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智慧城 | 添加到收藏夹 | 房产专版
加盟标新网友情联接平台
我的智慧城
  • 免费注册
  • 注销

  • 今日排行榜
  • 总排行榜
  • 标签排行榜
  • 留言排行榜

  • 标签云
  • 智慧城地图
    .智慧大师
    .日记坊
    .信息培训
    .水浒杂志
    .散文随笔苑
    .智慧岛
    .写作社区
    .调研报告厅
    .创新工场
    .精品书屋
    .智慧城动态
    .耐庵亭
    .水浒街
    .广告墙
    .商家别墅
    .公关锦囊
    .文化人报
    .女儿巷
    .学生作文林
    .时尚娱乐宫
    .艺术藏馆
    .盐文化公园
    .神州屐痕
    .新闻广场
    .湖海诗潮
    .长三角物流
    .经济区
    .办事路线图
    房地产信息
    盐城 (1)
    关于智慧城
    .关于智慧城
    .建议及联系
    .Email: jsycjfm@163.com

    首页 | 耐庵亭 | 报告文学:谁破译了施耐庵密码?

    报告文学:谁破译了施耐庵密码?

     

                           谁破译了施耐庵密码?(报告文学)
                                       怀斌
    
                                       序曲
        明洪武元年六月,也就是1368年农历四月,在一个乌云密布的早晨,一只小船悄悄地出了兴化城,往
    东北方向飞快地驶去。小船俗称"河淌溜子",是苏北里下河水荡人家专门吆鹅放鸭用的。然而今天的情况
    有点特殊,这只小船既没有去吆鹅,也没有去放鸭,却被两个穿着便服的官差租用了。为首的是个黑大个
    儿,约摸30多岁的样子,操一口安徽凤阳口音,大名叫朱老荒。划船的是个20多岁的年轻小伙子,白净皮
    肤,瘦长脸,虽说个儿不高,却显几分机灵,朱老荒唤他朱石滚。两个人都是朱元璋门头上的远房侄子,
    朱元璋江山坐定,便召他们来金陵锦衣卫做事。按说,密查施耐庵的事应交东厂的人办,但朱元璋不放
    心,唤过老荒、石滚私下里交待了一番,直接叫他俩去办了。
        "老荒哥,都说到盐城不想家,到了兴化心就花。这次难得到兴化来办差,应该好好地乐一乐,玩个
    痛快,可就是你不让,你看兴化城里那些美女,一个个如花似玉,粉黛儿似的,一看就直淌口水,恨不得
    上去咬她们几口,不玩实在太可惜了!"朱石滚想起昨晚的事,心里有点不高兴,咕嘟着嘴埋怨说。
        朱老荒白了朱石滚一眼,没好声气地在鼻子里"哼"了一声说:"我不想玩哪?可是皇命在身,要把施
    耐庵真疯假疯查个水落石出,怎敢耽误大事!"
        "皇上也是太过于多虑了!"朱石滚摇摇头说,忽然又瞪大眼睛,"哎,要不是刘伯温军师在皇上面前
    求情,把他从刑部大牢里放出来,今天我们也不会吃这趟苦了。"
        这话倒不假。刘伯温和施耐庵是同窗好友,私交甚密。自从朱元璋以"水浒倡乱"之名秘密派人把施耐
    庵抓回金陵,关进刑部天牢后,心里十分着急,与前来求救的罗贯中一起,想出了"金蝉脱壳计",叫施耐
    庵依计行事。年逾七旬的施耐庵在狱中蓬头垢面,装疯卖傻起来,一会儿拉屎拉尿,并将衣服撕成条条。
    朱元璋得知此事,十分吃惊:此人莫非疯了不成?刘伯温趁朱元璋召见之际,为进言施耐庵求情,
    说:"主公国运初开,皇恩浩荡,施耐庵年已古稀,又神志不清,这等人关他何用?依臣之见,此人也活
    不了几天了,不如放他出去,主公还能落一个宽宏仁厚之名呢!"
        刘伯温几句话,说动了朱元璋的心,同意放了施耐庵。罗贯中得此消息,立即雇人前去牢中接出施耐
    庵,日夜兼程,赶回兴化,在兴化施家桥住下。
        小船在河沟港汊中穿行,河汊两边长满了密匝匝的芦苇,在乌云笼罩下,芦苇荡显得特别沉闷,有几
    只黄鹂站在苇叶上东张西望,见朱老荒小船划过来,"呼"的一下全飞走了,留下一串串惊恐的叫声。眼看
    已到中午时分,朱老荒急了,问朱石滚:"走了一上午了,还没有出芦苇荡,有没有搞错啊?"
        朱石滚说:"应该不会错。"但话一出口,又觉得不妥:这八百里河荡,河湖港汊,星罗棋布,恰似蛛
    网密织,进来就像进了"迷魂阵",很难说走对走错,便埋怨说:"要是昨天听我话雇个向导,也用不着这
    样犯愁了,可你偏不让!"
        朱老荒最烦朱石滚说话万事埋怨,瞪起眼睛说:"又来了不是?我不是怕走漏风声嘛?你刚出道,还
    不知这儿水有多深,说来吓死你。南宋绍兴元年,金兵主帅挞懒为解除渡江南下后顾之忧,自泰州率军万
    余乘船进入缩头湖,企图一举攻灭张荣义军。张荣率义军乘数十舟迎战。当他发现金军仅有数艘大船在
    前,其后均为小舟时,先命部避其锋锐,不与其交锋,佯败弃舟上岸,引诱金军舟船驶至湖东口。追赶的
    金兵不谙信道,尽陷泥淖,一片混乱。张荣率军回戈反击,大显身手。交战数日,杀获挞懒之婿胡芦巴等
    5000余人及挞懒亲弟破辣叔等300人,缴获战船及战略物资若干,取得缩头湖大捷,迫使挞懒退回楚州,
    尔后渡淮北撤,使宋金东线战场整整息兵三年。这缩头湖就在这八百里水荡之内,所以,干我们这一行
    的,保密就是保脑袋!"
        说话间,对面来了一条打渔的船,朱老荒随即亮起嗓门,问:"大爷,这儿离施家桥还有多远啊?"
    打渔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他用竹杆挑起一只鱼鹰放在船头脚板上,然后熟练地扒开带钩的鹰嘴,放出
    一条活蹦乱跳的鲤鱼,高兴地说:"快啦,还有二三里水路!"又一甩手,将鱼鹰扔到河里,说:"是外乡
    人吧!"不等朱老荒回话,又叮嘱道:"从这儿一直往前走,走到前面一条大河,尔后顺着往左一拐就到
    了!"
        听得说,朱老荒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随即道了声谢,催朱石滚加快速度。朱石滚听说快要到了,也
    来了精神,扬起双桨,把水拨出一个一个旋涡,那桨头拍起的水花,惊得芦中野鸭四处奔逃。大约过了一
    顿饭功夫,小船驶出了芦苇荡,顺着河道往左一拐,就见前面郁郁葱葱的垂柳中露出几间苇草盖的土坯
    房,房前河边码头上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正在洗菜。朱老荒叫朱石滚把船靠过去,问:"姑娘,这儿
    是施家桥吗?"
        小姑娘抬头亮起黑黑的眸子瞅了朱老荒一眼说:"咱这儿叫倪邵庄,不叫施家桥,你找错地方了!"
    朱老荒一听,心里就有点毛了,自语道:"不会吧,刚才那个打渔的还说这儿是施家桥,咋又变成了倪邵
    庄呢?难道打渔的说的往左拐与我们拐的不一回事,方向搞反了?"就问:"哪施家桥在什么地方?"
    小姑娘从河里提起菜篮子,河水从蓝子底下立刻淌出了千条线,就跟雨帘子一般,她一边甩着篮子里的
    水,一边摇头说:"不知道!"
        "不可能?"朱石滚有点忍不住了,忽然叫了起来,"你在这儿土生土长,难道不知道施家桥?我能断
    定,你是在撒谎,糊弄我们外地人,这里就是施家桥!如果这里不是施家桥,那前面一大片芦苇荡又叫什
    么呢?"
        "叫胜来湖!"这时候,一位老头柱着拐杖走了过来,他看上去已经有六十多岁的年纪了,满脸的皱纹
    就像芦苇里纵横交错的河沟,十分清晰。他尽力张大眼睛,看看朱老荒,又看看朱石滚,说:"我在这儿
    住了一辈子了,从没离开老祖宗块地方,这儿一直叫倪邵庄,前边那片芦苇荡叫胜来湖!"
        朱老荒疑惑地望着老头,一时不知道是相信他的话还是不相信他的话:相信他的话,那打渔的骗了我
    们;不相信他,这儿就是施家桥。可仔细端详这位老头,不像是个撒谎的人,朱石滚看到朱老荒迟疑不决
    便故意提高嗓门说:"老荒哥,时间不早了,咱们还是先到村里找个地方吃饭吧!"
        "也好。"朱老荒明白朱石滚的意思,两人拴好船,上岸找了地方吃饭。一面吃饭,又连着打听了几个
    人,依然说这儿是倪邵庄,前面是胜来湖,无奈,两人只好上船到别处找了。
        然而,让这两个特务大伤脑筋的是:离开芦苇荡问人,说那就是芦苇荡,走到芦苇荡,只有胜来湖。
    这样来回折腾了好几次,急得朱老荒、朱石滚团团转,始终没能找到施家桥、芦苇荡。这时,朱石滚有点
    沉不住气了,恼怒地说:"不行,就抓起几个人来拷问,看谁敢说瞎话!"
        朱老荒摇摇头,说:"没那么简单,这儿是张士诚起义造反的老巢,张士诚虽然被打败了,还有不少
    心腹在这里,要使我们暴露了身份,甭妄自尊大皇命难复,还能搭上咱这两条性命!"说到这儿,朱老荒
    又摇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天高皇帝远,难哪,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两人回到金陵,如实向朱元璋禀报了。朱元璋一听,十分恼火,说:"你们这两个猪脑子,倪邵庄就
    是施家桥,胜来湖就是芦苇荡,你们中了施耐庵的计了!"
        原来,施耐庵被被放出刑部大牢,回到兴化施家桥乡下隐居后,并没有放松警惕,他深知朱元璋这个
    人心狠手辣,反复无常,决不会轻易地放过他,可能还会遭到恶运,便与乡亲们商量,把施家桥改名为倪
    邵庄,把芦苇荡改名为胜来湖。至此,庄上男女老少,不管谁来打探,都众口一词:倪邵庄,胜来湖。果
    然不出施耐庵所料,当这两个特务再次寻找到施家桥时,施耐庵早已不知去向。
        从此,这颗璀璨的文坛巨星被深深地锁定在历史的长河中,当时残酷的特务统治没人敢用文字公开地
    把这一事件记载下来,更不敢为他树碑立传,大唱赞歌,甚至连他的亲属都要到处隐姓埋名生活。为此,
    这位开创白话小说先河的天才巨匠留下了诸多的遗憾,也给后人留下了许多难解之谜。
    
                                第一章	重要发现
        几乎同古埃及金字塔的命运一样,施耐庵不会永久掩埋在历史的尘埃里面,在他贫病交加、凄凉悲惨
    地离开人世640多年的今天,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凭他一股与生俱来的勇气与睿智,轻轻地拨
    开那沉重的历史尘埃,向世人展示了原本属于分的真实面目。这个年轻人就是盐城市委办公室副主任、盐
    城市水浒学会会长浦玉生。
        那是20世纪90年代的一个傍晚,燃烧了一天的太阳疲惫地滑落到西边的云层下,把那灰暗而又厚重的
    巨幅云彩烧得通红。立秋虽然刚过,但十八天地火比炎炎酷夏还要让人难以忍受。这天吃过晚饭,浦玉生
    摇着芭蕉扇出了村部,往农户家走去。最近几天,他一直在大丰市狮子口村做文化调查,白天他与村干部
    扯情况,晚上喜欢到农户家串串门,直接与百姓面对面地交流,掌握第一手材料。村上几十户人家他大多
    跑过了,还有一家他想去看看,那就是从白驹镇水利站退休在家的施华松。一进门,浦玉生提高嗓门
    问:"施老在家吗?"
        施华松正在南边老屋里收拾东西,这是南北二进的农家小院,北面新砌的砖瓦房相比之下要比南边老
    屋高大宽敞明亮得多,院子里长着桃树、梨树、玫瑰、凤仙等花木,一进门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听得
    有人喊,施华松赶忙从屋内跑出来问:"谁找我呀?"见浦玉生就笑了,说:"我们在村部里见过,你是从
    市里来的干部,快请北屋里坐!"施华松已经70多岁了,但身板还很硬朗,说话声音宏亮。
        浦玉生点头笑笑,说:"大热的天,不歇着,忙什么呢?"
        施华松洗耳恭听手抹了把脸上的汗,说:"前些日子雨下得多,我怕家谱转潮霉了,今天太阳好拿出
    来晒晒,顺便把宗祠打扫一下。"又伸手请浦玉生到屋里说话。
        浦玉生没有立即进屋,他对施华松刚才说的宗祠、家谱产生了兴趣,虽然这两个词对他来说并不陌
    生,但他从来没有见过,当他还未记事的时候,宗祠和家谱就已被"文革"作为"四旧"无情地扫除掉了。现
    在施华松这么一说,他倒真想看看,就说:"施老我能不能进你们施家宗祠看看。"
        施华松迟疑了一下,点头同意了。浦玉生走进南屋,抬头一看,只见大堂正中间有一幅施氏宗祠形象
    画,上列一世先公祖施耐庵,原配季氏,续娶申氏,列祖列宗的排位,然后是"百世流芳",再下面是"施
    氏宗祠",中间有一幅施耐庵的画像。浦玉生立刻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惊愕
    之余,他又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嘴里念叨说:"不错,不错,就是,就是!"像是说又像是问施华松:"施
    耐庵是你们的一世先祖,你们是施耐庵的后代子孙罗!"
        施华松笑了,说:"神州何处无施族,唯有此乡认祖宗。我祖父施魁兰早先就是族长,负责管理祭
    田、施氏宗祠。听祖父说,施氏家谱原先有四本,被施玉才一斗小麦卖了,祖父知道后又用一担大麦将其
    赎回。祖父去世后,施玉才又将家谱卖掉,现在我们传承的家谱是1981年张袁祥、陈远松到大道公社和瑞
    大队第五生产队施俊杰家征集到的,当时我花了整整一个晚上才抄完。"说着,施华松把《施氏家薄谱》
    捧到浦玉生面前。
        浦玉生接过来一看,微微发黄的家谱封面上"设其上裔"四个大字立刻跳入他的眼帘,扉页是:国贻
    堂,下方右角还有两行小字:中华民国柒年桃月上旬吉立:十八世释裔满家字书城手录于丁溪丈室。浦玉
    生兴奋极了,手捧《施氏家簿谱》就好像捧着古罗马爱列巴坦神殿,爱不释手地一页一页地往下看去,他
    是第一次接触到这样有价值的资料。在这本《施氏家薄谱》里,浦玉生知道了施耐庵原取名彦端,字子
    安,号耐庵。元成宗元贞二年(1296)生于苏州阊门外怀胥桥北施家巷,父名施元德,字长卿,母为卞
    氏。全家靠父亲施元德替人家撑船的一点微薄收入维持生活,家境比较贫寒。施耐庵13岁入苏州附近的浒
    墅关读书,19岁中秀才,29岁中举人。到当时的京城大都(今北京)会试,结果落第。因国子监司业刘本
    善的推荐,到山东郓城县任训导,得以遍搜梁山泊宋江英雄遗事,为他以后的创作打下了基础。后曾官钱
    塘二载,由于与当时权贵不合,愤然悬印辞官而去,隐居著《水浒》以自遣。
        看到这里,站在一旁的施华松指着施耐庵的第14世孙施永惠的名字说:"施耐庵兄弟三人,长即耐
    庵,传白驹及施家桥一支;次名彦明,传苏州阊门外一支;次名彦才,传兴化施家庄及施家桥东北十余里
    一支。我们施家舍施姓就是施耐庵传承下来的后代,也就是施永惠的后代!"
        "不错!不错!看到了!看到了!"浦玉生点点头说,全然不顾屋内让人难以忍受的闷热,汗水已经浸
    透了他单薄的短袖衬衣,那把紧攥在手中的芭蕉扇已被他彻底遗忘了。
        看完《施氏家薄谱》,浦玉生接着又看了施氏宗祠收藏的从坟墓内挖出来的大明宣德年间(1426-
    1435年)的瓷器等文物。同样,他都一一看得十分认真、仔细,就像一个考古学家在美洲蒂卡尔土地上求
    证破译玛雅文字之谜一样。这天晚上,施华松还告诉浦玉生,除了狮子口村施家舍,大丰白驹镇茅家园也
    是施氏后人主要聚集地;另外,兴化市新垛乡施家桥村、何家桥、盛家村施家舍;大营乡清水湾、张金
    村、施童舍;合陈镇胜利村施家舍、施苑庄。施彦才的后人在兴化市施家桥北约八公里路的施家庄。施耐
    庵九世孙有五个,名奉桥、隆桥、石桥、板桥、柳桥,奉桥、板桥、柳桥,其后人分别生活在兴化市施家
    桥的前桥、后桥、西桥,隆桥之后在合陈镇胜利村施家舍,石桥之后在白驹镇狮子口施家舍。白驹镇上还
    有施氏老宗祠。他对浦玉生说:"你如此感兴趣,不妨到这些地方走走,可能还要得到更多的东西!"
        离开施华松家,已是晚上10点多钟了,浦玉生没有直接回村部,而是信步往串场河堤走去。今晚的收
    获让他太意外了,这是个惊世的发现啊!浦玉生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快意,抬脚登上了串场河大堤。这
    里原是宋朝范仲淹任西溪盐官时为阻挡海潮之患而修筑的,人称"范公堤",如今变成了一条贯通盐城南北
    的公路,堤东是万顷良田,一望无垠;堤西是一条蜿蜒曲折的串场河,此刻,被太阳蒸得快要沸腾的串场
    河水欢畅而轻捷地往东流去,河面上映着几颗星星,一闪一闪地向他眨眼,一只荧火虫从河堤苇丛中扑面
    飞来,仿佛在漫漫的黑暗里为他点燃了一支火炬。浦玉生抬头望着深邃的夜空,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认
    真地说:"我要让在历史时空里迷失的天才在施耐庵身上复位!"
        浦玉生就出生在大丰市斗龙河边,虽说与施耐庵同在一个县市,但他压根就没有听说过。后来当兵,
    读大学才逐步接触到《水浒传》,才知道有施耐庵这个人,因为《水浒传》写的聚义地点是山东水泊梁
    山,他还以为施耐庵是山东人。1974年"四人帮"借反击右倾翻案风批判《水浒传》,这才引起了他的兴
    趣。经过对为数不多的有关历史资料的研究,他发现施耐庵这个人在历史上存在不存在还是个未知数。比
    如,胡实先生早在1921年就《水浒传考证》中提出:"施耐庵"大概就是"乌有先生"、"亡是公"一流的人,
    是一个假托的名字。就连对历史研究非常严谨的鲁迅先生1923年在《中国小说史略》一书中提出"疑施
    (耐庵)乃为演繁本者之托名"之后,学者戴不凡等又提出"施耐庵实无其人",而是明正德、嘉靖年间武
    定侯郭勋托名或为其门客托名所作。更有甚者,以罗尔纲、王晓家诸先生为代表,主张把《水浒传》创作
    的功劳记在罗贯中的名下。他们通过对《水浒传》与罗贯中其他小说进行比较,联系明清史料中对罗贯中
    生平的记述,从而分析得出《水浒传》为罗贯中所著的论断。
        "这也难怪他们,水学家们对施耐庵这个人不能认可,一是明朝的特务政治使施耐庵以及他的后人性
    命难保,不敢留下多少有价值的资料可以佐证;二是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小说作者不能算作文人学士,
    正统的史志载籍从不为小说家宣传,况且《水浒传》又是明清两代多次被严查禁毁的"教诱犯法"的书,有
    关作者的任何正面材料都不可能公然合法地载入典籍;三是水学家们当时没有条件也没有时间花费更多的
    精力到施耐庵流徒过的地方做大量深入的调查考证,没有掌握第一手资料,仅凭对《水浒传》等少数资料
    的研究,是得不出正确的答案来的。"浦玉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客观地说了上述这一番话。
        大学毕业后,浦玉生又回到了家乡,回到了养育他的盐城。他被分配在盐城市委办公室工作,这为他
    进一步研究《水浒传》、研究施耐庵无疑提供了便利条件。与此同时,《施氏家薄谱》的偶然发现,更加
    坚定了他研究施耐庵的信心和决心。他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昨日永远是一个奇妙的不懈之谜,而我们要
    做的就是去追寻、去破解------"
                                                            (待续)
    

     

    标签    

       匿名(54.234.190.*)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留言    

     
    我要留言:
    用户名:匿名(54.234.190.*)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相关文章:  (耐庵亭)

  • 施耐庵生平籍贯的研究认定标准  2006-6-8 
  • 施耐庵纪念馆建馆十周年  2006-6-1 
  • 浅谈顾逖、施耐庵的赠答诗  2006-5-28 
  • 施耐庵寻踪 中英文摘要  2006-5-16 
  • 施耐庵与许恕花絮之一  2006-2-9 
  • 《施耐庵小传》书评:这是一笔财富  2006-1-14 
  • 佘大平为浦玉生新著题词并勉励后学  2005-12-11 
  • 二百年“红学”演变中的情结   2005-11-14 
  • 罗贯中籍贯研究述评  2005-11-12 
  • 施耐庵研究的新态势  2005-11-12 

  • 最新推荐: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人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亮相  2017-2-2 
  • 中国《水浒传》研究史上的一次盛会  2016-12-2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邀请函  2016-10-8 
  • 中国水浒博物馆征集水浒书画作品  2015-11-10 
  • 《湖海散人——罗贯中传》一书邮购地址  2015-10-26 



  • 智慧城检索
    Google
    Web zhc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