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智慧城 | 添加到收藏夹 | 房产专版
加盟标新网友情联接平台
我的智慧城
  • 免费注册
  • 注销

  • 今日排行榜
  • 总排行榜
  • 标签排行榜
  • 留言排行榜

  • 标签云
  • 智慧城地图
    .智慧大师
    .日记坊
    .信息培训
    .水浒杂志
    .散文随笔苑
    .智慧岛
    .写作社区
    .调研报告厅
    .创新工场
    .精品书屋
    .智慧城动态
    .耐庵亭
    .水浒街
    .广告墙
    .商家别墅
    .公关锦囊
    .文化人报
    .女儿巷
    .学生作文林
    .时尚娱乐宫
    .艺术藏馆
    .盐文化公园
    .神州屐痕
    .新闻广场
    .湖海诗潮
    .长三角物流
    .经济区
    .办事路线图
    房地产信息
    盐城 (1)
    关于智慧城
    .关于智慧城
    .建议及联系
    .Email: jsycjfm@163.com

    首页 | 调研报告厅 | 小说家言该休矣!

    小说家言该休矣!

     

                        小说家言该休矣!
                             ——还读者以真实的柳永
                               柳哲
    
                     安徽岳西《河东柳氏宗谱》
    
    《华夏时报》(2006年5月10日)副刊发表了记者王青笠所写的《柳永:风流才子,却受尽名流歧视》的
    专版文章,作为柳氏后人的笔者读后很不是滋味。一般人对柳永的认识只停留在宋人笔记和小说家冯梦龙
    著的《喻世明言》第十二卷,“众名姬春风吊柳七”这篇小说的印象。记者王青笠所写文章沿袭小说家
    言,给予读者的柳永不是真实的柳永,而是被小说化艺术化的柳永,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而“非副刊·
    大家”专版在《告本版读者》中所写:“我们想展现给读者看的,……基本是真事,绝对是趣事”,而该
    文是丑化了柳永,哪里谈得上是“基本真事”呢!如“柳永年轻时就不务正业,在京城的花花世界声色犬
    马,出入歌楼妓馆,和乐工妓女打成一片。”“这个传闻风流无比,令人向往,但古板的学者总爱弄个究
    竟,最后考据出来,柳永是由某个官员收葬的”、“但满世界的人,谁也不敢重用他,一辈子柳永都是个
    基层干部”、“柳永走后门的企图未遂”、“柳永一想,既然皇帝眼里都有咱这么一号,干脆直接走走一
    把手的门路,弄个官干干”等等,与历史事实有重大出入,都是记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量”。如此不
    顾历史事实的报道,以讹传讹,势必严重影响了柳永及其柳氏族人的声誉,也是对� 酚牍愦蠖琳叩牟
    桓涸鹑巍N耍收吒萦泄厥妨闲闯纱宋模M蟊ǚ⒈恚哉犹�柳氏宗谱中有关柳永的记载
    据安徽岳西《河东柳氏宗谱》记载:“公讳永,字三变,宋仁宗景佑年进士,官至屯田员外郎,世号屯田
    先生。尝作词辑之名曰《柳氏乐章集》,见者嘉之,诗曰:
    斯文奕世仰公传,天赐繇裔启后贤。
    梓里邑中沾化育,万家黎庶庆重天。
    章章乐府称佳句,集集新诗荫海边。
    当时手泽今还在,六合弥闻动地欢。”
    
    据笔者在国家图书馆发现的《京江柳氏宗谱》记载:“仁宗时,耆卿(柳永)亦饶有文誉,而于音律尤
    精,东坡每见其词自谓不及。(笔者按:岂能说受尽当时名流歧视呢!)特不拘小节,未获大用,卒葬丹
    徒土山,详于县志,而同时有柳涗者(笔者注:柳涗即柳永之子,字温之,宋仁宗庆历六年贾黯榜进士,
    曾官著作郎及陕西司理参军。更是说明了镇江柳氏为柳永之后),
    世居丹徒,登宋庆历六年进士,历仕俱有惠政,哀耆卿之后,而收恤之,此丹徒柳姓之始见于者也。及南
    渡高宗绍兴十八年,柳仲永复登进士,载于郡志,非其苗裔耶!”
    镇江8世孙柳蓉作《重修宗谱例言》中写到:“盖自宋耆卿公始居润,厥后高宗南渡,兵火相仍,前此谱
    牒,荡焉无存。”
    《楷人柳公暨元配封宜人张太君合葬墓志铭》写到:“按状柳为河东右姓,其先以和圣食邑柳下,因以为
    氏。自六朝至唐宋,代有传人,庆历间耆卿先生侨寓于润,殁葬丹徒之土山,载在郡志,是为吾郡柳氏始
    祖。”
    《京江柳氏宗谱》卷四世系表一世祖柳鲲的介绍中写到:“宋工部屯田员外郎耆卿公迁润,其后世居之。
    世系中断,前代无考。京岘山祖茔,公与月溪公居其末二冢,其上尚有五冢,生卒名字俱缺。”
    从以上《京江柳氏宗谱》记载可知,今江苏镇江等地柳氏为柳永之后,包括著名学者柳诒征、联想集团创
    始人柳传志等皆为其后裔。而且还可知他逝世后确实葬在镇江的土山。
    柳永的家世
    据王禹偁在《建溪处士赠大理评事柳府君墓碣铭并序》中写到:“公讳崇,字子高,五代祖奥从季父冕廉
    问闽川,因奏署福州司马,改建州长史,遂家焉”柳崇为柳永祖父,柳崇乃柳冕6世从孙,可知唐代著名
    文学家柳冕应是柳永的八世从祖。
    另笔者读到学者朵朵在《花台弟子柳永纪事》对柳永家世的考证就比较严谨可靠,特转录如下:
    在《福建通志》、《福建建宁府志》和《福建崇安县志》诸书中,都有柳永的家世和柳永事迹的记载,但
    诸书详略不一,事实也有出入。今参合诸书,叙述他的家世梗概:柳永是福建崇安县五夫里人(朱彝尊
    《词综》卷五误作乐安人)。他的先世由河东移来,住在崇安五夫里的金鹅峰下,从此就为五夫里人了。
    他的祖父名崇,字子高,十岁丧父,母丁氏亲自抚养他、教育他,后来长成,以儒学著名。当王延政据福
    建时,闻他的名,召补沙县丞,他以母老辞谢,终身不仕。南唐灭福建王氏,子柳宜、柳宣都入仕南唐;
    他们迎崇到建康,但崇自己却不愿推恩受封。宋灭南唐,柳宜、柳宣入宋,服官山东。宋太宗太平兴国五
    年,柳崇渡江到济州去看柳宜、宣二子。到了柳宣的济州官舍,忽患重病,遗嘱说:“吾读圣人书,朝闻
    道夕死可矣,毋得以浮屠法灰吾之身。”后来死了,柳宜奏请守孝三年,朝议不许(“八闽旧志”误以为
    柳宏事,柳宏这时还未登第)。当时人对柳宜守孝这件事,都很称赞。
    柳崇有子六人——宜、宣、寘、宏、寀、察都有官职:
    柳宜:仕南唐,官监察御史(郑文宝《江表志》卷下,载柳宣官监察御史),入宋为沂州费县令。后登宋
    太宗雍熙二年梁灏榜进士,官至工部侍郎。
    柳宣:仕南唐,官大理评事。入宋以校书郎为济州团练推官,后为大理司直、天太军节度判官。
    柳寘:字朝隐,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蔡齐榜进士。
    柳宏:字巨卿,宋真宗咸平元年孙仅榜进士,知江州德化县。天圣年中,累迁都官员外郎,终光禄寺卿。
    柳寀:官礼部侍郎。
    柳察:年十七,举应贤良,待诏金马门。仕至水部员外郎。
    柳永的父亲柳宜是柳崇的长子。柳永弟兄三人,柳永最幼。他和哥哥柳三复、柳三接都知名,当时号称
    “柳氏三绝”。
    柳三复:宋真宗天禧二年王整榜进士。
    柳三接:字晋卿,宋仁宗景祐元年张唐卿榜进士,与柳永同榜登第。官至都官员外郎。
    柳永有子名涚,字温之,宋仁宗庆历六年贾黯榜进士,曾官著作郎及陕西司理参军。又柳永有侄名淇,字
    润之,柳三接之子,宋仁宗皇祐五年郑獬榜进士,官至太常博士。相传柳淇工书,李泰伯的袁州学记就是
    他手写的。
    
                            柳永的墓葬
    文康葛胜仲《丹阳集·陈朝请墓志》云:“王安礼守润欲葬之,藁殡久无归者。朝请市高燥地,亲为处葬
    具,三变始就窀穸。近岁水军统制羊滋命军兵凿土,得柳墓志铭并一玉篦。及搜访摩本,铭乃其侄所作,
    [高熙曾先生以为此人当系柳淇。《崇安县志》载柳淇为柳永之侄,且为书法家(见《皇宋书录》),则
    此墓铭当出柳淇之手。]篆额曰:“宋故郎中柳公墓志”,铭文皆磨灭,止百余字可读云:“叔父讳永,博
    学,善属文,尤精于音律。为泗州判官,改著作郎。既至阙下,召见仁庙,宠进于庭,授西京灵台令,为
    太常博士。”又云:“归殡不复有日矣,叔父之卒,殆二十余年云。”
    按叶梦得曾在丹徒做过官,葛胜仲也是丹阳人,他们都说王安礼守润州(即镇江)时葬柳永,这是比较可
    信的,可惜王安礼原集及葛胜仲原集都已失传,不能考见营葬柳永的事:今大典本的王安礼《王魏公集》
    及大典本的葛胜仲《丹阳集》又都没有提到葬柳永的事,竟使我们找不出更多的材料证实营葬柳永的详细
    经过。
    另外乔长富先生所写《柳永墓葬何处》一文,发表于2006年2月6日《镇江日报》上,对于柳永的墓葬作了
    详实的考证,对于在江苏镇江重修柳永墓或其它纪念设施的依据。特抄录全文如下:
    柳永(约980-1053年)是宋代大词人。他生前词名显著,但仕途坎坷。去世之后,对于他的葬地,有五
    六种说法。最后,经过词学专家考证,断定柳永是葬在润州(今镇江)北固山下。这一结论为大多数学者
    所信从。
    北宋末年和南宋初年的叶梦得在《避暑录话》中明确说柳永“死,旅殡润州僧寺”;明代正德《丹徒县
    志》有“屯田郎柳永墓在(丹徒)土山下”,万历《镇江府志》不但有同样记载,而且记载了在土山下发
    现的柳永墓志铭残碑的部分内容。问题在于,柳永墓是“在土山下”,“土山”就是北固山吗?
    事实上,“土山”并不是北固山。元代镇江籍学者俞希鲁所撰《至顺镇江志》卷七说:“土山,在县西江
    口,俗呼竖土山(唐刘禹锡诗:‘土山京口峻’)。旧与蒜山相属,今改名银山。”而北固山,东晋以来
    就很出名,人们并没有称它为“土山”的。可见,柳永墓所在的“土山”,就是“银山”(今天镇江五十
    三坡下仍有叫银山门的地方),就是云台山北面的那一部分,并不是北固山。
    清代镇江籍词人赵彦俞有一首凭吊柳永墓的《琵琶引》词,上段开头就说:“芳草西津,那堪问,故里清
    明时节。”中间又有“春去也,荒坟一掬”等语;下段更有“惟有土山深处,记王郎碑碣”(指柳永墓残
    碑)等语。从中可以看出,柳永墓所在的“土山”,是紧靠“西津”(即西津渡)。这首词,既是柳永墓
    “在土山下”的旁证,更是“土山”就是“银山”的明证。根据上述情况,可以认为,柳永墓是在紧靠西
    津渡的“银山”下,而说柳永墓在北固山下就值得怀疑了。前两年,在讨论北固山景区规划时,有人曾提
    议在北固山重建柳永墓。现在看来,这是不妥当的。但是,既然柳永墓是紧靠西津渡,那么如果能在西津
    渡一带重建柳永墓,就不但对于纪念柳永这位大词人,而且更对于挖掘和丰富西津古渡一带的文化内涵,
    都具有重要意义,可谓一举数得。
    
                        柳永是体察民情的名宦
    
    祝穆《方舆胜览》卷七,也记“名宦柳耆卿,尝监定海晓峰盐场,有题咏。”但他所谓题咏,并没有记下
    来。所幸元冯福京《大德昌国州图志》卷六,既载名宦柳永曾监晓峰盐场,并把柳永所作的一首《鬻海
    歌》也全记下来:
     鬻海之民何所营?妇无蚕织夫无耕。衣食之原太寥落,牢盆鬻就汝轮征。年年春夏潮盈浦,潮退刮泥成岛
    屿。风干日曝盐味加,如灌潮波溜成。浓盐淡未得闲,采樵深入无穷山。豹踪虎迹不敢避,朝阳出去夕
    阳还。船载肩擎未皇歇,投入巨灶炎炎。晨烧暮烁堆集高,才得波涛变成雪。自从潴至飞霜,无非假贷充
    侯粮。秤入官中得微直,一缗往往十缗偿。周而复始无休息,官租未了私租逼,驱妻逐子课工程,虽作人
    形俱菜色。鬻海之民何苦辛!安得母富子不贫?本朝一物不失所,愿广皇仁到海滨。甲兵净洗征轮辍,君有
    余财罢盐铁,太平相业何唯盐,化作夏商周时节。
    诗中具体地叙述了海滨劳动人民制盐的过程和他们辛苦艰难的实情,充分表现了人道主义精神。另外,诗
    中也揭露了当时地主、官僚和奸商对人民进行残酷的剥削,这确实是一篇很宝贵的文献,足以与白居易的
    《新乐府》媲美,《宋元方志》把他列入名宦一类不是偶然的。可惜宋人笔记中,既未提到柳永名宦的事
    迹,更没有记载他这一类富于人民性的诗歌。清朱绪曾《昌国典咏》卷五,极称这篇《鬻海歌》“洞悉民
    疾,实仁人之言”,并有诗说:“积雪飞霜韵事添,晓风残月画图兼。耆卿才调关民隐,莫认红腔昔昔
    盐”。也能认为他是名宦。(朵朵《花台弟子柳永纪事》)
    柳永的劝学文至今仍是劝学经典
    在《古文真宝》一书中,收入柳永《劝学文》一篇,可知柳永的为人与治学的态度。全文如下:
    “父母养其子而不教,是不爱其子也。虽教而不严,是亦不爱其子也。父母教而不学,是子不爱其身也。
    虽学而不勤,是亦不爱其身也。是故养子必教,教则必严;严则必勤,勤则必成。学,则庶人之子为公
    卿;不学,则公卿之子为庶人。”
    难怪柳永兄弟三人能够中进士成名宦,文播四方,名传千古,而其子柳涚和侄子柳淇亦能中进士,是很自
    然的事情了。如果如冯梦龙的小说家言,此柳永并非彼柳永也。柳永的家学家法其实就是河东柳氏的家
    法,镇江柳氏承继家学家法,在近现代能够出现柳诒征、柳传志这样的杰出的柳永后裔,也并不奇怪了。
    
    附录:柳永 风流才子,却受尽名流歧视
    
    
    http://www.chinatimes.cc 华夏时报·华夏网  2006-5-10
    
    一首词,惹了皇帝断送了仕途
    柳永年轻时就不务正业,在京城的花花世界声色犬马,出入歌楼伎馆,和乐工歌伎打成一片。柳永在音乐
    和文辞上是个天才,当时的乐工只要有了新曲子,一定要请柳永作词,才能成为四处传唱的流行单曲,柳
    永也就成了最知名的流行音乐人。
    今天的人一说起唐诗宋词就魂飞魄散,觉得高雅得不得了,其实在唐宋时候不过是供人哼唱的流行音乐,
    柳永的名声在当时也就相当于现在的罗大佑,说不上多阳春白雪,但够出名。连仁宗皇帝都喜欢K柳永的
    歌,每次皇宫举行国宴都要让乐工反复演唱柳永作品。现在大学毕业可以干IT、当律师、做营销、抡手术
    刀……条条大路通罗马,那时候念书的唯一出路就是当官。柳永一想,既然皇帝眼里都有咱这么一号,干
    脆直接走走一把手的门路,弄个官干干。
    碰到机会合适,主管天文的官员报告说老人星出现,被认为是大大的吉兆,仁宗心情不错,就让官员们填
    词助兴。一个太监就私下跟柳永打招呼,说机会来了,这不就是你老哥的长项么,赶紧拍马屁伺候。柳永
    不敢怠慢,使出吃奶的劲填了一首词交了卷,不料拍马屁拍在了马腿上。柳永的词有一句是“宸游凤辇何
    处”,正好是仁宗纪念他老子写的挽词里的话,仁宗看见了心里就一酸。再看到“太液波翻”,仁宗便火
    了:干吗不写“太液波澄”,这才听着喜庆啊。说完就把柳永的词扔地上了,柳永走后门的企图未遂。
    前门柳永也试着走过,不过出师不利,落于马下。柳永想着凭自己那么大才情,丢这个脸不应该啊,就写
    了一首词自我安慰,说什么“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什么“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总之意思
    是“老子不在乎”,足足的精神胜利了一把。柳永那时候虽然是一白丁,但绝对是文化名人,这首词照样
    又风行天下,仁宗看见了非常不爽,憋着劲准备收拾他。
    后来柳永终于多年媳妇熬成婆,进士考试及第,仁宗翻看录取名单的时候看见了他的名字,就一挥笔把他
    除名了:他不是不要浮名么,别在这现眼了,接着填词去吧。柳永虽然从此很阿Q的自吹“奉旨填词”,
    一副天下人不在眼里的轻狂,但心里也够别扭。不过这家伙够顽强,就这么连栽跟斗还屡败屡战,最后47
    岁的时候才混上了个进士。但满世界都知道他是招皇帝老子烦的人,谁也不敢重用他,一辈子柳永都是个
    基层干部。
    一首词,受尽当时名流的歧视
    话说回来,柳永虽然是流行之王,从文盲到文化人都熟唱他的词作,但主流文学界人士却始终觉得这小子
    不上道,就如同红学界把刘心武先生视为门外汉一个调调。
    柳永在官场上连年走背字,自己实在扛不住了,去找宰相晏殊求情。晏殊似笑非笑:你老弟喜欢填词吧?
    柳永回答:也就是跟老大你差不多。晏殊说:可咱不走商业化的路子啊。柳永一听就知道没戏了,柳永走
    的是当时的通俗路线,别说自命正宗的晏殊,就连不拘一格的苏轼,也觉得柳永不地道。
    另一著名词人秦观从绍兴到开封,苏轼先吹捧他说:你现在越来越红了,京城到处在传唱你的新词。秦观
    挺得意,嘴上却赶忙客气一通,没想到苏轼还有下文:可怎么分别这几年,你堕落到学起了柳永的风格。
    秦观连忙撇清:咱虽然不成器,也不至于跟那小子学。苏轼说,“消魂,当此际”不就是柳永的路数么,
    俗!据说,就因为这个,秦观一直非把这句给改了不可,但他的这首词已经天下传唱,改不过来了。这事
    明摆着,柳永虽然名声混出来了,在同行里却上不了台面。柳永本名叫柳三变,眼见自己这么众叛亲离,
    在圈里相当难熬,这才改名叫柳永,为的就是日子好过一点。俗归俗,苏轼也时不时想和柳永较较劲。苏
    轼在京城翰林院供职的时候,有一名门客非常擅长唱词,是当时的“国嘴”。苏轼就问他,自己的词和柳
    永的词谁的强。门客回答说:柳永的词适合十七八岁的女孩,拿红牙板打着拍子唱“杨柳岸,晓风残
    月”;您的词得关西大汉用铜琵琶、铁拍板,高唱“大江东去”。这话皮里阳秋、似赞非赞,苏轼一笑了
    之。
    一首词,引来金兵百万下江南
    尽管遭到圈内人士的强烈鄙弃,但柳永在广大群众中呼声极高,连那时的国际友邦人士都给予高度肯定。
    孙何是柳永从前的哥们,后来孙何阔了,在杭州花天酒地。混迹江湖的柳永想上门找老兄弟,估计样子太
    过寒酸,门口的保安压根不给他通报。柳永愁眉苦脸地想了个苦办法,他写了一首词,求杭州歌伎的头牌
    花旦在孙何请客的时候唱。孙何一听,就知道柳永到了,这才把柳永请去一起厮混。
    柳永用来当敲门砖的这首词,就是鼓吹杭州的名篇《望海潮》。一百多年后,金国皇帝完颜亮听乐工唱了
    这首词,对杭州的旖旎风光垂涎得不行,在派驻南宋的外交代表团中特意安插了画家高手,在杭州画了一
    幅西湖山水图带了回来。完颜亮把画裱成屏风,并且加上自己全副武装的肖像,对南宋的狼子野心路人皆
    知,柳永的《望海潮》就是催化剂。
    不过赵构这小子走了狗屎运,把身边的名将杀的杀赶的赶之后,居然还有一介书生虞允文会带兵打仗,在
    长江边上的采石矶把金国的几十万军队揍了个灰飞烟灭,完颜亮也在乱中被杀,到阴间做他的杭州梦去
    了。南宋文人追根溯源,认为是柳永的《望海潮》逗得完颜亮春心荡漾,把小命给交代掉了。不光金国,
    连那时的朝鲜、日本都有大量柳永的崇拜者。被极端鄙视和极端追捧,是柳永和他的柳氏作品经常受到的
    款待。柳永死了几十年,这个官司还没闹完。当时有一个司长在开封城里下馆子,一边吃还一边大骂柳永
    下酒。一个老太监听不下去了,拿了纸笔跪在司长面前说:您觉得柳永不成,那您写一首给大伙开开眼?
    “倒柳”和“挺柳”矛盾之尖锐,由此可见。
    去世后,满城妓女都给他送葬
    柳永最铁杆的支持者,是青楼的广大从业人员,柳永是花街柳巷的皇帝。据说当时开封的名妓,任他什么
    花魁头牌,要是不认识柳永,没经过柳永品题,就根本不能算混出来了。有谚语说“不愿君王召,愿得柳
    七叫;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就是歌颂柳永在青楼业的泰山北斗地位的,柳七就是柳永。
    传说中跟柳永关系最瓷实的红颜知己是谢玉英。柳永路过江州,按惯例寻访当地名妓,有人告诉他谢玉英
    是本地第一。柳永去了一看,谢玉英也是他的“柳丝”,桌上放的都是他的专集,偶像一来,谢玉英哭着
    喊着就要从良跟着柳永开路。柳永因为身有公事,就相约回头来接。一年后柳永再过江州,没遇到谢玉
    英,就留词一首回了京城。谢玉英回来看见后,竟然一直追到了开封。柳永死后不到两个月,谢玉英就因
    为哀痛过度,追随柳永于泉下了。
    柳永扎根青楼,跟长在那里一样,以至于有传言说,柳永死后,是开封的名妓们凑钱安葬柳永。送葬的那
    天,满城妓女没有一个不来的,哭声震天,和亲人去世一样悲痛。此后每年清明时分,开封名妓都要给柳
    永上坟,而且起了个专业术语叫做“吊柳七”,当年没有“吊柳七”的,都不敢出门踏青。这个风俗一直
    保持到了北宋灭亡。这个传闻风流无比,令人向往,但古板的学者总爱弄个究竟,最后考据出来,柳永是
    由某个官员出钱收葬的。
    民间对柳永的超级崇拜和上层对柳永的极度不屑,混杂在一个人身上,让他在自己的时代便成为了一个有
    争议的人物。今天,诵读柳永词作的人不管喜欢不喜欢,没有不把他当做一代词家宗师的。但是,柳永死
    后,在元代撰写的《宋史》上,连他的传记都没有.
    简介
    柳永(?-约1053年),北宋词人。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崇安(今属福建)
    人。景佑元年(1034)进士,官屯田员外郎,世称柳七、柳屯田。为人放荡不羁,终身潦倒。其词多描绘城
    市风光和歌伎生活,尤长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创作慢词独多。铺叙刻画,情景交融,语言通俗,音律谐
    婉,在当时流传很广,对宋词的发展有一定影响。《雨霖铃》、《八声甘州》、《望海潮》等颇有名。但
    作品中时有颓废思想和庸俗情趣。诗仅存数首,《煮海歌》描写盐民贫苦生活,甚痛切。有《乐章集》。

     

    标签    

       匿名(54.80.198.*)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留言    

    匿名(221.223.48.*)
    2954
     2006-10-23
    这里的人实在太少,而这个厅是最值得一看的厅,唉!
     
    我要留言:
    用户名:匿名(54.80.198.*)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相关文章:  (调研报告厅)

  • 《社会实践报告的写作方法》感言  2006-2-1 
  • 调查报告的写作格式  2006-1-16 
  • 我国新时期石油战略的思考  2005-11-15 
  • 经济欠发达地区发展文化产业探索  2003-8-7 
  • 怎一个"免"字了得  2003-3-12 
  • 教育的盲区-----对农民的再教育  2002-7-28 
  • 农村党员责任区的调查  2001-8-18 
  • 城区发挥后发优势的调查  2001-7-19 
  • 中国互联网发展调查报告  2001-7-18 
  • 孔雀为何东南飞  2001-7-16 

  • 最新推荐:

  • 天下一轮春秋月.水泊梁山的英雄世界  2018-3-5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人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亮相  2017-2-2 
  • 中国《水浒传》研究史上的一次盛会  2016-12-2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邀请函  2016-10-8 
  • 中国水浒博物馆征集水浒书画作品  2015-11-10 



  • 智慧城检索
    Google
    Web zhc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