动,从侧面甚至可以看到她亮晶晶的睫毛,在哭? 
      我鼓起勇气,走到她的面前。 
      …… 
      我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11点多了,黑暗中他们仍然在讨论,见我进门,马上有人问我今天晚上约会的
    情况。 
      一定是老大这家伙泄密了,我想。但很快其他人向我证明了老大的清白,他们是刚才从女生宿舍哪里
    窃听来的! 
      具体情况是这样的,大约快11点45的时候,一个女生在宿舍里对另一个说看到我在漆黑的小树林里和
    某个女生说话,这些都被我门宿舍的七个兄弟听到了。她怎么会看见呢?今天晚上的一切让我糊涂了。 
      我什么也没对宿舍里的人说,因为今天我在树林里遇到的人并没有约我…… 
      慢慢的我终于想明白了,那个在宿舍里说我约会的女生,肯定就是写纸条的那位!她去晚了,正看到
    我在树林里和别人说话! 
      他们为什么没有听到她说说下文呢?因为,……因为话筒的电池没电了——实验时用的电池是老八从老二
    的菲利普剃须刀里偷出来的,后来忘了换新电池了。 
      看来我今天什么都不亏,哈。
      那天晚上看的那一幅画让我一直记得,美丽,我觉得甚至是完美。但我没想到我竟然因为这一幅画去
    喜欢上一个人……,两年后我们又来到那片树林,我问她那天为什么一个人呆在小树林里,她仍然只是看着
    我,什么也不说,脸上的表情和那天晚上一样。 
      接下来当然是继续讨论关于窃听器安装及电池更换的问题,我提出了一个很有建设性的建议:不要把
    窃听器之只当作满足自己不健康心理要求的工具,而是要用窃听器来掌握女生们的心里动态,以方便我们
    对女生的思想工作。后来这个建议被广泛采纳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但大家现在关心的只是怎么样给窃听器换电池和换个更好的地方藏窃听器。 
      老王提出了一个巧妙的方法,买一个用电的会说话的芭比娃娃,把话筒放到娃娃里面,并且改装一下
    话筒,让话筒使用芭比娃娃的电池,这样,把娃娃送给某个女生之后,她会自己更换窃听器的电池。 
      但是,这个大家认为很巧妙的主意最后准备实施时却被否决了。是以一个宿舍还是以某一个人的名义
    送呢?要是以一个人的名义,送大家凑钱买的芭比娃娃,是否有公款泡妞的嫌疑?其他人肯定不干。要是
    以宿舍的名义送,似乎动机又有点让人怀疑。
      最后我建议老六贡献出他哪个精美的小箱子,把话筒放到箱子里,锁上,然后托个女生保管,要换电
    池的时候再要回来,没有什么风险。小箱子上有小窟窿眼,窃听器放进去还可以听到声音。 
      老六出人意料的痛快答应了,痛快得让人都不放心。老王补充说,还要对对方说,要让箱子里的东西
    保持通风,防止她们把箱子塞到柜子啊什么东西里面,白费我们的心机。 
      最后,艰难的任务交给了我和老六执行。老六善于迷惑女性,能吹善拍,深得女生喜爱,而且脸皮比
    较厚,用来引开女生他是最佳人选。而我的任务就艰巨多了,我必须在老六把她们从宿舍引开的时候把话
    筒从床底下拿出来,换电池,再放到老六的小箱子里。 
      首先我必须装出一副老实象让她们放心,其次老六必须给我足够长的时间。豁出去啦…… 
      我之所以甘愿冒险,实在是那天晚上的遭遇让我对了解她充满了渴望。 
      第二天下午,乘着大部分女生还在教室图书馆苦读,老六叫上了我们班一个大大咧咧的女生,当然
    啦,是和肉丝青菜汤、校花一个宿舍的,名叫罗惠,领我和老六上了女生楼。 
      任务的完成比我想象的顺利得多,老六在她们隔壁的宿舍引起了一场争论,直到我安装好了窃听器,
    并一个人坐在寝室里等得不耐烦了,才跑过去叫他,老六正在六、七个女生中谈笑风生,游刃有余。老六
    郑重的把箱子交给罗惠,托她好好保管。罗惠问老六箱子里是什么,老六笑而不答,只是说,这东西需要
    通风。 
      晚上我们一切照旧。这几天我们发现,有几个女生的声音似乎从来没有被听到过,不知道是话筒的原
    因还是她们从不说话,让人失望,希望今天能够听到。 
      耳机里传来一串脚步声,女生们回宿舍了。接着又是一片寂静,大概是去洗脸了。 
      等耳机里有人说话的声音,我们都听出来了,是肉丝青菜汤的声音,她在问罗惠今天老六给了她什么
    东西。 
      “罗惠啊,听说今天有男生放东西在你那儿了,什么东西啊?” 
      “不知道,神神秘秘的。还说要通风,大概怕发霉吧。” 
      “打开看看,说不定有什么秘密,快拿出来。”肉丝的话让我们吃了一惊。 
      “就是,打开看看。”有人附和说。 
      “就在那桌上,锁着呢。” 
      “这小箱子还挺漂亮啊。你有钥匙吗?”肉丝不依不饶。 
      “没有。” 
      “快把钥匙拿出来吧,他跟你关系这么好,你会没有钥匙?” 
      “我哪有钥匙?!你们要真想看自己撬好了!”看来罗惠被激怒了。我们,特别是我和老六紧张不已,
    老六一边听,一边看着我。 
      “我撬了?” 
      “撬!但是出了什么事,你自己负责” 
      “撬就撬!” 
      ……  
      “快,把你的螺丝刀借我使使,对,十字的。” 
      “别弄了,会被人家看出来的。”好象是校花的声音。 
      “不会,不撬锁,把扣的螺丝扭开就可以打开了,装好了看不出来……” 
      我靠!完蛋了,她们来真的啊。大家都紧张起来,相互看着,听着,静静等待下一步的发生。 
      “螺丝刀,……钳子也给你吧。” 
      就象别人安慰人时常说的那样,事情总不至于象想象的那样糟糕。现在,女生楼那个多次被我们咒骂
    的看门女士的一个小小的动作使我们的窃听器的悲惨命运得以扭转。正在我们象躲在门背后的贼一样等着
    被发现的时候,耳机里传来一片失望的嘘声…… 
      “……怎么现在停电?”某个女生意尤未尽,还骂了一句脏话。 
      “姐姐啊,到时间了,睡觉吧。” 
      “明天再拆吧。螺丝刀就放你那儿了。” 
      ……我们松了一口气。上帝保佑。 
      这一天晚上我睡得格外不踏实,要是出了事,第一个跑不掉的就是我。必须采取点措施。 
      第二天早上下了第一节课,我和老六把罗惠和肉丝叫到教室外面。 
      老六面不改色:“听人说你们宿舍有人想拆我的小盒子,想看也告诉我一声啊,我给你们钥匙就可以
    了,不用那么麻烦把它拆开……” 
      “没有的事啦,谁管你那么多闲事啊。”肉丝满脸堆笑又假装不屑一顾的说。罗惠看着他俩,一言不
    发。
      我从此对老六的公关手腕佩服不已,但他的一句话可能会引起女生宿舍无休止的争吵,比如说会怀疑
    是谁泄的密,从而出现不和,但,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和以后都不用担心她们会拆开箱子了。我们感兴
    趣的是,她们会怀疑谁? 
      青菜肉丝汤如果智商不太高的话,大概会怀疑是罗惠告诉我们的。也许她会怀疑其他六个人? 
      对了,她为什么对那个和饭盒差不多大的小小箱子里面放的什么感兴趣呢?再想想她这几天对我的冷
    淡态度……,我完全有理由怀疑那张纸条是她写的,是去晚了的肉丝看到了我和她在树林里,所以…… 
      不过这仅仅是猜测而已,我凭什么认定自己的魅力值有这么高呢? 
      我关于这件事的推理直到第二节政治课的39分才被花白头发的老师的一句话打断。 
      “……这次政治的期末考试,题目形式多样,有问答,填空,单项选择,不定项选择——注意了,不是多
    项选择,是不定项选择,多选,少选都不得分,答案可能是一个,也可能是两个三个四个,也可能是不
    选……” 
      不选?这也有? 
      他变态! 
      舒教授说话的时候面色红润,神态自然,不象是在开玩笑,他也从来不开玩笑。他象一个农民看着鸡
    窝里的小鸡一样看着下面近百只惊讶下面隐藏着愤怒的眼睛,神色平和。最后他指出,他是不会在考试前
    给大家划出重点的,“重点平时讲课都说了”老头说。 
      完蛋了。 
      离放假还有一个月,离考试只有不到一个月了!我怎么把这都忘了? 
      如果能在老师的办公室放个窃听器就好了…… 
      我可不敢。          
      下了政治课,我们老大上了讲台,要求大家在一个星期内把自己要定的火车票报到他那里,他是咱们
    的生活委员。 
      真的体会到要放假了。 
      对了,放假回家,她和我刚好顺路,不过她要提前几站下车;能不能让她的票也定在我的名下坐同一
    次车一起走呢?这样我就可以有一天多的时间和她在火车上单独相处了,我也可以了解到关于她的很多秘
    密,好机会!不过,也有风险;老四说过,女人都善变,假如我定的票她不要,我岂不是要出冤枉钱了? 
      如果我让她来定我的票,那样风险就小多了,嘿嘿,妙,问题是她愿意吗? 
      我先自己想想吧,反正负责订票的是自己的老大,所有订票情况都在我掌握之中。
      现在最麻烦的是考试的事。哎呀,怎一个乱字了得,真懒得动这个脑筋了,今天这几件事都让人应接
    不暇了,唯一的打算就是赶快到食堂打个好菜吃饱了,乘下午没有课睡到4点半。 
      下午我醒来的时候,老四正准备用录音机录我打呼噜的声音,老王和隔壁的二炮在对战侍魂,吵闹的
    声音让人心里快活不已,今天可是星期五啊。 
      我好象每个周末的时候都记不清上个周末是怎么过的,到了星期一,就开始盼望星期五,过了星期
    三,一个星期也就差不多了,这次也一样。无非是出去溜达,再租几张vcd回来看,然后打游戏,情绪好
    的时候就编程序,用photoshop玩点换头的把戏,窃听的事仿佛都被忘记了,当然了,我有理由怀疑宿舍
    里每一个塞着耳机的人在窃听,别人也不知道啊! 
      星期一上午,我壮着胆子向她说明了订票的设想。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怯懦,我假装开玩笑的向她提
    议一起回家,她来帮我订票,没想她倒是认真的答应了。看来事情总要比你预想的要简单得多。 
      不过,等我看到老大报上去的订票单子时,我发现她居然订了四张票!一张显然是我的,还有两张是
    到她家的,还有一张是她家的前两站。怪了?难道他男朋友要和她一起回家去?天呐,我这些天的打算全
    白费了,还要当两天的火车电灯泡!怪不得她答应那么痛快…… 
      夏天的时候,肉丝青菜汤是本校的一景,她穿着相当入时,走路的时候,头是不会动的,面向前方,
    臀部随步伐有节奏的左右移动,从后面看不知道做的是左右平移还是圆周摆运动画圆圈,可惜我从来没有
    机会来分辨一下她到底做的什么运动。但不可否认她很聪明,那天晚上出了个好主意来对付政治考试,绝
    妙的好主意。
      这天晚上,大家照常躺下,打开收音机,调到fm103.3.都11点了,女生们还点着应急灯在宿舍里复
    习功课,准备考试。 
      她们也在为政治考试发愁,肉丝出的主意是:五系的政治考题和咱们的是一样的,过几天他们的政治
    课我们恰好没课,而且那节课他们的政治老师郭副教授会给他们划出重点!到时候混进去听就可以了万事
    大吉了。她说她是问了好几个班的学生,查看了若干个课程表才得出的好主意。 
      不过她没想到,我们宿舍的男生们也分享了她这个主意。 
      窃听器啊窃听器,没想到关键时刻你还能拉我们兄弟一把,我的焊接没白干,哈。 
      到我们去五系偷听政治课的时候,大家傻眼了。我们班差不多每个人都扛了把椅子,在他们的教室找
    了块空地坐下,有几把椅子上甚至坐了两三个人,整个教室突然拥挤不堪,好象菜市场的鸡笼子一般。一
    传十,十传百,肉丝青菜汤的主意似乎成了全班尽人皆知的秘密,不知道肉丝她们怎么想。 
      正在闹烘烘的时候,上课了。郭副教授一进教室来就吃了一惊,不过很快镇静下来,双眼连同厚眼镜
    一起向下扫过。后来我想,这种场面大概也不是她第一次经历了。然后…… 
      “请不是五系××班的同学都出去,现在我们要上课,……”郭教授很客气的说。 
      我们感到受了莫大的侮辱,在五系学生的哄笑声中拖着椅子和笔记溜了出来,大家小声的骂着。没想
    到居然有老师驱赶好学的学生,什么世道啊。看来郭副教授也是害怕舒教授的淫威啊。 
      计划破产了,怎么办? 
      据说,舒教授是本校四大名捕之一,去年曾经有十来个本系的好汉倒在他的枪口下,前些年的就更不
    消说了,反正是不计其数。                  
      接下来大家准备政治考试,都是抱定了必死的信念。有几个平时被老头盯住的人被打了平时分不及
    格,每每提及政治就长吁短叹,而且几天不刮胡子,头发乱蓬蓬,好象害了相思病一般。大家都没心思去
    窃听了,每天晚上都是熬夜到1点多才摸黑回到宿舍。                   
      政治考试是期末考的第一门,离考试还有两天的时候,事情出现转机了。 
      这天下午,郭教授忽然出现在我们教室的讲台上,她把门关上,看看四周。开始给我们讲政治考试的
    重点,题目是她和舒教授一起出的。她有些慌张的说了半个小时,离开了。她嘱咐我们要把划的重点相互
    转告。她为什么要来告诉我们呢?大概是对那天把我们赶出教室怀有内疚? 
      而且郭教授说了,根本就没有什么选择题不选的事。该死的变态老头! 
      真是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啊,有了郭教授的指点,就不怕过不了关了,狂背一天吧!       
      ……结果,我们班政治考试仅有一人不及格,比五系的考得都好。后来老舒说,这个班是他教过的最好
    的班之一。 
      考完试,老六把他的小箱子要了回来。当然得要回来。窃听器也由他保管,留着下学期继续用。 
                      
      所谓光阴似箭真是一点不假,因为一转眼就要说到重点了,火车上正是我等着感情爆发的地方。 
      拿到车票,一转眼就要上火车回家了。我一直在想她那几张火车票是给谁订的,但又不敢问,关我什
    么事啊,可不要现了原形。 
      我走的时候,老四帮我拿着包,我拎着一袋子吃的东西。我们在女生楼下等她下来。最近老四的话好
    象少多了……我忽然想到。 
      “你这几天怎么了?” 
      “没什么啊。”他没有说实话,但他两年后终于向大家坦白了:他就是那个追求校花的莽撞汉子(具体
    情节将下部有详细叙述)。                 
      看到她和她的伙伴,我心头的一块石头落地了,哈。她和两个女生下楼来了,其中一个还比较漂亮,
    原来如此啊。 
      老四拍拍我的肩膀,“这下你小子爽了!” 
      我们打了车,往火车站进发。不用说,车费是我来开。 
      在车上我知道了,那个比较漂亮的是她高中同学,在这儿转车回家;另一个是她同学的大学同学。 
      上了火车之后,对号入座,我和她两张票恰好是在二人座,那两位刚好转到侧后方的三人座了。好!
    我心里暗暗高兴。 
      但我高兴得太早了,那两位女士居然用笑脸打动了坐我面前的两个男人,把座位换到我和她的面前
    了。!?@#¥¥%……tnnd,唉……                   
      其实和女生一起坐火车是件很惬意的事,她们带了各种零食,巧克力啦果冻啦,还有他们自己煮的鸡
    蛋!多得吃不完,到下火车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带的吃食几乎一点没动。 
      她们提出四个人正好打牌,我一向不会打牌,只会玩windows的翻牌的游戏和红心大战,她们三个教
    了我一下午玩升级,可我一直都不能让她们满意,我的对家也没有什么办法,最后只好作罢。不过我也有
    绝招,我高中的时候学过手上的玩牌技术(好象是看了什么电视剧后学的)和扑克牌的小魔术,大一时候
    还学过几种扑克算命的方法,虽然老掉牙,用这个逗她们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我来了几次,她们一直猜不透我到底手上耍了什么技巧,可以看到她们手里的牌,我在女生的惊奇中
    找到了心理的满足。 
      我给每个人都算了几次命,直到她们满意为止;只算爱情,比如了,她们默想四个人,用四张牌来代
    表,而我不知道牌代表谁,用牌来算四个人当中她最喜欢谁,谁最喜欢她,和谁配对最幸福,直到最后会
    嫁给谁之类的问题。给她算的时候,她如何也找不足四个人,说随便找个人来凑数吧,看那目光我怀疑她
    找的是我;她的第一个问题是,四个人中她的初恋情人是谁,我算对了,她和她的同学都看着我,似乎我
    真有魔力;第二个问题是,她现在的恋人是谁,当然,我也算对了,前面几项我都算对了,连我自己都开
    始吃惊了;后来的问题开始不让他满意了,总是得到让她想不到的结果,比如最爱她和她最爱的不是她现
    在的恋人,最后她嫁的人是一个草花K,似乎让她不能接受。 
      看来女孩子对这些都很关心自己未来的老公,这热情让人吃惊。算命从晚上8点一直算到1点。给她算
    命结束的时候,对面两位女士已经睡着了。算完她也爬在小桌子上睡了,我可不愿意爬着睡,这样睡醒来
    的时候肯定会有一肚子的空气,打嗝不止。空调开太足,我只穿了件短袖,觉得有点冷,我也不太困,拿
    起一张报纸,头斜靠着窗户看。                   
      也许是光线不太好,我靠着窗户居然睡着了。                   
      我醒来的时侯是列车一次临时停车,她的头正靠着我的肩膀,睡得很香,那两位也没有醒。这个姿势
    让我觉得很难受,两个人象书架里的书一样斜靠在着,我的腰板僵直。我很担心这时候我动一动她会醒
    来,这样一定会很尴尬。我觉得还是挺着腰闭上眼睛装睡为妙。 
      火车再次开动,车厢晃了一下,她似乎有点清醒,不,没有,她都没睁开眼睛,又爬到桌上睡了。 
      这时候我发现刚才看的报纸掉地上了。 
      现在比刚才更冷了,她穿得也不多,说不定会感冒,……我把窗帘取下来,盖在她身上,她没有醒。但
    愿她醒了看见自己披着窗帘不会扁我,也希望她不会感冒。 
      我还是觉得斜靠着窗户睡觉最舒服,虽然有时候会撞一下头,但也不会有多疼。 
      ……我也随着列车咣当的节奏慢慢睡着了。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脸上痒痒的,我发现我下巴旁边是黑黑的头发,……她整个斜靠着我睡着了,老
    天!一定是她爬在桌上睡的时候火车左右摇晃,再来几下加速刹车,把她晃到现在这个最稳当的地方了。 
      我现在可是动也没法动了。现在最希望的是,她们都不要醒,不,她最好还是醒醒,但那两个千万不
    要醒。 
      我的右手也不能一直举着啊,只好轻轻的搭在她的背上。 
      她的头发蹭着我的脸,一些还被我沾到了我的嘴唇上。她的头发有淡淡的清香,很好闻。我看着窗外
    黑黑的一片,想起了那天晚上的那幅画:微微的星光中,她靠着树,长发和裙子都随风飘动,从侧面可以
    看到她亮晶晶的睫毛。 
      现在她睡着了,而且是靠在我怀里睡着了。 
      怎么办,我原来一直以为这样让人会感到愉悦,但我还感到了紧张。如果对面两个女士看见我这么搂
    着她,会怎么想呢? 
      但说实话,我心里希望现在大家都不要醒来。其实我喜欢现在这样,头靠着车窗,看窗外后奔驰的黑
    夜。
      火车开始减速,或许要过某个小站了。对面的一位女士,头扭动了一下,醒了!?是她的同学的同
    学,那个女生朦胧睡眼睁开一条逢,眼珠滴溜溜的转……她一定什么都看见了!(待续)【舒云亭】    
               
    

     

    标签    

       匿名(54.81.150.*)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留言    

     
    我要留言:
    用户名:匿名(54.81.150.*)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相关文章:  (写作社区)

  • 有偿新闻的本质是贿赂  2002-9-29 
  • 生日礼物  2002-9-23 
  • 想起范文正"荒政"  2002-9-20 
  • 感受独特之美  2002-9-6 
  • 导游木阳春  2002-8-27 
  • 永远的鹰  2002-8-21 
  • 书生作派  2002-8-21 
  • 邻家有女  2002-8-14 
  • 情殇  2002-8-14 
  • 寻找北戴河  2002-8-7 

  • 最新推荐:

  • 天下一轮春秋月.水泊梁山的英雄世界  2018-3-5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人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亮相  2017-2-2 
  • 中国《水浒传》研究史上的一次盛会  2016-12-2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邀请函  2016-10-8 
  • 中国水浒博物馆征集水浒书画作品  2015-11-10 



  • 智慧城检索
    Google
    Web zhc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