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智慧城 | 添加到收藏夹 | 房产专版
加盟标新网友情联接平台
我的智慧城
  • 免费注册
  • 注销

  • 今日排行榜
  • 总排行榜
  • 标签排行榜
  • 留言排行榜

  • 标签云
  • 智慧城地图
    .智慧大师
    .日记坊
    .信息培训
    .水浒杂志
    .散文随笔苑
    .智慧岛
    .写作社区
    .调研报告厅
    .创新工场
    .精品书屋
    .智慧城动态
    .耐庵亭
    .水浒街
    .广告墙
    .商家别墅
    .公关锦囊
    .文化人报
    .女儿巷
    .学生作文林
    .时尚娱乐宫
    .艺术藏馆
    .盐文化公园
    .神州屐痕
    .新闻广场
    .湖海诗潮
    .长三角物流
    .经济区
    .办事路线图
    房地产信息
    盐城 (1)
    关于智慧城
    .关于智慧城
    .建议及联系
    .Email: jsycjfm@163.com

    首页 | 耐庵亭 | 水浒故事波及后世,清河武潘不通婚

    水浒故事波及后世,清河武潘不通婚

     

     
     
                     水浒故事波及后世,清河武潘不通婚  
     
     
     
      ( 2010-02-12 07:49:29 ) 稿件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4版  
      
        《水浒传》二十三回伊始,施耐庵以一段文字简要交待了三位清河县人士:武大、武松和潘金莲之
    间的关系。他大概不曾料到,几百年后,自己笔下的这三名角色都会有人“相认”。英雄武松也就罢
    了,关于他的传说早在宋元之际,便已流传于民间。可丑陋懦弱的武大郎,红杏出墙的潘金莲竟也有人
    前来“认领”? 
    
                              颜台雪 
    
        耳熟能详的故事,往往都有另外一个版本。 
    
        世人皆知武大郎矮丑无能,其妻潘金莲貌美放荡,弟弟武松是一代英雄,三人俱为小说里杜撰的人
    物。可当文学与现实碰撞,又有几人知晓另外一些不那么为人熟知的故事呢? 
    
    被冤枉的现实中武大郎 
    
        “看官听说:原来武大与武松是一母所生两个。武松身长八尺,一貌堂堂;浑身上下有千百斤气
    力……这武大郎身不满五尺,面目丑陋,头脑可笑;清河县人见他生得短矮,起他一个诨名,叫做三寸
    丁谷树皮。那清河县里,有一个大户人家,有个使女,娘家姓潘,小名唤做金莲;年方二十馀岁,颇有
    些颜色。因为那个大户要缠他,这使女只是去告主人婆,意下不肯依从。那个大户以此记恨于心,却倒
    陪些房奁,不要武大一文钱,白白地嫁与他。” 
    
        《水浒传》二十三回伊始,施耐庵以一段文字简要交待了三位清河县人士:武大、武松和潘金莲之
    间的关系。他大概不曾料到,几百年后,自己笔下的这三名角色都会有人“相认”。英雄武松也就罢
    了,关于他的传说早在宋元之际,便已流传于民间。可丑陋懦弱的武大郎,红杏出墙的潘金莲竟也有人
    前来“认领”?施耐庵更加想不到的是,他随笔一个“清河县人士”武大武二潘金莲,会令今河北清河
    县武家与潘家两户人家数百年来生活深受影响,至少,这两家人两百年来,都未曾通过婚。 
    
        河北省清河县,据传,正是《水浒传》里的那个“清河县”。这里流传着种种与水浒人物武松武大
    潘金莲有关的传说。武松的英武,无人非议。与小说描述迥异的是武大郎和潘金莲的形象。人们普遍相
    信,现实中武大郎确有其人,乃是明朝时清河县孔宋庄身材高大的县令武植,其妻潘金莲,清河县黄金
    庄人,实为贤妻良母、大家闺秀。
    
        在清河县,“武大郎”武植的坟墓至今仍完整地保存着。其《墓志铭》中道:“武公讳植字田岭,
    童时谓大郎,暮年尊曰四老。公之夫人潘氏,名门淑媛。” 
    
        不知从哪一代起,清河县孔宋庄武氏后人认定,自家老祖宗武植就是施耐庵笔下的武大郎,许是因
    为《水浒传》中说武大郎是清河县人,又或是因为“童时谓大郎”的武植,妻子恰好姓潘——武家世代
    相传、流传至今的家谱中,清晰而简单地记载着:武四老武植,妻潘氏。无论如何,武植的后人以武大
    郎之后自居,祖祖辈辈守在武植坟前,一代代告诉自己的子孙:《水浒传》里的武大,正是自家被冤枉
    的祖先。 
    
        说冤枉也确实冤枉。如果武植与其妻潘氏确然是武大郎和潘金莲的原型,那倒真可说是艺术源于生
    活,“低”于生活了。根据1996年重修武植墓时发现的小腿骨测算,武植身高超过1米8,绝非什么“三
    寸丁谷树皮”;他也不是走街串巷卖炊饼的,武植为人吃苦耐劳,聪明好学,高中进士后,在山东聊城
    阳谷县做了勤勉奉公的七品县令;其夫人潘氏娴淑贤良,更非出墙红杏;这对夫妻亦绝无可能是武松的
    兄嫂,因为传说中同出清河县的“弟弟”武松是宋朝人,武大郎武植及妻子潘氏却是明朝人,比武松年
    轻了两百七十岁有余。 
    
    《水浒传》影响清河县武潘两家 
    
        既如此,武植夫妇又缘何以那般不堪面目出现在施耐庵的笔下,成了武松的兄嫂呢?对此,清河县
    人亦有解释。 
    
        说起来,这都怪武植一位八拜之交的盟兄弟。这人家道中落,又遭大火,于是去阳谷找做官的武植
    资助。适逢播种时间,武植政务繁忙,这位盟兄弟在武家住了半月,仅见了武植一面,遂认定武植不够
    兄弟,故意避而不见,愤然离去。从山东回清河,他走了一路传单是发了一路,说武大丑陋,潘氏淫
    荡。当他回到家里,却见眼前矗立着盖好的新房,方知武植早已派人为他建房,只是未及相告。武植这
    位兄弟后悔不已,再回阳谷一路辟谣,却为时已晚。卖着炊饼的丑陋武大与他水性杨花的妻子潘金莲已
    远传千里,终被同时代的施耐庵写入小说,老孺咸知。 
    
        被盟兄弟误会诋毁的武大郎武植,就这样成了武松的兄弟,在故事里死于非命。而当《水浒》传
    世,清河县仅隔一河的武潘两家便不再通婚。武松杀嫂、大闹狮子楼、斗杀西门庆等故事也为两家人所
    忌。 
    
        传说,抗战期间,冀南边区抗日政府为防水灾,曾派河工委员来清河县动员民工修筑护卫运河堤
    坝,近百名武氏后人参与其中。堤坝修至油坊镇附近,一个说书卖唱的路过,被河工委员邀请为民工们
    演唱助兴。这说唱的没唱上几句,就被武家人冲上前去痛打一顿,原来他唱的内容是什么“风流冤孽
    记”,说的正是武大郎和潘金莲的故事,被武家人认为有辱先祖。听了武家人的解释,河工委们认为武
    家人为祖先打抱不平可以理解,只是动手打人不对,遂裁定由武家拿出两斗小米给说唱人养伤糊口,了
    结了这一“蹊跷官司”。 
    
        另有传闻,1987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播出了戏曲节目《孙二娘开店》,当电视上出现武大郎,
    清河县武潘两户人家都赶忙关了电视,跑到院子里放鞭炮,说是“驱瘟神,消丧气”。 
    
        《水浒传》里的故事,对清河县武潘两家造成了这样深久的影响。为此,施耐庵直系后人施胜辰曾
    专程赶赴清河,代祖先向两家后人致歉,武植祠堂里至今仍裱糊着他的诗作:“杜撰水浒施耐庵,潘武
    无端蒙沉冤。施家文章施家画,贬褒迄今数百年。武植祠里断公案,施家欠债施家还。” 
    
    “无端蒙沉冤”不只武大郎 
    
        在今日的《清河县志》里,人们可以找到武大郎与潘金莲的传说。但据县志主编沈世远称,自明朝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清河县志》首次修志以来,先后经历了7次重修,其中都没有关于武潘的任何记
    载。只是因为当地民间传说甚多,在新编《清河县志》时,才以民间文学的形式收录了武大与潘金莲的
    故事。 
    
        至于武大郎武植是否曾出任阳谷知县,沈世远说他曾先后两次前往阳谷县求证。翻看《阳谷县志》
    时,发现县志内记载的从宋朝到明朝的官吏,均无姓“武”之人。当然,县志所记官吏欠缺很多,没有
    记载并不等同于不存在。 
    
        传说不是历史。施耐庵的武大郎究竟是不是历史上的武植,我们已经不得而知。而把民间故事与历
    史相搅拌,是地方史志研究里颇为常见的做法,从修史的角度来讲,其实并不可取。虽说如此,当传说
    影响了几百年来众多真实人物的真实生活,那么,真也好,假也罢,传说本身便也成为历史的部分。 
    
        对于清河县武大郎的传说,有学者认为,作为艺术形象的武大武松潘金莲,与其所对应的清河县历
    史上的三个真实人物,是并存的。小说与民间传说的差异,恰恰证明了艺术真实与真实生活不相等同,
    艺术真实源于生活基础。 
    
        其实,究竟是艺术源于生活,现实塑造了虚拟,还是虚拟的艺术被现实化,艺术的魅力影响了生
    活,我们实难分辨。 
    
        清初王世祯的《香祖笔记》中,有这样的记载:“阳谷西门有冢,俗称西门冢。有大族潘、吴二
    氏,自言是西门嫡氏吴氏,妾潘氏之族。一日社会,登台演剧,吴之族使演《水浒记》,潘之族谓辱其
    姑,聚众大哄,互控于县令。” 
    
        可见,在《水浒传》的影响下,前来“认领”其中人物的并不只是河北清河县武潘两家人,由此引
    发的纠纷也可谓历史悠久了。
    
        而正如开头所说,耳熟能详的故事,往往都有另外一个版本,尤其是当艺术遭遇历史之后。不是早
    有人引经据典地证明过么?“薄幸人”陈世美其实是因不徇私情而遭同学诬陷的清官陈年谷,“杨家
    将”里卖国求荣的潘美,实为宋朝开国名将,一生为大宋立下了汗马功劳。类似例子不胜枚举,“无端
    蒙沉冤”的,可并不只有武大郎。
    
    

     

    标签    

       匿名(34.228.41.*)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留言    

     
    我要留言:
    用户名:匿名(34.228.41.*)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相关文章:  (耐庵亭)

  • 武松 武植和潘金莲  2010-8-20 
  • 文化保护访盐城市水浒学会会长浦玉生  2009-7-25 
  • 浦玉生纪实文学《千秋才人》读后感  2008-8-1 
  • 施耐庵与水浒文化研究三题  2008-7-11 
  • 谁破译了施耐庵密码?浦玉生  2007-3-28 
  • 谁破译了施耐庵密码?之二  2007-3-28 
  • 报告文学:谁破译了施耐庵密码?  2007-3-28 
  • 施耐庵生平籍贯的研究认定标准  2006-6-8 
  • 施耐庵纪念馆建馆十周年  2006-6-1 
  • 浅谈顾逖、施耐庵的赠答诗  2006-5-28 

  • 最新推荐:

  • 天下一轮春秋月.水泊梁山的英雄世界  2018-3-5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人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亮相  2017-2-2 
  • 中国《水浒传》研究史上的一次盛会  2016-12-2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邀请函  2016-10-8 
  • 中国水浒博物馆征集水浒书画作品  2015-11-10 



  • 智慧城检索
    Google
    Web zhc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