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智慧城 | 添加到收藏夹 | 房产专版
加盟标新网友情联接平台
我的智慧城
  • 免费注册
  • 注销

  • 今日排行榜
  • 总排行榜
  • 标签排行榜
  • 留言排行榜

  • 标签云
  • 智慧城地图
    .智慧大师
    .日记坊
    .信息培训
    .水浒杂志
    .散文随笔苑
    .智慧岛
    .写作社区
    .调研报告厅
    .创新工场
    .精品书屋
    .智慧城动态
    .耐庵亭
    .水浒街
    .广告墙
    .商家别墅
    .公关锦囊
    .文化人报
    .女儿巷
    .学生作文林
    .时尚娱乐宫
    .艺术藏馆
    .盐文化公园
    .神州屐痕
    .新闻广场
    .湖海诗潮
    .长三角物流
    .经济区
    .办事路线图
    房地产信息
    盐城 (1)
    关于智慧城
    .关于智慧城
    .建议及联系
    .Email: jsycjfm@163.com

    首页 | 写作社区 | 最爱的人

    最爱的人

     

    
          最  爱  的  人
               舒云亭
    
    
     <一>星期一 
                      
      李坤那天早上像往常一样上班去了,早点已整齐的摆在餐桌上。张卫朝还未起床,他刚刚出差归来,
    还十分疲惫。李坤在走前的最后一眼里,张卫朝仍旧熟睡的像个婴儿。 
      想到婴儿李坤便莫名的想要笑,因为她怀孕了,这消息还没来得及告诉丈夫。一想到婴儿可爱的笑
    容,以及娇嫩的小手小脚,李坤心中就充满爱意。但李坤决定先不告诉丈夫,等到晚上再给他一个惊喜。 
      李坤自幼父母双亡,童年是在姑父家度过的。姑父性格温和,对李坤与自己的子女一视同仁,但李坤
    却始终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所以当她长大成人后,就立即把自己嫁了出去。结婚后李坤异常的珍惜她的
    家庭,全身心的爱着她的丈夫。世上的一切都排到第二位,甚至包括她自己。在李坤心中,没什么人能与
    自己的爱人相提并论。 
      九点二十分时,正在办公的李坤接到一个电话,是医院打来的,说有个叫张卫朝的人被车撞死了,叫
    她去认尸。李坤一下子愣住了,过了好半天才缓过来神来,她对着话筒大声的说:“你是谁?为什么开这种
    玩笑?”然后就挂了电话,呆呆的坐着不动。同事问出了什么事,李坤说没什么,有人恶做剧。过了一会
    儿,又有电话打来,同事问找李坤有什么事,电话那头的人沉痛的说张卫朝因车祸亡故,还让李坤去医院
    认尸。李坤的同事觉得这可能不是玩笑,也许张卫朝真的出事了。但当他们劝李坤时,李坤却生气了,她
    叱问同事们居心何在,为什么要诅咒她的丈夫。于是,同事们不再劝她,办公室里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
    那种异样的氛围。 
      十点十分时,目光发呆的李坤接到邻居张大妈打来的电话,竟也说张卫朝出事了,叫李坤快去医院看
    看。李坤大声的责问张大妈为什么也像其他人一样诅咒她丈夫,她说:“你不是常说卫朝是你干儿子吗?你
    为什么要开这种玩笑?你做的太过分啦!” 
      李坤几乎是把电话摔在办公桌上,玻璃板都砸碎了。她静静的拿开杂物,把碎玻璃收拾干净,还去洗
    了手,然后回到办公室呆坐。同事们都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李坤,可是李坤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她只是依旧
    怔怔的坐在那里。 
      十点四十分,办公室墙上的那面钟滴答滴答的响个不停,那种寂静仿佛渗透了李坤的思维,在她的脑
    海里滴答滴答的回响,让她坐立不安。李坤觉得同事们的窃窃私语,似乎都与她有关。正在这时,办公室
    赵主任拿着一份通知走到李坤面前,李坤突然间感到胸口发闷,喘不上气来,心底莫明其妙的恐惧。李坤
    不等赵主任说话就站起来奔出了办公室,嘴里自言自语着:“他不会出事的,他不会出事的……” 
      十一点十五分,李坤回到家,一切依旧,只是张卫朝不在。阳光下,床上的毛毯还未叠好,窗也没
    开,空气里残留着张卫朝的气味。李坤坐下来,轻轻的抚摸张卫朝睡过的枕头,双手插进松散的毛毯,那
    里似乎还有暖暖的体温。李坤长长的舒了口气,心想张卫朝一定是刚刚起床,不然毛毯早该凉透了。 
      李坤在床上躺了会,觉得该准备午饭了,说不定张卫朝再过一会就要回来了。于是起床,整理好床
    铺,打开窗,让柔柔的清风吹进屋子。餐桌上的早点已被张卫朝吃了,碗筷都堆在厨房。李坤这一回没有
    任何埋怨,反而有种幸福的感觉。她很快洗涤净碗筷,还准备了丰盛的午餐。李坤总有种感觉,张卫朝随
    时都可能开门,然后微笑着说:“我回来了。” 
      时间如同停滞了,那么多的阳光渐渐隐向西方,天空透明似的蓝也变得灰暗了。张卫朝却没有回来。 
                      
                      
      <二>星期二 
                      
      李坤哭了一个晚上,她猜测张卫朝一定是去找于媛丽了。 
      于媛丽曾是张卫朝的初恋情人,后来分手了,但两人仍保持着联系,而且大家都在同一个城市里,谁
    也无法保证不会发生什么事情。李坤还记得结婚那天的情景,于媛丽穿着艳丽的旗袍出现在酒店里,她说
    这件旗袍是为张卫朝而穿的。李坤那天哭的脸上的妆都花了,样子让人怜爱。张卫朝当着所有人的面对李
    坤说:“我爱你,我愿意今生今世与你永不分离!” 
      李坤心里说:可是这次,卫朝出差刚回来就夜不归宿,不是到那个妖精那里了还能去哪? 
      “这一次,我不原谅你!” 
      李坤低低的声音有些嘶哑。 
      天亮了,明媚的阳光照在泪痕未干的李坤的脸上,让人有种紧绷绷的痒感。李坤蜷缩在床上,故意把
    床单弄乱,赌气似的把自己的头发也弄的一团糟。可是,这一切都没人看到。 
      十点三十七分,李坤赤着脚丫下了床,到客厅,餐桌上昨天中午做的饭菜仍静静的摆在那,只是样子
    都有些不堪了,像此刻李坤憔悴的面容。落地钟滴答滴答的响着,那么的悠闲。李坤在餐桌旁坐下,没有
    胃口,却强迫自己吃饭,因为肚子里怀着一个婴儿。孩子是没有错的,虽然他还未出生。 
      中午十二点整,李坤蜷缩在沙发里,她感觉冷,非常的冷,血液仿佛就要冻住了。这种感觉就仿佛被
    一大块冰裹在了中央,又似乎赤裸着身子站在冰天雪地里。李坤披着外套,盖着毛毯,可是依旧无法感到
    温暖。李坤悲伤的想:我就要死了,再也见不到卫朝了。 
      一种深深的无助困扰着李坤,让她无法思考。 
      寂静了很久的楼道里终于有了脚步声,从一楼一步一步走向七楼,李坤都听的非常清楚。也许是张卫
    朝回来了。李坤这样想,更加觉得头痛欲裂,心中的委屈难以忍受,泪水开始流淌。她挣扎着起来,手中
    还拽着拖到地上的毛毯,摇摇摆摆的走向外门,路过客厅时还带倒了一张椅子,发出很响的声音。就在这
    时,有人敲门,那么的响,甚至是惊心的。 
      李坤打开门,有一张陌生的面孔出现,那个人在不停的说话,过了好半天李坤才想起来,这个人是自
    己的邻居,张大妈。张大妈哭着说:“孩子哪,你在家里呀,我还到处的找,怕你出什么事。现在卫朝不在
    了,你可要坚强些啊!” 
      “不!你胡说八道!卫朝他没事,再过一会,再过一会就回家了!” 
      李坤自己都奇怪,自己哪来的这么大的力量,一把将张大妈推出门外,而且将门关的那么响,仿佛快
    要把门框都撞断了。 
      张大妈在门外拍门,可是李坤却不再理睬,她扶起椅子,感觉头痛有些轻了,于是回房收拾好床,还
    像往常那样打开窗,并向空气里喷了些香水。是桔子香水,淡淡雅致的气味飘渺在两面墙壁之间。 
      门外敲门的声音更响了,似乎多了些人,他们吵吵闹闹,让李坤烦躁。 
      “你们都走!不许敲我家的门!” 
      李坤隔着门大声的喊,门外的声音刹那间停了,过了好一会才又有窃窃低语的声音。李坤扶着沉沉的
    头想:他们和单位那些人一样,讨厌!此刻的李坤忘了现实里的一切,她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想在家里等
    张卫朝回来,告诉她医院搞错了,卫朝也没去找于媛丽,这一切都只是场误会。 
      十六点零八分,李坤仍在屋子里不停的走来走去。她想也许这会张卫朝就在门外,可能于媛丽也在,
    但是自己该不该原谅他们呢?片警小王在门外让李坤先开门,其他事情都好说。李坤停下来,想了想,大
    声回答:“我没穿衣服,你们谁也不许进来!” 
      二十点五十九分,房门还是被片警小王撞开了。 
      李坤冷冷的盯着他,以及陆续涌进来的其他人,冷冰冰的说:“你们得赔我家的门!”张大妈哭肿了双
    眼,她说她知道李坤心里难过,但这样不行,肚子里的孩子会出事的。仿佛是六楼的周大爷在说,哭出来
    吧,哭出来会好受些的。 
      “可是我为什么要哭呢?” 
      李坤极度厌烦的想。 
      但不管李坤想什么都没用了,那么多的人一拥而上,把她架起来抬下楼,送上了救护车。此刻的李坤
    十分愤怒,她四面张望,却没有发现张卫朝。李坤想:“我决不原谅你!这种时候竟然躲了起来,和那个妖
    精!” 
      救护车奔驰在公路上,夜色深沉。 
                      
                      
      <三>星期三 
                      
      昨晚闹了一夜,直到天将要亮时李坤才终于睡着了。张大妈守在床边,慢慢的也睡着了。 
      一整天李坤都没醒,医生做了检查,母子平安。但她的精神已经崩溃,再也受不了一丁点的刺激。也
    许现在的这个样子对她更好些。医护人员换好几班,每一个人都十分仔细的照料着李坤,怕她再受到任何
    伤害。 
      李坤做一个梦,在梦里她的孩子出世了,小小的婴儿有粉红的小手,眼睛都还没睁开却有呢喃动听叫
    声,那么的可爱。张卫朝抱着孩子坐在床边,对她说:“咱们的孩子像你,就叫张乾吧!” 
      李坤猛然睁开了眼睛,刚才梦中张卫朝的话还在耳边,她伸手摸向腹部,平坦如故。原来是场梦。 
      此刻是夜里,不知道是几点。床边坐着一个陌生的年轻女人,李坤有些茫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自
    己为什么会在医院里。于是她悄悄的下床,穿上鞋子,平静的走出了医院,没有惊动任何人。 
      不知为何,李坤总有路莫名的感觉,似乎有一个人跟在自己身后,有轻轻的叹息,还有淡淡熟悉的气
    味。李坤停下脚步,拼命的吸入空气中那些飘渺的气味,仔细分辨着,是焦糊的香烟味和桔子香水味的混
    合气味,这一定是张卫朝。李坤含着泪花猛然转身,空空的街道只有路灯闪烁。 
      月亮已在西方,是下半夜了。 
                      
                      
      <四>星期四 
                      
      坐在客厅里的李坤开始回想起一些事情,关于自己的丈夫。 
      房门被撞坏了,只是虚掩着。有人收拾过屋子,床铺整齐,地面干净。而且,在橱柜上摆着张卫朝的
    黑白照片,镶嵌在黑边的镜框里,肃穆寂寥。有一些文件放在写字台上,李坤都看过了,是张卫朝的死亡
    证明。 
      李坤万分绝望的坐在沙发里,她开始相信自己的丈夫真的已经不在了,而且跟于媛丽没有任何关系,
    这让她万念俱灰。李坤甚至想就让丈夫与于媛丽有些关系吧,那样的话他还会回到这个家。可是现实却总
    不如人愿,世上再没有任何人能让她有生存下去的勇气了,李坤机械的走向药箱,翻出一瓶安定,全部倒
    在手中,一把一把塞进嘴里,没有水送,噎在咽喉中,让她痛苦的咳嗽。 
      天就要亮了,李坤晕沉沉的想到,就要见到张卫朝了,永远不再分离。 
      沙发的方向有一个朦胧的人影,他静静的坐着不动,又似乎在盯着李坤看,这种感觉竟似曾相识。李
    坤的眼睛已有些睁不开,她努力站起来走向沙发,地忽然感觉到寒冷,就仿佛正走向冬天。可是那种让她
    心醉的气味也越来越浓了。一定是卫朝回来了,李坤这样想着,在空荡荡的屋子里走来走去,可是却不见
    张卫朝的人影,李坤终于失去精神支柱般瘫倒在地。突然问有婴儿的哭泣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一下子惊
    醒了李坤。她想起来,自己还有孩子,是自己心爱的丈夫的唯一血脉,孩子是没有过错的,孩子是无辜
    的。她努力站了起来,到卫生间,将中指探进咽喉搅动,拼命的呕吐,直到再也吐不出任何东西。于是整
    个人虚脱的倒在卫生间里。 
      待到李坤再醒来时,她看到了张卫朝心痛至极的脸,他说:“你不能这样,要好好的活下去,我会永远
    都在你身边的!”李坤猛然扑起抱住了张卫朝,放声大哭,一切的委屈和梦境般不真实的回忆都在脑海中翻
    涌,李坤有那么多的话要对张卫朝说,可是却一句也说不出来,只是哭泣,再哭泣。然而,阳光里的李坤
    却发觉怀里的张卫朝突然消失了,仿佛从未存在过。 
      这里是医院,空气里充满淡淡的悲伤。 
                      
                      
      <五>星期五 
                      
      李坤的情绪已平静,她还有些憔悴,但似乎不会再自杀了。 
      张卫朝的父母从另一座城市赶了来,他们到医院去看望李坤,两位老人家正不知该怎样安慰儿媳,李
    坤却突然指着窗的方向说:“爸妈,你们看,卫朝就在那,他说他永远都不会再与我分开了。”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六> 
                      
      所有人都认为李坤疯了,只是在李坤的孩子出世的那个傍晚,有人看见产房外有一个酷似张卫朝的男
    人焦急的走来走去,但一晃却又不见了人影…… 

     

    标签    

       匿名(54.81.254.*)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留言    

     
    我要留言:
    用户名:匿名(54.81.254.*)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相关文章:  (写作社区)

  • 流花浮影  2002-10-8 
  • 有偿新闻的本质是贿赂  2002-9-29 
  • 生日礼物  2002-9-23 
  • 想起范文正"荒政"  2002-9-20 
  • 感受独特之美  2002-9-6 
  • 导游木阳春  2002-8-27 
  • 永远的鹰  2002-8-21 
  • 书生作派  2002-8-21 
  • 邻家有女  2002-8-14 
  • 情殇  2002-8-14 

  • 最新推荐:

  • 天下一轮春秋月.水泊梁山的英雄世界  2018-3-5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人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亮相  2017-2-2 
  • 中国《水浒传》研究史上的一次盛会  2016-12-2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邀请函  2016-10-8 
  • 中国水浒博物馆征集水浒书画作品  2015-11-10 



  • 智慧城检索
    Google
    Web zhc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