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智慧城 | 添加到收藏夹 | 房产专版
加盟标新网友情联接平台
我的智慧城
  • 免费注册
  • 注销

  • 今日排行榜
  • 总排行榜
  • 标签排行榜
  • 留言排行榜

  • 标签云
  • 智慧城地图
    .智慧大师
    .日记坊
    .信息培训
    .水浒杂志
    .散文随笔苑
    .智慧岛
    .写作社区
    .调研报告厅
    .创新工场
    .精品书屋
    .智慧城动态
    .耐庵亭
    .水浒街
    .广告墙
    .商家别墅
    .公关锦囊
    .文化人报
    .女儿巷
    .学生作文林
    .时尚娱乐宫
    .艺术藏馆
    .盐文化公园
    .神州屐痕
    .新闻广场
    .湖海诗潮
    .长三角物流
    .经济区
    .办事路线图
    房地产信息
    盐城 (1)
    关于智慧城
    .关于智慧城
    .建议及联系
    .Email: jsycjfm@163.com

    首页 | 精品书屋 | 智慧金块

    智慧金块

     
    1  2  Next>>  

                 智慧金块
    
                 奥修  著    林国阳  译
    
                 中译本前言风人
        这是一本很特殊的书。
        它没有开头,没有结尾,没有目录,没有章节。任何一页都是开头,都是结尾——随时
    可以拿起,随时可以放下。
        在我们每一个人的一生中,对知识的渴望,是每个人都“经验”过的;但对智慧的追
    求,却是痛苦的。因为你可以花钱去读书,去寻找知识;但你无法花钱去购买智慧。知识是
    一种外在的东西,智慧是一种内在的东西;知识可以从别人那里取得,智慧只能来自于你自
    己的存在。也许我们永远无法回答:智慧是什么?而只能追问:如何获得智慧?奥修告诉我
    们:唯有当你将觉知(悟性)带进任何经验里,才会有智慧的发生。所以智慧只属于个人,
    知识则可以属于大家。智慧是永恒的,因为它不拥有时空;知识是会变“老”,因为它不脱
    离时空。
        这里想提醒读者,本书不是在谈论智慧,因为知识是可以谈论的,可以传授的;智慧是
    不可言说的。但本书的每一页却散发着智慧独有的芬芳——这是奥修的智慧,不属于我们、
    但我们可以分享他带来的智慧芬芳。你不用去捡起这些里闪光,因为属于你的智慧——只沉
    静在你自己的存在(beAing)里面。
        这本书很薄、很小,却装下了一个很大、很凝重的人生课题:智慧大门的钥匙在我们每
    一个人的手上,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打开这扇大门。
        是为序。
    
                                                     1995年11月28日于上海  
    
                          ※               ※                 ※
    
      全然地生活、强烈地生活,好让每一个片刻都变成黄金的,好让你的整个人生变成一连
    串的黄金片刻。这样的人永远不会死,因为他具有希腊麦得斯点物成金的能力:任何他所碰
    触到的东西都变成黄金。
    
                          ※               ※                 ※
    
      唯一真正的责任就是走向你自己的潜力,走向你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觉知,然后按照这样
    来行动。
    
                          ※               ※                 ※
    
      你并不是一生下来就是一棵树,你一生下来只是一颗种子,你必须成长到你会开花的
    点,那个开花才是你的满足和达成。
        那个开花跟权力无关,跟金钱无关,跟政治无关,但它绝对跟你有关,它是一种个人的
    进步。
        你必须成为一个对自己的庆祝。
    
                          ※               ※                 ※
    
      对乌托邦的渴望基本上是对个人和社会和谐的渴望,那个和谐从来没有存在过,你个人
    和社会一直都是一个混乱。
        社会被划分成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宗教、不同的国家,而这些都以迷信为基础,没有一
    种划分是正确的。
        这些划分显示出人在他自己里面是分裂的。这些是他自己内在冲突的投射。他的内在并
    不是一体的,因此他无法在外在创造出一个社会、一个人类。
        那个原因并不是外在的。
        外在只不过是内在那个人的反映。
    
                          ※               ※                 ※
    
      没有人重视个人,这就是所有问题的根本原因。
        因为个人似乎是那么小,而社会似乎是那么大,所以人们认为只要我们能够改变社会,
    个人就会跟着改变。
        但是事情将不会如此,因为“社会”只是一个字眼,事实上只有个人,而没有社会。社
    会没有灵魂,你无法在它里面改变任何东西,你只能改变个人,不管它看起来是多么小。
        一旦你知道了如何去改变个人的科学,它就可以使用在任何地方的个人。
        我的感觉是,有一天我们将会达到一个和谐的社会,而它将会远比几千年来乌托邦理想
    主义者所提出的一切概念都来得更好。
        真正的事实将会远比那个来得更美好。
    
                          ※               ※                 ※
    
      你从来没有十分满意于现在的你,满意于存在所给予你的,因为你总是注意力分散而心
    烦意乱。你总是被导引到不是自然要你成为的样子,你并没有走向你自己的潜力。
        别人要你成为什么,你就试着去成为什么,但那是无法令人满意的,当它不能令人满
    意,逻辑就说:“或许那还不够,再多加一点油。”然后你就再追求更多,你就开始向四处
    寻找。
        每一个人都戴着一个微笑的面具,看起来很快乐的样子,所以每一个人都在欺骗其他每
    一个人。你也是戴一个面具出现,所以别人认为你比他们更快乐,你也认为别人比你更快
    乐;篱笆另一边的草看起来总是比较翠绿,而他们看你的草也觉得你的草比较翠绿。它真的
    看起来比较翠绿、比较浓密、长得比较好,那就是距离所创造出来的幻象。
        当你走近一点,你就会开始看出它并非如此。但是人们都跟别人保持距离,即使是朋
    友,甚至爱人,也都跟对方保持距离,太靠近是危险的,他们或许会看到你的真面目。
        你打从一开始就被误导了,所以不管你怎么做,你都将会保持痛苦。你看到某人很有
    钱,你认为钱或许能够带给你快乐。注意看那个人,他看起来多么快乐的样子,因此我们就
    去追逐金钱;某人看起来比较健康,那么我们就去追逐健康;某人在做其他某一件事,而看
    起来非常满足的样子,那么我们就跟着他做。你总是在跟随别人。
    
                          ※               ※                 ※
    
      社会的操纵使你从来不会想到你自己的潜力,而整个痛苦来自你没有成为你自己。只要
    成为你自己,那么就不会有痛苦、不会有竞争,也不会担心别人拥有更多,而你没有更多。
        如果你想要草变得更翠绿一点,你不需要往篱笆的另一边看,你要使你篱笆这一边的草
    变得更翠绿。要使草变得更翠绿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
        人必须根植于他自己的潜力,不管他的潜力是如何。当你能够如此,世界将会非常满
    意,满意得令你无法相信。
    
                          ※               ※                 ※
    
      成为“活生生的”意味着具有幽默感,具有一种很深的爱的品质,具有一种游戏的心情。
        我完全反对一切否定生命的态度。长久以来,对神的尊敬被弄成否定生命的。要使它变
    成肯定生命的。游戏的心情、幽默感、爱和尊敬必须结合在一起。
        对生命的崇敬是对神性唯一的尊敬,因为再也没有比生命本身更神圣的了。
    
                          ※               ※                 ※
    
      人一生下来就带着伟大的宝藏,但是他一生下来同时继承了整个动物的特性。不管用什
    么方法,我们必须将动物的特性去掉,而创造出一个空间,使得那些宝藏能够进入意识,同
    时能够分享,因为那些宝藏的品质之一就是:你越是分享它,你就越拥有它。
    
                          ※               ※                 ※
    
      我们有很多问题存在,因为我们从来没有注意去看它们,我们从来没有将我们的眼睛集
    中在它们上面,而弄清楚它们是什么。
        将生命献给那些美丽的事物,不要将生命给予那些丑陋的事物,因为你没有太多时间和
    太多精力可以浪费。我们的生命是那么地短暂,我们能量的泉源是那么地小,将它浪费在悲
    伤、愤怒、怨恨和嫉妒里简直是愚蠢。
        将它使用在爱里面,将它使用在一些创造性的行为里面,将它使用在友谊里面,将它使
    用在静心里面,用你的能量做一些能够把你带往高处的事,当你走得越高,你就会有越多的
    能量泉源可以使用。
        一切在于你的做法。
    
                          ※               ※                 ※
    
      没有人是一个孤岛,这是人生基本的真理之一,这一点必须被好好记住。我之所以强调
    这一点是因为我们常常会忘记它。
        我们都是同一个生命力的一部分,我们都是一个海洋般存在的一部分。基本上,因为在
    我们深处的根部,我们是一体的,所以才有爱的可能性。如果我们不是一体的,那么就不可
    能有爱。
    
                          ※               ※                 ※
    
      人仍然带着很多动物本能——他的愤怒、他的恨、他的嫉妒、他的占有、他的狡猾。所
    有那些在人里面被谴责的东西似乎都属于一个非常根深蒂固的无意识。整个灵性炼金术的工
    作就是如何去除这些动物的过去。
        如果没有去除这些动物的过去,人将会是分裂的,动物的过去和他的人性无法一起存
    在,因为人性跟动物性具有相反的品质,因此,人所能够做的就是变成一个伪君子。
        就正式的行为而言,他会遵循人性的理想——爱和真理、自由、不占有和慈悲。但它仍
    然只是很薄的一层,那个隐藏起来的动物性随时都会跑出来,任何意外事件都可能将它带出
    来,不管它有没有跑出来,我们内在的意识都是分裂的。
        这个分裂的意识一直都在发出渴望和问题:就个人而言,要如何变成一个和谐的整体?
    对于整个社会也是一样,我们要怎样才能够使社会变成一个和谐的整体?变成一个没有战
    争、没有冲突、没有阶级、没有肤色之分、没有社会阶级之分、没有宗教之分、也没有国家
    之分的整体。
        也许我们不应该从简单地改变社会以及改变它的结构来想,还应该多从静心和改变个人
    来想。
        这是将来某一天我们能够放弃社会上一切划分唯一可能的方式。但是首先它们必须在个
    人里面被抛弃,而它们是可以被抛弃的。
    
                          ※               ※                 ※
    
      并没有一个贴上“真理”标签的东西——那一天你可以找到,然后打开那个盒子,看到
    里面的内容物说:“太棒了!
        我找到真理了!”
        没有这样的盒子。
    
                          ※               ※                 ※
    
      为什么人们在谈论真理,而却仍然停留在谎言的世界里,那个原因是很清楚的,因为他
    们的内心对真理有一种渴望;他们不能够很真实,因此他们在他们自己面前感到羞耻,所以
    他们就开始谈论真理,但也仅止于谈谈而已,按照它来生活太危险了,他们不能够冒那个险。
        “自由”的情况也是如此,每一个人都想要自由。他们谈论自由,但是没有人真的自
    由,也没有人真的想要自由,因为自由会带来责任,它不会单独出现。依靠别人比较简单,
    你不必负责任,那个责任是在你所依靠的人身上。
        所以人们创造出一种精神分裂的生活方式。他们谈论真理,他们谈论自由,但是他们却
    生活在谎言里、生活在奴役里各式各样的奴役里,因为每一种奴役都可以使你免于某些责任。
        一个真正想要自由的人必须接受莫大的责任,他不能将他的责任推到其他任何人身上,
    不论他做什么,不论他是什么,他都必须负责。
    
                          ※               ※                 ※
    
      一个真正非暴力的人是一个不杀任何人、不伤害任何人的人,因为他反对杀人和反对伤
    害。如果有人开始伤害他,他也一样会反对伤害;如果有人开始杀他,他也一样会反对杀
    害。他不会容许它。
        他从来不发动任何暴力,但是如果有人对他发动暴力,他将会拼命抗争,唯有如此,那
    些非暴力的人才能够保持独立,否则他们将会沦为奴隶,他们将会变得很贫穷,而且一再被
    抢夺。
    
                          ※               ※                 ※
    
      成为你自己能够让你感觉满足,能够使你的生命变得有意义。只要成为你自己,按照你
    的本性来成长,这样就能够带给你命运的满足。
    
                          ※               ※                 ※
    
      要成为不可预测的,要成为一直在改变的。永远不要停止改变,永远不要停止成为不可
    预测的,唯有如此,生命才能够成为一件赏心悦事。
        当你变成能够预测的,你就变成了一部机器。
        机器是能够预测的,它昨天一样,今天一样,明天也将会一样,它是不变的。每一个片
    刻都在改变,那是人的特权。
        你停止改变的那一天,你就以一种很微妙的方式死了。
    
                          ※               ※                 ※
    
      将每一样东西都赌下去,成为一个赌徒!
        将每一样东西都冒险下去,因为下一个片刻是不确定的,所以,为什么要烦恼?为什么
    要挂虑?
        危险地去生活,高高兴兴地去生活,没有恐惧地去生活,没有罪恶感地去生活。生活,
    但是不要对地狱有任何恐惧,或是对天堂有任何贪婪。
        只要生活。
    
                          ※               ※                 ※
    
      每一项错误都是学习的机会。只是不要一再一再地犯同样的错误,因为那是愚蠢的。尽
    可能犯更多的错误,不要害怕,因为那是自然让你学习的唯一方式。
    
                          ※               ※                 ※
    
      宗教性只是意味着一种成长的挑战,它是一种挑战,使种子能够达到它最终高峰的表
    现,使它能够开出千千万万的花朵,而散发出隐藏在它里面的芬芳。
        那个芬芳我称之为宗教性。
    
                          ※               ※                 ※
    
      每一个人都过日子过得很痛苦,他想要在某一个地方找到某一个原因来对他自己解释说
    为什么他或她是痛苦的,因此社会给了你一个很好的策略:判断。
        首先,很自然地,你会判断你自己的每一件事。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也没有一个人能
    够是完美的,完美并不存在,所以判断是很容易的。你是不完美的,所以有一些事情会显示
    出你的不完美,然后你就会生气,你就会对你自己生气,你就会对整个世界生气:为什么我
    不完美?然后你就只带着一个观念来看——在每一个人里面找到不完美。
        然后你想要打开你的心——因为,很自然地,除非你打开你的心,否则在你的生命里将
    不会有庆祝,你的生命将会变成几乎是死的,但是你不能够直接去做它,你必须从根部摧毁
    一切你旧有的习惯。
        所以第一件事就是:停止判断你自己。
        不要判断,要开始接受你一切的不完美、一切的脆弱、一切的错误和一切的失败。不要
    要求你自己成为完美的,那只是在要求某种不可能的东西,这样做你将会感到挫折。
        毕竟你只是一个人。
    
                          ※               ※                 ※
    
      只要注意看动物,注意看鸟儿:它们没有烦恼、没有伤心、也没有挫折。你不会看到一
    只水牛在异想天开,它完全满足于每天吃同样的草,它几乎已经成道了!没有紧张,它跟自
    然非常和谐,它跟他本身、跟每一样东西都保持非常和谐。
        水牛不会组党来搞革命,他不会组党来使水牛改变成超级水牛,来使水牛变成具有宗教
    性的,来使水牛成为具有美德的。所有的动物根本就不会顾虑到人类的这些概念。
        他们一定都在笑:“你到底怎么搞的?为什么你不成为现状的你自己?有需要成为其他
    某一个人吗?”
        所以第一件要记住的事就是:深深地接受你自己。
    
                          ※               ※                 ※
    
      不要谴责肉欲。
        整个世界都一直在谴责肉欲,由于他们的谴责,那个能够在肉欲里面开花的能量就转入
    性格倒错、嫉妒、愤怒和憎恨,那是一种干瘪而没有汁液的生命。
        感官性是人类最伟大的祝福之一,那是你的敏感度、那是你的意识、那是你的意识渗透
    了你的整个身体。
    
                          ※               ※                 ※
    
      多少年代以来,父母总是带着一个观念,认为小孩子属于他们,小孩子必须成为他们的
    复制品。复制品并不是一样很美的东西,存在不相信复制品,它只对原创的东西感到高兴。
        你必须帮助他们成长而超出你,你必须帮助他们不要模仿你。那真的是父母的职责——
    帮助小孩不要模仿。小孩子真的很会模仿,很自然地,他们将会模仿谁呢?——父母是最亲
    近的人。
        直到目前为止,父母都很高兴说他们的小孩跟他们很像。
        父亲觉得很骄傲,因为他的儿子就像他,那么一个生命就浪费掉了,因为这样的话,他
    的儿子是不需要的,有他就够了。
        由于这个错误的观念,当小孩模仿你的时候,你就觉得很骄傲,因此我们创造出一个模
    仿者的社会。
    
                          ※               ※                 ※
    
      服从不需要智力,所有的机器都是服从的,没有人曾经听过一部不服从的机器。
        服从也是很简单的,它将任何责任的重担从你身上拿下来,不需要去反应,你只要做任
    何你被告知的。责任在于那个发出命令的源头。就某方面而言,你非常自由,你不会因为你
    的行为而遭到谴责。
    
                          ※               ※                 ※
    
      宗教性并不是某种要去相信的东西,而是某种要去活过、要去体验的东西;不是你头脑
    里的一个信念,而是你整个人的一个味道。
    
                          ※               ※                 ※
    
      头脑无法成为不判断的,如果你强迫它成为不判断的,那么在你的智力里面将会产生一
    个阻碍,那么你的头脑就无法很完美地运作。
        成为不判断的并不是某种来自头脑领域里的东西。唯有一个超越的人,才能够成为不判
    断的,否则那些你看起来是事实的东西,是一个健全的描述的东西,也只不过是一个外表而
    已。
        任何头脑所决定或描述的东西都会被它的制约或它的偏见所污染,就是那些东西使它变
    成判断的。
        比方说,你看到一个贼,他偷东西是一个事实,那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你就做了一个关
    于那个贼的陈述。当然,偷东西是不好的,所以当你称一个人为贼,你的头脑就会说:
        “你是正当的,你的陈述是真实的。”
        但是为什么一个贼不好呢?而那个不好是什么呢?为什么他被迫去偷东西?那个偷的行
    为是一个单一的行为,在这个单一行为的基础上,你对你的整个人作出一个判断,你称他为
    一个贼,他也做了很多其他的事情,不只是偷东西而已。
        他或许是一个很好的画家,他或许是一个很好的木匠,他或许是一个很好的歌手,或是
    一个很好的舞者,在那个人里面可能有一千零一种品质,整个人太大了,而偷东西只不过是
    一个单一的行为。
        你不能够在一个单一的行为基础上对他的整个人作描述,你甚至不知道那个行为,你甚
    至不知道它是什么情况下发生的,或许在那种情况下,你也会去偷;或许在那种情况下,偷
    窃并不是不好的,因为每一项行为都跟它所处的情况有关。
        如果你环顾整个世界,而你看到不同种人的制约,以及他们对于好坏或对错的观念,你
    将首度能够了解到你的头脑也是人类头脑的一部分,它并不代表任何真理,它只是代表某个
    特定的部分。
        透过这个头脑,任何你所看到的都是根据判断而来的。
    
                          ※               ※                 ※
    
      存在是一体的,它的表现有成千上亿个,但是所表现出来的精神是同样的。它是同一个
    神性,但带着无限多不同种类的创造。
    
                          ※               ※                 ※
    
      钱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
        如果你没有钱,它很简单,你就是没有钱,所以不会复杂;但是如果你有了它,它就一
    定会产生复杂。
        钱所创造出来最大的困难之一就是:你从来不知道你是值得要的,或你的钱是值得要
    的,因为它很难想出来,所以有的人宁可不要有钱,至少这样生活会比较简单一点。
        像钱这样的东西本来可以给你一个很大的快乐,但是它却变成了极大的痛苦,但这并不
    是因为你的钱,而是因为你的头脑。
        钱是有用的,拥有金钱并不是罪恶,不需要感到罪恶。
    
                          ※               ※                 ※
    
      头脑就是这样在产生痛苦。
        你有钱,你可以享受它。但是如果有人爱你,不要将它提出来,因为你会使那个人陷入
    一个真的很不好的情况:如果他说他爱你,你将不会相信他,如果他说他爱你的钱,那么你
    才会相信他,但是如果他爱的是你的钱,那么整个爱的事件就结束了。在内心深处你会继续
    怀疑说他爱你的钱,而不是爱你。
        但这并没有什么不对:钱是你的,就好像你的鼻子是你的,你的眼睛是你的,你的头发
    也是你的,而这个人是爱你的全部。钱也是你的一部分,不要将它分开,那么就没有问题。
        试着去过一种尽可能少复杂、尽可能少问题的生活——
        它由你来决定。
    
                          ※               ※                 ※
    
      知道整个世界跟知道你自己人生的内在奥秘比起来并不算什么。
    
                          ※               ※                 ※
    
      比较的观念是完全虚假的。
        每一个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其他没有人像他,如果所有的个人都相像,那么比较
    是对的,但是事实上他们并不相像,即使双胞胎也并不完全相像,很难找到另外一个人刚好
    跟你相像,所以我们是拿独一无二的人来作比较,这将会产生困难。
    
                          ※               ※                 ※
    
      人生最困难,但也是最基本的事情之一,就是不要将生命划分为很美的事和愚蠢的事,
    根本不要划分,它们都是同一个整体的一部分。
        它只需要一点幽默感。对我而言,如果一个人要成为完整的,幽默感是非常主要的。
        一些小事和一些愚蠢的事有什么不对?你为什么不能对它们笑一笑,你为什么不能够享
    受它们?你一直都在判断说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你一直都坐在一个判断的座位上,那
    使你变得很严肃。
        那么花朵就变成漂亮的,但是荆棘要怎么办?它们都是花朵存在的一部分。如果没有荆
    棘,花朵就不能够存在,因为荆棘具有保护作用,它们具有某种功能、某种目的、某种意义。
        但是你却去划分它,那么花朵就变成美的,而荆棘就变成丑的。但是在树木本身里面,
    流进花朵的汁液和流进荆棘的汁液是一样的。在树木的存在里没有划分,也没有判断。花朵
    并没有比较被喜爱,荆棘也并不是在被忍受,它们两者都完全被接受。
        在我们自己的生命里,我们的做法也应该像这样。
        有一些小事情,如果你去判断,它们将会看起来很愚蠢,好像白痴一样,但那是因为你
    的判断,不然的话,它们也是在履行某种重要的事。
    
                          ※               ※                 ※
    
      头脑的整个功能就是继续去划分,而心的功能就是去看那个连接的环节。关于这一点,
    头脑完全不知道。
        头脑无法了解那些超出文字的东西,它只能够了解语言上和逻辑上正确的东西,它并没
    有顾虑到存在,没有顾虑到生命,没有顾虑到真相。头脑本身就是一个虚构的东西。
        你可以不要头脑而生活,但是你不能够没有心而生活。
        你生活得越深入,你的心就越涉入。
    
                          ※               ※                 ※
    
      生命在流动,它是一条河流,它是一个经常的流动。
        人们认为他们自己是静止的。只有东西是静止的,只有死亡是不变的,生命经常都在改
    变。生命越多,改变就越多,当你有非常丰富的生命,那么每一个片刻都会有很大的改变。
    
    
                          ※               ※                 ※
    
      没有人是更优越的,没有人是更低劣的,也没有人是相等的,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相等是心理学上的错误,不可能每一个人都是爱因斯坦,也不可能每一个人都是泰戈
    尔,但是那并非意味着泰戈尔比较优越,因为你不能够成为他。泰戈尔也不能够成为你。
        我的整个要点就是: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呈现,所以我们必须摧毁整个优越和低劣
    的概念,相等和不相等的概念,而代之以“独一无二”的新观念。
        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只要具有爱心地看,你将能够看出每一个个人都具有某种其他人所没有的东西。
    
                          ※               ※                 ※
    
      只要做任何愉快的事——对你来讲是愉快的,对你的周遭来讲也是愉快的,只要做某种
    能够带给你欢唱以及能够在你的周围创造出一个庆祝的韵律的事。
        这种生活我称之为宗教生活。
        它没有原则,它没有规范,它没有法律,它只有一个单一的方法,那就是:聪明地生活。
    
    
                          ※               ※                 ※
    
      服从是简单的,不服从则需要一些更高的智力。任何白痴都能够服从,而事实上也只有
    白痴能够服从。
        聪明的人一定会问:“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做这个?除非我知道它的理由和结果,否则
    我不想涉入它。”这样的话,他就变成负有责任的。
    
                          ※               ※                 ※
    
      一个圣人绝对不可能成为一个流氓,但是一个流氓却能够成为一个圣人。
    
                          ※               ※                 ※
    
      人还没有学会知道“单独”(aloneness)的美。
        他总是在渴望一些人际关系,他总是在渴望要跟某人在一起——跟一个朋友,跟一个父
    亲,跟一个太太,跟一个先生,跟一个小孩……总是要跟某一个人。
        他创造出社会,他创造出俱乐部——狮子会,扶轮社。他创造出一些党派——政治性的
    党派,或是由某种相同意识形态所组成的党派。他创造出各种宗教和教会,这一切的基本需
    要就是要用什么方法去忘掉说你是单独的。跟很多群众联合在一起,你是试着要去忘记那个
    在黑暗中你会想起的东西——你是单独被生下来的,你死的时候也会是单独的,不论你做什
    么,你都是单独活着。
        单独对你的存在而言是某种非常重要的东西,没有方法可以避免它。
    
                          ※               ※                 ※
    
      过去每一种指向避免单独的努力都失败了,而且它将来也会失败,因为它违反人生基本
    的东西。所需要的并不是某种你能够在它里面忘记你的单独的东西,所需要的是你要变得觉
    知到你的单独——那是一个事实。
        去经验它、去感觉它是非常美的,因为离开群众、离开别人是你的自由。免于孤独的恐
    惧是我们的自由。光是“孤独”(lonely)这个字就会立刻使我们觉得说它好像是一个创
    伤,需要以某种东西来满足它;好像是一个空隙,令人感伤,需要用某种东西来填满它。
        “单独”这个字就没有“创伤”和“需要被填满的空隙”的意味在里面。单独只是意味
    着完整。你是完整的,不需要其他任何人来完成你。
        因此,要试着去找出你最内在的中心,在那里你总是单独的,你一直都是单独的。在生
    命当中,在死亡当中,不论你在哪里,你都是单独的,但它是那么地充满,它并不是空的,
    它非常充满、非常完整,而且洋溢着所有生命的汁液,洋溢着所有存在的美和祝福,一旦你
    尝到了你单独的滋味,内心的痛苦将会消失,然后将会有一种非常甜蜜、非常和平、非常喜
    悦、非常喜乐的新韵律产生。
        那并不是意味着一个归于他自己“单独”的中心的人、在他本身里面就完整的人不能够
    交朋友,事实上,只有他能够交朋友,因为如此一来,交朋友已经不再是一种需要,它只是
    一种分享。他拥有很多,所以他能够分享。
    
                          ※               ※                 ※
    
      我们都是同一个存在的一部分,不论你伤害到谁,就长远来看,你都伤害到你自己,或
    许你现在并不了解,但是有一天,当你变得更觉知,你就会说:“天啊!这个伤害是我加在
    我自己身上的。”你伤害了其他人,而你以为那不是你。
        没有一个人是不同的,这整个存在是一体的,是一个宇宙的统一体,非暴力会由这个了
    解产生出来。
    
                          ※               ※                 ※
    
      当你生气的时候,你是在谴责你自己。你在燃烧,你在破坏你的心以及它较高的品质,
    你充满了恨。
    
                          ※               ※                 ※
    
      如果人跟宇宙保持同一步调,他就充满了,如果他没有跟宇宙保持同一步调,那么他是
    空虚的,完全空虚,从那个空虚会产生贪婪。
        贪婪就是要去充满它,用金钱、房子、家具、朋友、爱人、或其他任何东西来充满它,
    因为你无法以空虚来生活,那是令人恐惧的,那是一种魔鬼般的生活。如果你是空虚的,没
    有什么东西在你里面,那么你就不可能生活。
        只有两个方式能够使你觉得在你里面有很多东西,或者是你跟宇宙保持同一步调,那么
    你就被整体所充满,被所有的花和所有的星星所充满,这才是真正的满足。
        但是如果你没有这样做——有成千上亿的人没有这样做——那么剩下来的方式就只有用
    任何垃圾来充满你自己。
        贪婪只不过是意味着你感觉到一个很深的空虚,而你想要用任何可能的东西来充满它,
    不管它是什么。
        一旦你了解到这一点,你就会脱离贪婪,你就已经进入了跟整体的深层沟通,因此内在
    的空虚就消失了。
    
                          ※               ※                 ※
    
      整个人类的过去都一直在赞美贫穷,把贫穷看成跟灵性相同,那完全是无稽之谈。
        灵性是能够发生在一个人身上最伟大的富有,它包含了其他所有的富有,它并不反对其
    他任何富有,但它反对各种贫穷。
        一方面,人们会尊敬贫穷,而在另一方面,他们会说:
        “服务贫穷的人。”那就怪了!如果贫穷是那么灵性的一件事,那么最灵性的事情就是
    使每一个富有的人都变贫穷。帮助富有的人变贫穷,好让他能够变成灵性的,为什么要帮助
    那些贫穷的人?你想要破坏他们的灵性吗?
        生活在富裕里是世界上唯一灵性的事。
    
                          ※               ※                 ※
    
      金钱是一个搀有杂质的东西,它的理由是因为我们还没有能够做出一个健全的系统,使
    得金钱能够成为整体人类的仆人,而不是少数贪婪之徒的主人。
        金钱是一个搀有杂质的东西,因为人心充满贪婪,否则金钱只不过是一个交换物品的工
    具,一个很完美的工具,它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由于我们对它处理不当的缘故,在
    它里面的每一件事似乎都是错的。
        如果你没有钱,你会遭到谴责,你的整个人生是可恨的,因此你穷毕生精力试图以任何
    方式来致富。
        如果你有钱,它并不会改变基本的东西,你会想要更多,而你想要更多的欲望是无止境
    的。当最后你已经有了很多钱——虽然它还不够,它永远都不够,但它已经比其他任何人都
    来得多——你就开始觉得有罪恶感,因为你用来累积财富的手段是丑陋的、非人性的、暴力
    的。你一直在剥削,你一直在吸人们的血,你一直是一个寄生虫,所以,现在你有钱了,但
    是它使你想起你在获得那些金钱时所犯下的所有罪行。
        这种情况会产生出两种人:第一种,他会开始捐款给慈善机构来驱除他的罪恶感,而另
    外一种人会觉得自己非常罪恶,使得他不是发疯就是自杀。他自己的存在变成一个极度的痛
    苦,每一个呼吸都变得很重。奇怪的是,他终其一生都努力工作来得到这些钱,因为社会挑
    起了他对财富和权力的欲望及野心。
        金钱的确带来权力,除了有几样东西不能够由金钱购买之外,它能够购买每一样东西,
    但是没有人会去担心那几样东西。静心无法被购买,爱无法被购买,友谊无法被购买,感激
    无法被购买,但是没有人会去顾虑那些东西。
    
                          ※               ※                 ※
    
      只要注意看存在以及它的丰富,世界上为什么需要那么多花,只要玫瑰花就够了,但存
    在是丰富的,成千上亿的花朵,成千上亿种鸟,成千上亿种动物,每一种东西都非常丰富。
        自然并不是苦行的,它到处都在欢舞——在海洋里、在树木里。它到处都在歌唱——在
    吹过松树的风中,在各种鸟类里……
        为什么需要有成千上亿的太阳系,而每一个太阳系里面又有无数的星星?这些似乎是不
    需要的,除非说丰富就是存在的本性,富有就是存在的核心;存在不相信贫穷。
    
                          ※               ※                 ※
    
      我不把贪婪看成一种欲望,它是某种存在性的疾病——
        你没有跟整体保持同一步调。只有跟整体保持同一步调才能够使你成为神圣的。
        对我而言,贪婪根本就不是一种欲望,所以你不需要对贪婪做任何事,你必须去了解那
    个你试着去充满的空虚,然后问:“为什么我是空虚的?整个存在是那么地充满,为什么我
    是空虚的?或许我出轨了,我跟存在已经不再移向同一个方向,我已经不再是存在性的,那
    就是我空虚的原因。”
        因此,要成为存在性的、要放开来,在宁静和和平当中、在静心当中去接近存在。有一
    天你将会了解你是那么地充满,过分充满,洋溢着喜悦、喜乐和祝福。你拥有那么多,你可
    以将它给予整个世界,而它还是不会被竭尽。
        当这么一天来到,你将会第一次没有感觉到任何贪婪——对金钱、食物、或是对任何东
    西的贪婪。你将会继续生活,但是不会带着贪婪,那是无法被满足的,也不会带着一个创
    伤,那是无法被治愈的,你会很自然地生活,任何需要的,你都将会找到。
    
                          ※               ※                 ※
    
      每一个人多多少少在某些方面都会有自卑感,原因在于我们没有接受说每一个人都是独
    一无二的。没有自卑感或优越感这个问题,每一个人都属于他自己那一种,每一个人都是独
    特的,根本就没有比较这个问题,我们不允许人们以他们本然的样子来接受他们。一旦你按
    照你本然的样子来接受你自己,不要有任何比较,那么所有的自卑感和优越感就都消失了,
    在完全接受你自己的当中,你就能够免于这些自卑感或优越感的情结,否则你将会终身受苦。
        我无法想象说一个人能够拥有世界上的每一样东西。人们曾经那样尝试过,但是他们都
    完全失败了。
        只要成为你自己,那就够了。
        你被太阳所接受,你被月亮所接受,你被树木所接受,你被海洋所接受,你被大地所接
    受,这样你还要什么呢?
        你被这整个宇宙所接受。
        你要在它里面欢欣鼓舞。
    
                          ※               ※                 ※
    
      希望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可,希望能够得到别人的认识,这是每一个人的需要。
        我们整个人生的结构就是被教成:除非我们能够得到别人的承认,否则我们是没没无闻
    的,我们是没有价值的。我们的工作并不重要,那个承认才重要,这种观念把整个事情都倒
    转过来了。
        我们的工作应该是重要的,它本身就应该是一种喜悦。我们应该工作,不是为了要被承
    认,而是因为我们享受成为具有创造性的,你喜爱工作是因为它本身的缘故。你爱你的工
    作,所以你才做它。
        不必要求别人的承认,如果承认来临,你就接受它,如果它没有来临,那么你就不要去
    想它,你的满足应该是在工作本身。
    
                          ※               ※                 ※
    
      如果每一个人都学会了这个简单的艺术——喜爱他的工作,不论它是什么,你都去享受
    它,而不要要求任何承认,那么我们一定会有一个更美好、更喜乐的社会,否则世界已经使
    你陷入一个痛苦的模式。你之所以认为你所做的事很好,并不是因为你喜爱它,或是因为你
    将它做得很好,而是因为世界承认它、奖赏它、给你金牌或给你诺贝尔奖。
        他们已经带走了整个创造的内在价值,因而摧毁了成千上亿的人,因为你无法给成千上
    亿的人诺贝尔奖,而你却在每一个人里面创造出被承认的欲望,所以没有一个人能够很平
    和、很宁静地工作,没有一个人能够享受任何他正在做的。
        人生是由一些小事情所组成的,对于那些小事情并没有奖赏,也没有政府所给的头衔,
    也没有大学所给的荣誉学位。
        任何具有他个人自己感觉的人都会根据他自己的爱来生活,根据他自己的工作来生活,
    而根本不会去介意别人怎么想。
    
                          ※               ※                 ※
    
      快乐并不在于你完成了某件事,快乐在于你欲求它,你用你全部的强度在欲求它,所以
    当你在做它的时候,你就忘掉了其他每一件事,你就忘掉了整个世界,它变成你整个人的焦
    点。
        这样做就会有你的喜乐和你的报酬——那个喜乐和报酬不在于完成,也不在于什么东西
    要永恒。在这个存在改变的流动里,我们必须在每一个片刻都找到它自己的报酬,不论我们
    在做什么,我们都必须全力以赴,而不是只用一半的心,我们必须毫无保留,将整个人的存
    在都投入那个行为。
        那就是我们的喜乐之所在。
    
                          ※               ※                 ※
    
      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一个人都具有某种个体性,这是一项事实。我们必须放弃
    人们应该如何的概念,而代之以另外一种哲学,不管人们如何,他们都是很美的,没有所谓
    “应该”这个问题,因为我们算老几,能够强加任何“应该”在任何人身上?如果存在能够
    按照你本然的样子来接受你,那么我算什么而能够不接受你?
        所以只要改变一下你的态度,一旦它进入你的心里,它就变成一件很简单的事:每一个
    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一个人就像他现在一样,而他应该就像他现在一样,他不需要成为其
    他某一个人就能够被接受,他已经被接受了,这就是我所说的尊敬个体性,按照人们本然的
    样子来尊敬他们。
        如果我们能够按照人们本然的样子来接受他们,那么整个世界将会成为一个非常具有爱
    心而且令人欢欣鼓舞的地方。
    
                          ※               ※                 ※
    
      一个来自爱、来自聪明才智和来自慷慨的共产主义将会是真实的,而一个透过强制而来
    的共产主义是不真实的。
        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管他是多么穷——会没有东西可以贡献。
    
                          ※               ※                 ※
    
      为什么不创造出一个金钱不会产生出阶级,而只是给每一个人更多机会的生活?
    
                          ※               ※                 ※
    
      那些独裁主义者就是那些遭受自卑情结之苦的人。
        为了隐藏他们的自卑感,他们硬把他们的优越感加上去,他们想要证明他们是某号人
    物,他们的话是真理,他们的话是法律,然而在内心深处,他们是非常自卑的人。
    
                          ※               ※                 ※
    
      在自然界里,每一样东西都有一个机会、一个空间,没有一个人是老板,没有一个人是
    主人,也没有一个人是仆人。
        自然几乎是以一个有机的整体在运作,在那个有机的整体里,个体性没有丧失,但是在
    它里面,自我没有机会发展,因此树木没有自我,鸟类没有自我,各种动物也都没有自我。
        只有人有这个问题。
    
                          ※               ※                 ※
    
      如果一个人觉得他跟真理在一起,他可以单独站出来反对整个世界,这是人的特权,只
    有人有这个特权。
        如果你觉得这是引导到自由的方式,那么你就必须接受任何责任,那么所有那些责任对
    你而言都不会是一个重担。它们都会使你变得更成熟、更归于中心、更根植于存在,更能够
    成为一个很美的个人。
    
                          ※               ※                 ※
    
      在你的手中只有一个片刻——真实的片刻。你无法再得到这个片刻,要不然就是你去经
    验它,要不然就是你离开它而没有经验到。
    
                          ※               ※                 ※
    
      每一个小孩都了解,他跟他的父母以不同的看法来看这个世界,就看法而言,这一点是
    绝对可以确定的。
        他的价值观是绝对不同的,他可以在海滩上搜集贝壳,而父母会说:“将它们丢掉,你
    为什么要浪费你的时间?”但是对他们而言,那些贝壳非常漂亮。
        他可以看出那个差别,他可以看出他们的价值观是非常不同的。父母们在追逐金钱,而
    他想要采集蝴蝶,他无法了解为什么他们对金钱那么有兴趣:“你们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而他的父母无法了解,他要那些蝴蝶或那些花干什么?
        每一个小孩都会了解到他们跟他们之间有差别。唯一的问题在于:他害怕去主张说他是
    对的。
        就他本身而言,他应该有他自己的自由,但是那需要一点勇气,小孩子是有这个勇气,
    但是整个社会的运作方式是:
        即使在小孩里面,像勇气这么美的品质也会遭到谴责。
        如果父母亲真的爱小孩,他们将会帮助他们成为勇敢的,即使那个勇气是要用来反对他
    们。他们将会帮助小孩有勇气反对老师、反对社会、以及反对任何要摧毁他们个体性的人。
    
    
                          ※               ※                 ※
    
      记住,永远不要妥协,妥协完全违反我的整个看法。
        你看到一些人,他们的生活是痛苦的,因为他们在每一个点上都妥协,他们无法原谅他
    们自己,因为他们妥协了。他们知道他们应该勇敢一点,但是他们被证明是懦夫。在他们自
    己的眼里,他们已经堕落了,他们丧失了他们的自我尊敬,这就是妥协所造成的。
        一个人为什么要妥协?我们有什么好损失的吗?在这个小小的生命里,我们要尽可能全
    然地去生活,不要害怕走到极端,你不可能比全然更多,那是最终的底线。不要妥协。你的
    整个头脑将会倾向于妥协,因为我们就是这样被带大的,我们就是这样被制约的。
        “妥协”是我们的语言里面最丑陋的字眼,它意味着:
        “你给一半,我给一半;我解决一半,你解决一半。”为什么要这样呢?当你能够拥有
    全部,当你能够吃了蛋糕而且又拥有它,你为什么要妥协呢?
        只要一点点勇气,只要勇敢一点——只是在刚开始的时候。一旦你经验到了不妥协的
    美,以及它所带来的尊严,还有那个完整性和个体性,你将会首度感觉到你有了根,你将会
    首度感觉到你是由你自己的中心来生活。
    
                          ※               ※                 ※
    
      痛苦的人很容易被奴设,但是快活的人、喜乐的人无法被奴役。
    
                          ※               ※                 ※
    
      性是生命的开始,而死亡是同一个生命的结束,所以它们是同一个能量的两端,它们不
    可能没有连接。
        或许性就是分期付款的死亡,而死亡是性的大批发。
        但是很确定地,它是同一个能量的两个不同的角落运作。
    
                          ※               ※                 ※
    
      为什么不创造出一个性不会成为痛苦经验、不会成为嫉妒、不会成为失败的人生;为什
    么不创造出一个性只是乐趣——没有比其他游戏来得多,而只是一个生物游戏——的人生。
        你打网球;那并不意味着你一生都必须跟同一个伴侣打网球。
        生命应该丰富一点,只需要一点了解,那么爱就不会成为一个难题,性就不会成为禁忌。
    
    
                          ※               ※                 ※
    
      头脑只不过是过去记忆的搜集,而从那些记忆去想象未来。
    
                          ※               ※                 ※
    
      使用人生的每一个机会来培养你的聪明才智和你的意识。平常我们所做的就是使用每一
    个机会来为我们创造出地狱,这样做只有你在受苦,而因为你的受苦,你也使别人受苦。
        当很多人生活在一起,如果他们都互相为别人创造出痛苦,那么那个痛苦就会继续相
    乘,整个世界就是因为这样而变成地狱。
        只要基本的事情被了解,它就能够立刻改变。如果没有聪明才智,就没有天堂。
    
                          ※               ※                 ※
    
      根据我的看法,父母的功能并不是要帮小孩成长,他们没有你也能够成长。
        你的功能是去支持、去滋养、去帮助那个已经在成长的。
        不要给予方向,不要给予理想,不要告诉他们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让他们藉着他
    们自己的经验来找出它。
    
                          ※               ※                 ※
    
      认为小孩是你的占有物这整个观念是错误的。他们透过你被生下来,但是他们并不属于
    你。你有过去,而他们只有未来。
        他们将不会按照你的意思去生活。按照你的意思去生活几乎等于不生活。他们必须按照
    他们自己的意思去生活,他们必须在自由当中、在责任当中、在危险当中、在挑战当中生活。
    
    
                          ※               ※                 ※
    
      一旦你了解你的小孩不属于你,一旦你了解他们属于存在,而你只不过是一个通道,那
    么你必须感谢存在说它选择了你作为一些漂亮小孩的通道,但是你不要去干涉他们的成长,
    不要去干涉他们的潜力,你不要硬把你自己的潜力强加在他们之上。
        他们将不会跟你生活在同一个时代,他们将不会面临同样的问题,他们将成为另外一个
    世界的一部分,所以,不要以这个世界、这个社会、这个时代的情况来准备他们,因为这样
    的话,你将会为他们创造出一些困难,他们将会发现他们并不适合,他们将会发现他们资格
    不符。
    
                          ※               ※                 ※
    
      残酷是一种误解,它之所以在我们里面产生是因为我们害怕死亡。我们不想死,所以在
    其他每一个人杀死你之前,你就想要先杀死他,因为最佳的防卫就是攻击,而你不知道谁会
    攻击你。
        在动物世界里、以及在人类的世界里,有一个很激烈的竞争,所以人们只是一味地攻
    击,而不去管他们是在攻击谁,或者他是否真的想要攻击他们。但是没有一个方法可以找出
    要攻击谁,所以最好不要冒险。
        当你攻击某一个人,你的心慢慢地、慢慢地变得越来越坚硬,然后你会开始享受攻击,
    这种现象在动物世界里可以看到,因为在动物世界里同样会有食物和权力的竞争……
        残忍只不过是一种想要成为第一的竞争精神。如果它意味着暴力,那么就让它成为暴
    力,但是一个人必须成为第一的。动物世界有这样的情形,人的世界也有这样的情形。但是
    为什么要冲向第一呢?
        它存在性的原因就是死亡。
    
                          ※               ※                 ※
    
      唯有当你知道没有死亡,残酷才能够消失,这就是我所找到的残酷的线索。当你在你里
    面经验到某种不朽的东西,那么所有的残酷都会消失,那么它就没有关系了,你不需要用跑
    的,你可以让别人走在你前面,因为那个可怜的家伙不知道世界是无限的,生命是无限的。
        不会失去任何东西,如果它今天不发生,那么明天或许会发生,如果你能够了解,你不
    可能会错过任何东西。
    
                          ※               ※                 ※
    
      事实上,在斗争以及相互残酷和暴烈当中,你或许会错过很多东西,因为这整个过程将
    会使你变得坚硬,将会使你的心变成一颗石头。如果你的心变成一颗石头,那么它将会错过
    一切伟大的东西、一切美好的东西、以及一切喜乐的东西。
        这种道理很难解释给动物知道,但是真正的问题在于,我们甚至很难解释给人类知道说
    透过竞争、透过暴烈的野心和透过处处争取第一,你们是在创造一个疯狂的世界,而在这个
    世界里,没有人能够得到任何享受,且每一个人的生活都会变得很贫乏。
        唯一能够使人们了解的方法就是帮助他们去感觉他们不朽的自己,当他们能够感觉到他
    们不朽的自己,所有的残酷就都会消失。就是因为人生短暂,所以才会有这个麻烦。如果过
    去和未来两端都是无限的,那么就不需要急急忙忙,甚至不需要去竞争。生命那么丰富、那
    么充满,你不可能竭尽它。
    
                          ※               ※                 ※
    
      对那些只想到生命、生活和爱的人来讲,过去和未来都非常美,因为他们所看到的过去
    和未来都是无限的。他们可以装饰他们的过去,使它变得尽可能漂亮,虽然他们从来没有活
    过它,当它曾经一度出现的时候,他们并不在场,这些都只是影子、只是映象。他们一直在
    赶路,当他们在赶路的时候,他们看到了几样东西,然后他们就认为他们已经经验过了。
        在过去,只有死亡是真实的存在,而不是生命。
        在未来也是一样,只有死亡是真实的存在,而不是生命。
        那些过去错过生活的人,为了要替代那个空隙,他们会自动梦想未来,他们的未来只不
    过是来自过去的一个投射。任何他们在过去所错过的,他们都把希望寄托在未来,在这两个
    不存在之间的是很短的存在片刻,那个才是生命。
    
                          ※               ※                 ※
    
      时间被认为是由三个时态所组成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这是错误的,时间只是由
    过去和未来所组成。
        生命才是由现在所组成的。
        所以对那些想要生活的人而言,除了生活在当下这个片刻之外,没有其他方法。
        只有“现在”是存在性的。
        过去只不过是记忆的收集,而未来只不过是你的想象、你的梦。真实的存在是此时此地。
    
    
                          ※               ※                 ※
    
      “现在”跟时间无关,如果你只是在此时此地,那么就没有时间。有广大的宁静和静
    止,没有移动,没有一样东西在经过,每一样东西都来到一个突然的停止。
        “现在”给你一个深深地潜入生命水中,或是高高地飞进天空的机会。
        但是在两边都有危险——“过去”和“未来”是人类语言里面最危险的两个字。生活在
    过去和未来之间的现在几乎就好像走在一条绳索上,在它的两边都有危险。
        但是一旦你尝到了“现在”这个片刻的甜蜜,你就不会去顾虑那些危险;一旦你跟生命
    保持在同一个步调,其他的就无关紧要了。
        对我而言,生命就是一切。
    
                          ※               ※                 ※
    
      对于那些想要真正去生活——不是去想,而是去爱;不是去想,而是去存在;不是将它
    哲学化——的人而言,他们除了啜饮现在这个片刻的生命汁液之外别无选择。要完全将当下
    这个片刻的生命汁液挤尽,因为它一去就不复返了,它一旦走掉就永远走掉了。
    
                          ※               ※                 ※
    
      生命分散在七十年或八十年里面,而死亡只发生在一个片刻里,它是那么地浓缩,如果
    你有正确地过你的生活,你将能够进入死亡的奥秘,而死亡的奥秘就是:它只是一个外表的
    覆盖,里面是你的不朽,是你永恒的生命。
    
                          ※               ※                 ※
    
      我不去想太多关于未来的事,因为未来是由现在所产生出来的。如果我们能够照顾现
    在,那么我们就是照顾了未来。
        未来不会无端地来,它将会从这个片刻产生出来,下一个片刻将会从这个片刻产生出来。
        如果这个片刻很美、很宁静、很喜乐,那么下一个片刻一定会更宁静、更喜乐。
    
                          ※               ※                 ※
    
      人不需要超越自然。我要告诉你们,人需要去“实现”自然,这是其他动物做不到的,
    这就是人和动物之间的差别。
        你生下来是一个自然的人,你无法超越你自己,超越你自己就好像藉着抬高你的脚把你
    自己拉上去一样。你或许可以跳高一点,但是迟早你将会掉回地面,或许还会弄得骨折。
        你不能够飞。
        人们就是一直这样在做,人们一直在试着将他们自己举升到自然之上,那就是意味着要
    超越他们自己,但是他们跟自然是分不开的。人具有能力、聪明才智和自由去探寻,如果你
    很完全地探寻了自然,那么你就回到家了。
        自然就是你的家。
    
                          ※               ※                 ※
    
      这是生命基本的法则之一:任何较高的东西都非常脆弱;
        树木的根非常强壮,但是花则不然。花非常脆弱,只要吹来一阵强风,它就会被摧毁。
        人类的意识也是如此,恨非常强,但是爱则不然。爱就好像一朵花,它能够很容易被任
    何石头压碎,被任何动物摧毁。
        生命更高的价值必须受到保护。
        较低的价值本身就已经具有某种保护。
        石头不需要被保护,但是在它旁边灌木丛里的玫瑰花就必须受到保护。石头是死的,它
    不可能变得更死,所以它不需要被保护。
        但是玫瑰花那么活生生、那么美、那么多采多姿、那么吸引人,那就是它的危险,那也
    是它的力量,但是它却招来危险,或许有人会将它摘走。没有人会带走石头,但是花可能被
    摘走。
    
                          ※               ※                 ※
    
      对我而言,严肃是一种病,而幽默感使你更富有人性、更谦虚。根据我的看法,幽默是
    宗教性最重要的部分之一。
    
                          ※               ※                 ※
    
      爱必须被发展到最高峰,但是那需要某种训练。人们也使用训练,但不是要去培养爱。
    我教导一些训练使你们的爱变正确,好让你们的爱不只是一件生物上的事,从来没有达到你
    们的心理世界。
        爱甚至具有达到你们灵性世界的潜力,在最高的顶峰,它将会达到你们的灵性世界。
    
                          ※               ※                 ※
    
      性高潮并不是繁殖所必需的,它是打开一个更高的意识进化之窗的东西。
        性高潮的经验一直都是非性的,即使你是透过性而达到它,它本身也不具有性的成分。
        那给予我们一个洞见:或许有可能透过非性的方法而达到它,因为它本身是非性的,所
    以性不必然是唯的方式。
        那个第一次达到这个经验的人,一定曾经下结论说可能有其他方式可以达到性高潮,因
    为性不必然是它里面的一部分。在它里面没有留下任何性的色彩和印象。
        他一定有注意到它是如何发生的,然后事情变得很清楚:
        在性高潮发生的那个片刻,时间停止了,你忘掉了时间。你的头脑停止了,你已经不再
    思考。有一个很深的宁静和一个很清醒的觉知。
        很自然地,任何经历过这个经验的观察者都会想:“如果这些事情——觉知、无思想、
    无时间——能够不必透过性来运作的话,那么你就可以绕过性而达到性高潮。”我的了解是:
        人类一定是经由这样而第一次发现静心的。
    
                          ※               ※                 ※
    
      自由只不过是使你对你现在的每一样东西,以及对你将来要成为的,完全负责作的。
    
                          ※               ※                 ※
    
      有一些人变得很生气,这些人就是国家和社会的革命份子,但是他们所有的革命都失败
    了,因为任何来自愤怒的就是来自无知,而它将无法创造出真正的改变。
    
                          ※               ※                 ※
    
      出自愤怒的话,要改变得比较好是不可能的。
        我要你们记住一件事:悲伤只是愤怒倒转过来,它们并没有什么不同,它是压抑的愤
    怒。如果你去分析它,那么你就会了解那个事实,非伤可以很容易就转变成愤怒,愤怒也可
    以以同样的方式转变成悲伤。它们并不是两件事……或许是同一个钱币的两面。
    
                          ※               ※                 ※
    
      整个世界都是悲伤的,它处于悲惨之中,人们的内心都有很大的痛苦,但是你不需要对
    它感到悲伤,理由很简单,因为如果你变得悲伤,你就加入了他们而创造出更多的悲伤,但
    那是于事无补的。
        它就好像人们在生病,当你看了他们的病之后,你也跟着生病。你的生病将不会使他们
    变得更健康,它只是创造出更多的生病。去体谅他们的生病意味着去找出他们生病的原因,
    找出是什么原因使他们产生痛苦和不幸,然后帮助他们去除那些原因。
        你必须尽可能保持快乐,因为你的快乐将会帮助他们——而不是你的悲伤。你必须高高
    兴兴,而让他们知道,在这个悲伤的世界里也可能成为高高兴兴的……
    
                          ※               ※                 ※
    
      愤怒永远都是弱者的象征。
    
                          ※               ※                 ※
    
      灾难的时刻会让你按照真相本然的样子来觉知它。梦是很脆弱的,每一个人都处于危险
    之中,只是在平常的时候,你是熟睡的,你没有看到它,你一直在做梦,你一直在梦想一些
    未来美好的事物。当危险迫近的时候,你就突然觉知到说或许没有未来、没有明天,这个片
    刻是你唯一拥有的片刻。灾难的时刻是非常具有启发性的,它们并没有将其他任何新的东西
    带进这个世界,它们只是使你觉知到世界本然的样子,它们唤醒你。如果你不了解这一点,
    你可能会发疯;如果你了解这一点,你就可以变清醒。
        烦恼是没有用的,因为它只会让你错过这个片刻,它对任何人都不会有所帮助。
        所以超越危险的秘密就是:开始更完全地去生活、更全然地去生活、带着更多的警觉,
    好让你能够在你自己里面找到死亡所碰触不到的东西。
        那是唯一的庇护、唯一的保障、唯一的安全。
        所以问题只是在于如何使用每一样东西。不论它是什么,你都要正确地使用它。
        灾难很大,危险很大,但是机会也很大。
    
                          ※               ※                 ※
    
      没有一个幻象能够抵挡真实的存在,真实的存在迟早会将幻象压碎。
    
                          ※               ※                 ※
    
      父亲或母亲的功能是很伟大的,因为他们将一个新的客人带进这个世界,这个新的客人
    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他在他里面带着一些潜力。除非他的潜力能够成长,否则他将会保持不
    快乐;没有父母会认为他们的小孩会保持不快乐。
        他们想要小孩快乐,但是他们的想法却是错误的,他们想说如果他们的小孩能够成为医
    生、工程师、或科学家,那么他们就会快乐。他们不懂。
        唯有当他们的小孩变成他们应该变成的,他们才能够快乐。他们只能够变成他们在自己
    里面所携带着的种子。
    
                          ※               ※                 ※
    
      判断是丑陋的,它会伤人。你一方面继续伤害他们,使他们受伤,而在另一方面,你却
    想要得到他们的爱和尊敬,那是不可能的。
        爱他们、尊敬他们,或许你的爱和尊敬可以帮助他们改变很多他们的弱点,以及很多他
    们的失败,因为爱将会给予他们新的能量、新的意义、新的力量。
        爱将会给予他们新的根,使他们能够站起来抵挡强风、烈日和豪雨。
    
                          ※               ※                 ※
    
      每当面临选择的时候,我们不可以选择头脑来反对心。心是你跟存在的关系,而头脑是
    你跟社会的关系。
    
                          ※               ※                 ※
    
      要成为快乐的,要很开心,享受那个事实说你并没有处于痛苦的情况下,当我这样说的
    时候,我是有一个目的的。
        那个目的就是你必须成为那些已经完全忘掉生命也能够欢欣鼓舞的人的榜样,尽管有那
    么多黑暗,你也能够对那些黑暗释怀,你也能够欢舞,黑暗不能够阻止你的欢舞,它没有力
    量阻止。
        对我而言,这才是真正的服务。
    
                          ※               ※                 ※
    
      如果你是悲伤的,那么你是错的;如果你是快乐的,那么你就对了。
    
                          ※               ※                 ※
    
      头脑必须被训练成心的仆人;逻辑应该被用来服务爱。
        然后生命就能够变成对光的庆祝。
    
                          ※               ※                 ※
    
      有一句古代的谚语说:“就好像上面一样,所以下面。”或者反之亦然。这句话包含了
    神秘主义最基本的真理之一,它意味着没有上,也没有下,存在是一体的。
        划分是由头脑所创造出来的。
        存在是不可分的。
        分隔是我们的投射,由于我们太过于跟分隔认同,所以我们就失去了跟整体的连系。
        我们的头脑只不过是朝向广大宇宙的一个小窗子,当我们一直透过窗户来看,那个窗户
    的框就框住了外在的天空。虽然天空是没有框的,但是对你的知觉来讲,那个窗户的框就变
    成了存在的框。
    
                          ※               ※                 ※
    
      有时候它就好像一些戴眼镜的人,他们把眼镜架在鼻子上,但是却在找眼镜,他们甚至
    已经忘记说他们没有眼镜不能够看,所以如果他们在看,他们一定是已经戴上了眼镜。
        如果你已经使用眼镜使用了好几年,它会慢慢变成你的一部分,它会变成你的眼睛,你
    就不会去想说它跟你是分开的,但是每一副眼镜都会将它自己的颜色加在它所看到的东西上
    面。你是眼镜背后的“看者”,眼镜无法自己看,外面的东西并没有眼镜所加上去的颜色,
    但是你已经变得跟眼镜非常认同……
        同样地,人的头脑也只不过是一个工具,眼镜是在头颅外面,而头脑是在头卢里面,所
    以你无法将它每天摘下来。由于你在里面跟它非常接近,所以那个接近就变成了认同。
        因此任何头脑所看到的就被认为是真相。头脑无法看到真相,头脑只能够看到它自己的
    偏见,它只能够看到它自己的投射被显示在世界的银幕上。
    
                          ※               ※                 ※
    
      在世界上,相对于真理最大的敌人就是博学多闻的人,而最伟大的朋友就是一个知道他
    自己不知道的人。
    
                          ※               ※                 ※
    
      我们已经被告知、被教导、被制约成即使像爱这样的东西也必须成为一件头脑的事。
        爱基本上是属于心的,但是我们的整个社会都试图要绕过心,因为心是不合逻辑的,心
    是没有理性的,而我们的头脑已经透过教育而被训练成说任何不合逻辑的东西都是错的,任
    何非理性的东西都是错的,只有合乎逻辑的东西才是对的。
        在我们的教育课程里,心没有地位,我们的教育是属于头脑的,心已经几乎从我们的存
    在被移开、被消音。从来没有人给它一个成长的机会,使它能够由潜力变成实际。我们总是
    由头脑在控制。
        就金钱而言,头脑是好的;就战争而言,头脑是好的;就野心而言,头脑是好的;但是
    就爱而言,头脑是完全没有用的。金钱、战争、欲望、野心——你无法将爱跟这些东西放在
    同一个范畴。
        爱在你的存在里有一个分开的泉源,在那个泉源里没有对立。
    
                          ※               ※                 ※
    
      一个真正的教育,将不只是教给你头脑,因为头脑只能够给你一个好的生计,而不是好
    的生活。心无法给你一个好的生计,但它能够给你一个好的生活,没有理由要在这两者之中
    只选择一个。在该使用头脑的时候就要使用头脑,在该使用心的时候就要使用心。
    
                          ※               ※                 ※
    
      宗教、政客、生意人、战士,他们都希望头脑受到训练,而心可能会成为一个打扰,它
    会成为一个打扰。
        如果你是一个军人,而如果你有一颗心,那么你就无法杀敌。你一拿起枪要杀人,你的
    心就会说:“就好像你有一个太太在等你——你的小孩、你的老母和老爹——这个可怜人的
    太太也一定在等他;他的小孩、他的老母和老爹也一定在等待他的儿子回家。”
        他并没有对你怎么样,而你却要将他杀死,为了什么呢?
        为了要从军事学院得到一个奖赏吗?为了要得到升迁吗?
    
                          ※               ※                 ※
    
      如果你想要社会变成一个理想的社会,变成一个天堂,那似乎是不可能的,因为有那么
    多的冲突,而似乎没有办法来调和这些冲突。
        一个和谐的人类社会是可能的,它应该是可能的,因为那将是每一个人成长的最佳机
    会,那将是每一个人成为他自己的最佳机会,每一个人都能够得到最丰富的可能性。
        所以就目前的情况而言,社会似乎非常愚蠢。
        那些乌托邦主义者并不是梦想家,然而你们所谓的实际主义者却谴责那些乌托邦主义
    者,认为他们是愚蠢的,然而他们两者都同意一点——社会必须被改造。
        他们都关心社会,那就是他们失败的原因。
        依我看来,乌托邦并不是某种不会发生的事,乌托邦是可能的,但是我们必须找出原
    因,而不是只看症状。
        而那个原因在于个人,不在于社会。
    
                          ※               ※                 ※
    
      人已经忘记了真正的他是谁,他几乎已经用了一个关于他自己的特定概念来自我催眠,
    他终身都携带着那个概念,而自己却不知道说那不是他,而是他的影子。你无法满足你的影
    子。
    
                          ※               ※                 ※
    
      不需要任何战争,不需要任何打仗,不需要恨。生命非常短暂,而爱非常宝贵,你能够
    用爱、用和谐、用喜悦来填满你的生命,你能够使你的生命本身变成一首诗——如果你错过
    了,只有你必须负责任,其他没有人会替你负这个责任。
        那只是一个了解的问题;需要一个简单的洞见,使你自己不被那些黑暗的力量、负面的
    力量和破坏的力量往下拉。
        只需要一些警觉,使你自己献身于创造性、爱和敏感性,使这个短短的人生变成一系列
    的歌唱,好让你能够在你的生命中欢舞,而你的死亡将会成为你欢舞的高潮;好让你能够尽
    情地生活,而且能够尽情去死,没有抱怨,只有感激,只有对存在的感谢。
    
                          ※               ※                 ※
    
      每一个人都想要被爱,那是一个错误的开始。
        它之所以开始是因为小孩不能够爱,他不能够说什么,他不能够做什么,他不能够给予
    任何东西,他只能够获得。
        小孩子所经验到的爱是获得的爱——从母亲获得、从父亲获得、从兄弟姊妹获得、从客
    人和陌生人获得,它一直都是获得。所以那个最初的经验深深留在他的潜意识里,认为他必
    须得到爱。
        但是如此一来,问题就产生了,因为每一个人都曾经是一个小孩子,而每一个人都同样
    想得到爱,没有一个人以任何其他的方式被生下来,因此所有的人都在要求:“给我们
    爱。”但是没有人给予,因为别人也是以同样的方式被带大的。
        所以一个人必须很警觉、很觉知:这个初生的偶发状态不应该经常停留在你的头脑里,
    与其要求说:“给我爱。”倒不如开始给予爱,忘掉获得,而只是给予;我向你保证,你将
    会得到更多。
    
                          ※               ※                 ※
    
      进化是透过两极来运作的,就好像你无法用一只脚走路,你需要用两只脚走路,存在需
    要相反的两极——男人和女人、生和死、爱和恨——来创造出冲力,否则就会显得太静了。
        在一方面,相反的东西会吸引你,而在另外一方面,它会使你觉得依赖。没有人想要成
    为依赖的,因此爱人之间就会有一个经常性的争斗,他们互相都试图要支配对方。
        名义上是爱,但是那个游戏是政治。
        男人的努力就是要去支配女人,把她贬到一个较低的地位,而不是让她成长,所以她的
    成长一直都停顿。
        女人从男人的奴役当中解放出来也是男人可以经验到的一种自由。
        所以我说女性解放运动不只是女性的解放,它也是男性的解放,两者都会被解放。
        奴役的方式将他们两个人绑在一起,因此就有持续的争斗。女人找到她自己的策略来扰
    乱丈夫、来唠叨他、来泄他的气,而男人也有他自己的策略。在这两个战斗营之间,我们一
    直希望爱会发生。已经过了很多世纪了,但是爱尚未发生,它只是偶尔发生。
        这就是一般爱的情况,只有爱的名义,而没有爱的实质。
    
                          ※               ※                 ※
    
      如果你问我爱的看法……它已经不再是一个正反两面交互运作进行或是对立的问题。男
    人和女人是不同的,而且是互补的。只有男人是一半,只有女人也是一半,只有当两个人在
    一起,处于一种很深的统一的感觉当中,他们才首度感到完整、感到完美。
    
                          ※               ※                 ※
    
      好几千年来,男人对女人所做的事实在非常荒唐,她无法想象她自己跟男人平等,她已
    经受到很深的制约,即使你告诉她,她跟男人平等,她也不会相信。它几乎已经变成她的头
    脑,那个制约已经变成她的头脑,她认为她在每一方面都比较不足,不管是体力或智力。
        将女人贬成这种状态的男人也无法爱她,因为爱只能够存在于平等和友谊之中。
    
                          ※               ※                 ※
    
      如果你能够没有嫉妒地爱,如果你能够爱而不要有执著,如果你能够爱一个人爱到他的
    快乐就是你的快乐——即使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而他是快乐的,它也会使你快乐,因为你
    是那么地爱他,他的快乐就是你的快乐。因为他快乐,所以你就觉得快乐。你将会感激那个
    使你的爱人快乐的女人,你将不会嫉妒,那么,那个爱就变得很纯。
        这种爱不会产生任何枷锁,这种爱只是将你的心对所有的风以及对整个天空敞开。
    
                          ※               ※                 ※
    
      嫉妒是非常复杂的,它包含了很多因素。懦弱是其中之一,自我主义的态度也是其中之
    一,独占的欲望——不是一种爱的经验,而只是占有;竞争的倾向;一个根深蒂固的害怕,
    害怕比别人低劣等等都是。
        有太多的因素跟嫉妒有关。
    
                          ※               ※                 ※
    
      一个真正的人应该具有冒险的基本精神。
        当你看到事情已经固定下来,你就再度搅乱它们。
    
                          ※               ※                 ※
    
      你是一个群众、一个大众。只要你更仔细地看、更深入地看,你就会发觉在你里面有很
    多人,而他们有时候都会假装是你。当你在生气的时候,有某一种特定的人格会占据你,而
    假装这就是你。当你处于爱的情况下,那么另外一种人格就会占据你,而假装这就是你。
        它不仅对你而言是混乱的,它对跟你接触的每一个人而言也都是混乱的,他们看不出
    来,因为他们本身也是一个群众。
        在每一个关系当中,并非只是两个人结婚,而是有两个群众结婚。这将会是一个持续的
    大战争,很少说你里面的爱人在当差。而另外一个人里面的爱人也刚好在当差。除了这种很
    少发生的情况之外,你们一直都在错过。当你具有爱心的时候,对方是悲伤的、生气的、或
    是担心的,而当他处于爱的状态下,你并没有同样的心情。很难去驾驭这些人格,它们都各
    自为政。
        在你里面有一种循环,如果你继续注意看——不要干涉这些人格,因为那将会产生更多
    的一团糟、更多的混乱。只要注意看,因为当你注意看所有这些人格,你将会觉知到也有一
    个观看者,那个观看者并不是一个人格,这些人格在那个观看者面前走来走去。
        它并不是另外一个人格,因为一个人格无法注意看另外的人格,这是非常有趣的一件
    事,也是非常基本的一件事——
        一个人格无法观看另外一个人格,因为那些人格没有任何灵魂。
        它就好像你的衣服,你可以继续换你的衣服,但是你的衣服无法知道说它们被换了,它
    们无法知道说现在另一件衣服已经被使用了。你不是衣服,所以你可以更换它们。你不是一
    个人格,所以你可以觉知到这些无数的人格。
        但这同时非常清楚地突显出一个要点:有一样东西继续在观看你周围的这整个人格游戏。
        而这就是你。
    
                          ※               ※                 ※
    
      所以,要注意看这些人格,但是同时要记住,你的那个观看就是你真实的存在,如果你
    能够保持注意看你的人格,那些人格将会开始消失,它们无法继续存活下去,它们需要认同
    来使它们保持活着。如果你在生气,它需要你忘掉观照,而变得跟那个生气认同,如果你不
    跟它认同,那么那个生气就没有活力,它已经是死的,它已经在垂死,它已经在消失。
        所以要保持越来越集中在你的观照,那么所有这些人格都将会消失。当没有一个人格被
    留下来,那么你真实的存在——那个主人——就回到家了。
        那么你就能够很真诚、很真实地行动,那么任何你所做的,你都会很全然地去做,从来
    不会后悔,你总是处于一种欢欣鼓舞的心情。
    
                          ※               ※                 ※
    
      我们多数的问题——或许是大多数的问题——都是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跟它们面对面,从
    来没有真正面对它们;不去注意看它们就是给它们能量,害怕它们就是给它们能量,一直试
    着去避开它们就是给它们能量,因为你在接受它们。你的接受就是它们的存在,如果没有你
    的接受,它们就不会存在。
        你具有能量的泉源,任何发生在你生命当中的都需要你的能量。如果你将那个能量的泉
    源切断,换句话说,那就是我所说的不认同。如果你不跟任何东西认同,它就会立刻变成死
    的,它本身没有能量。
        观照的另一面就是不认同。
    
                          ※               ※                 ※
    
      习惯是容易的,而意识是困难的,但是只有在刚开始的时候是如此。
    
                          ※               ※                 ※
    
      我们从来不去管爱的根,我们只是在谈论花朵。我们告诉人们要成为非暴力的,要成为
    慈悲的,要成为具有爱心的,要将这些品质发展到你甚至能够爱你的敌人,发展到你甚至能
    够爱你的邻人。
        我们谈论花朵,但是没有人对根有兴趣。
        问题是:为什么我们不是一个具有爱心的人?问题不在于爱这个人、爱那个人、爱你的
    朋友、或是爱你的敌人,问题在于我们是否具有爱心。
        你爱你自己的身体吗?你是否曾经用爱抚的方式来接触你自己的身体?你爱你自己吗?
        你是错误的,你必须导正你自己;你是一个罪人,你必须变成一个圣人,当你具有这样
    的想法,你怎么能够爱你自己?你甚至无法接受你自己,这些就是根!
        塑胶花是永恒的,塑胶爱也是永恒的,而真实的花是不永恒的,它每一个片刻都在改
    变,今天它在那里,在风中欢舞,在阳光下欢舞,在雨中欢舞,但是明天你将找不到它,它
    的消失跟它的出现一样神秘。
        真实的爱就好像一朵真实的花。
    
                          ※               ※                 ※
    
      心对过去和对未来一无所知,它只知道现在,心没有时间观念。
    
                          ※               ※                 ※
    
      要了解“过去”和“未来”两者都是不存在的。一切你所有的就是一个非常小的片刻:
    当下这个片刻。你甚至连另外一个片刻都没有,在你的手中一直都只有一个片刻;它是那么
    地小,那么地短暂,如果你去想过去或未来,你就会错过它,而那个片刻是唯一的生命和唯
    一真实的存在。
    
                          ※               ※                 ※
    
      政治是一种疾病,它应该刚好像这样来被处理。它比癌症更危险,如果它需要动手术,
    就必须动手术。政治基本上是丑陋的,它一定是如此,因为有千千万万人在渴望一个职位、
    在向往一个位子。所以很自然地,他们将会争斗,他们将会杀戮,他们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我们整个头脑的思路是那么地错误,我们已经被制约成要成为具有野心的,政治就是由
    这种头脑所产生出来的,不仅在一般的政治领域是如此,它甚至污染了你平常的生活。
    
                          ※               ※                 ※
    
      甚至连小孩都开始对母亲或父亲作出虚假的微笑,在那个微笑的背后没有深度,但是他
    知道,每当他微笑,他就会受到奖赏,他已经学会了成为政客的第一课。他还在摇篮里,你
    就已经把政治交给他了,然后在所有地方的人类关系里都会有政治学。
        男人使女人变残缺,那也是一种政治。女人占人类的半数,男人没有权利使她变得那么
    残缺,但是多少世纪以来,他一直都在使她变残缺。
        他不允许她受教育,他甚至不允许他听神圣的经典。在很多宗教里,他不允许她进入庙
    宇里面,或者如果他有允许她进去的话,她也是被安排在一个分开的角落。即使在神的面
    前,她也不能够跟男人平起平坐。
    
                          ※               ※                 ※
    
      男人试图以各种方式削掉女人的自由。这是一种政治,而不是爱。你爱一个女人,但是
    你不给她自由;害怕给予自由,这算那门子的爱?你像一只鹦鹉一样地把她关在笼子里,你
    可以说你爱那只鹦鹉,但是你不了解,事实上你是在扼杀那只鹦鹉。
        你从那只鹦鹉带走了它的整个天空,而你只给它一个笼子,那个笼子或许是用黄金打造
    的,但即使是一个黄金的笼子也比不上天空中鹦鹉的自由,它们可以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
    树,它们可以唱它们自己的歌,不是唱你强迫它们唱的歌,而是唱它们自然要唱的歌,唱它
    们真正要唱的歌。
    
                          ※               ※                 ※
    
      在每一个国家里,在每一个文明里,有一半的人都被家庭政治所摧毁,但那就是政治。
    不论在哪里,只要你有凌驾别人的冲动,那就是政治。
        权力永远都是政治的,即使你那个权力只是想凌驾在小孩子之上,那也是一种政治。父
    母们认为他们是在爱,但是那只是他们头脑里的一个概念,他们真正的希望是要小孩子顺
    从,而顺从意味着什么呢?它意味着所有的权力都掌握在父母的手中。
        如果顺从是这么伟大的一个品质,那么父母亲为什么不顺从小孩?如果顺从是这么一件
    具有宗教性的事,那么父母亲应该顺从小孩。
        权力跟宗教无关,所有权力跟宗教的关系只是在于把政治隐藏在漂亮的文字背后。
    
                          ※               ※                 ※
    
      你被培养出来的野心就是你必须在世界上成为某号人物,你必须证明你不是一个平凡的
    人,你是不平凡的,但是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呢?它有什么目的呢?它只有一个目的:你要变
    得很有权力,使别人能够奉承你。
        你们以各种不同的方式使整个人类趋于权势,而这个趋势是非常政治性的。
    
                          ※               ※                 ※
    
      人们喜爱自由,但是没有人想要责任。
        然而它们是一起存在的,它们是分不开的。
    
                          ※               ※                 ※
    
      你为什么要担心别人的肯定呢?唯有当你不爱你自己的工作,那么担心别人的肯定才具
    有意义,因为如此一来,它似乎可以成为一个代替品。
        你必须工作,而你不喜欢它,但是你却又得去做它,因为这样做你就可以得到别人的肯
    定,你就可以被赏识、被接受。
        不要去考虑肯定,倒是要深入考虑你的工作。
        你喜爱它吗?然后就会有结论。如果你不喜爱它,那么你就改变它。
        父母亲和老师们都一直坚持说你必须受到肯定,你必须被接受,这是要使人们纳入控制
    一个非常狡猾的策略。
        要学习一件基本的事:做任何你想要做的、你喜欢做的,永远不要要求肯定,那是一种
    乞求,为什么一个人要要求别人的肯定?为什么一个人要要求别人的接受?
        往你自己的深处看,或许你并不喜欢你正在做的,或许你害怕你走在错误的路上,别人
    的接受将会帮助你觉得你是对的,别人的肯定将会使你感觉你是走向正确的目标。
        问题在于你自己内在的感觉,它跟外在世界无关。为什么要依靠别人呢?——所有这些
    事情都依靠别人,你本身已经变成具有依赖性的。
        当你能够免于这个依赖,你才能够成为一个个人——成为一个个人,依靠自己的力量生
    活在完全的自由当中,从你自己的泉源得到滋养,这样做才能够使你真正归于中心、真正根
    植于存在,那就是你最终开花的起点。
    
                          ※               ※                 ※
    
      如果聪明才智保持很天真,那是可能最美的事,但是如果聪明才智违反天真,那么它就
    是一种狡猾,其他没有,它并不是聪明才智。
        当天真消失的那个片刻,聪明才智的灵魂就消失了,它就变成好像一具尸体,那么就只
    能称它为“单纯的智力”,它能够使你成为一个伟大的知识份子,但是它将无法蜕变你的生
    命,它将无法使你对存在的奥秘敞开。
        这些奥秘只能够对聪明的小孩敞开,真正聪明的人一直到他人生最后的片刻仍然保持他
    的天真,他从来不会丧失它——看着小鸟、看着花朵、看着天空时,小孩子所产生出来的那
    种警奇……以同样的方式,聪明才智也必须像小孩子一样。
    
                          ※               ※                 ※
    
      这是一件奇怪的事:真理并不是民主的。不能够用选举来决定说什么是真实的,如果真
    理用选举来决定的话,我们将永远无法达到真理。人们将会选那些比较舒服的,而谎言是比
    较舒服的,因为你不必对它们做什么,你只要相信就好。
        真理需要很多努力,需要去发现,需要去冒险,它需要你单独去走那一条以前从来没有
    人走过的路。
    
                          ※               ※                 ※
    
      一个成熟的人的品质是非常奇怪的,第一,他不是一个人,他已经不再是一个“自己”。
        他有一个“在”,但他不是一个人。
        第二,他比较像是一个小孩——单纯而天真。那就是为什么我说一个成熟的人的品质非
    常奇怪,因为“成熟”这个字眼让你觉得好像他是经验老到的,他是上了年纪的,他是比较
    老的。
        就身体而言,他或许是老的,但是就精神上而言,他是一个年轻的小孩。他的成熟并非
    只是由人生得来的经验,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不会成为一个小孩,他就不会成为一个
    “在”,他一定会成为一个经验老到的人——知识丰富,但是不成熟。
        成熟跟你外在的人生的经验无关,它跟你内在的旅程有关,它跟你对内在的经验有关。
    
    
                          ※               ※                 ※
    
      一个人越深入他自己,他就越成熟。当他达到了他存在的核心,他就完全成熟,但是就
    在那个片刻,那个人消失了,只有一个“在”留下来;“自己”消失了,只有宁静留下来;
        知识消失了,只有天真留下来。
        对我而言,成熟是“达成”的另外一种说法,成熟就是你已经达成了你的潜力,它已经
    变成实际的,种子已经走了一段很长的路,然后已经开花了。
        成熟会产生一种芬芳,它会使一个人变得很美,它会使人产生聪明才智,产生最敏锐的
    聪明才智,它使他成为爱本身。他的行动是爱,他的不行动也是爱;他的生命是爱,他的死
    亡也是爱。
        他就是一朵爱的花。
    
                          ※               ※                 ※
    
      现代的音乐已经丧失了它的优雅,因为它已经忘了它基本的目的,它已经忘了它的来
    源,它不知道它跟静心有密切的关系。其他的艺术也是如此,它们都已经变成非静心,它们
    都引导人们走向疯狂。
        艺术家正在为他自己创造出一个危险,他也在为他的观众创造出危险。他或许是一个画
    家,但他的画是疯狂的,它并没有来自静心。
    
                          ※               ※                 ※
    
      头脑的整个功能就是继续去划分,而心的功能就是去找出那个连接的环,那个连接是头
    脑完全不知道的。
    
                          ※               ※                 ※
    
      平庸的头脑不可能发疯
    
                          ※               ※                 ※
    
      宁静和静止的思想不会使任何人兴奋,它不是你个人的问题,它是人类头脑的问题,因
    为成为宁静的、成为静止的意味着处于一种没有头脑(no-mind)的状态。
        头脑无法静止,它需要持续的思考和繁忙。头脑就好像一辆自行车:如果你继续踩它,
    它就一直继续下去,你一停止踩它,它就会倒下来,头脑是一个两轮的交通工具,就好像自
    行车一样,而我们的思考就好像经常在踩着它。
        即使有时候你稍微宁静一点,你也会立刻开始烦恼说:
        “我为什么那么宁静?”只要能够产生烦恼或思考都可以,因为头脑只能够存在于一种
    方式之下,头脑能够存在于跑步当中,它一直都在追赶什么,或是在逃避什么,不管怎么
    说,它一直都在跑动,在跑动之中的就是头脑。
        你一停止跑动,头脑就消失了。
    
                          ※               ※                 ※
    
      我们试图以各种方式来消除陌生人的感觉,因此我们创造出各种仪式。一个男人跟一个
    女人结婚,婚姻是什么呢?婚姻只是一项仪式。为什么要有这个仪式呢?因为他们想要抛弃
    那个陌生的感觉,所以就想办法创造出一个桥梁。
        而那个桥梁从未被创造出来,他们只是想象说现在其中一个是先生,而另外一个是太
    太,但是他们仍然保持是陌生人。他们一生都会生活在一起,但他们还是保持非常陌生,因
    为没有一个人能够穿透另外一个人的单独。
        唯有当你能够穿透进入我的单独,或是我能够穿透进入你的单独,这样你们才不会保持
    是陌生人,但那是不可能的,就存在性而言,那是不可能的。我们能够尽可能地亲近,但是
    当我们变得越亲近,我们就越会觉知到那个陌生,因为当我们越亲近,我们就越能够看清
    楚:“我不知道对方,对方或许是不可知的。”
    
                          ※               ※                 ※
    
      每一个人都有一种防卫性的盔甲,这是有原因的。第一,小孩子完全无助地被生在一个
    他什么都不知道的世界里,很自然地,他会害怕他所面对的那些他不知道的东西。
        他还没有忘掉那九个月的绝对保障和安全。当他在母亲的子宫里,他的未来一点都没有
    问题,他完全没有责任,也没有烦恼。对我们而言,那些日子是九个月,但是对那个小孩而
    言,那是永恒。他不知道日历,他也不知道有月、日、分、时。他在绝对的安全和保障当中
    过着一种永恒的生活,一点责任都没有。
        然后,突然间他被丢进一个未知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每一样东西都要依靠别人,
    很自然地,他将会感到害怕。每一个人都比他大,比他强而有力,他不能够没有别人的帮助
    而生活,他知道他是依赖的,他已经丧失了他的独立和自由。
        在某一个时段,那个防卫性的盔甲或许是必需的;它或许是如此。但是当你成长,如果
    你不只是变老,而是同时也在成长,成长得更成熟,那么你就会开始看到那个你携带在你身
    上的。
        当你密切注意看,你将会找到隐藏在它背后的恐惧。任何跟恐惧联结在一起的东西,一
    个成熟的人就应该脱离它,成熟就是这样产生出来的。只要注意看你所有的行为和信念,找
    出它们是基于真象、基于经验、或是基于恐惧,任何基于恐惧的东西都必须立刻被抛弃,片
    刻都不要犹豫。那就是你防卫性的盔甲。
    
                          ※               ※                 ※
    
      别人无法带走你心理上的防卫性盔甲,你会抗争它。只有你能够下一些功夫来抛弃它,
    那个做法就是:注意看它的每一个部分。如果它是以恐惧作为基础,那么就抛弃它;如果它
    是以理性作为基础、以经验作为基础、以了解作为基础,那么它就不是你要丢弃的东西,而
    是你要使它成为你存在的一部分的东西。
        然而在你防卫性的盔甲里,你将无法找到一种以经验作为基础的东西,它从头到尾都是
    恐惧。我们继续由恐惧来生活,因此我们继续毒化每一个经验。我们爱某一个人,但是是出
    于恐惧,它将会破坏那个关系,它将会毒化那个关系。我们追求真理,但它是来自恐惧,所
    以我们将不会找到它。
        不论你做什么,你都要记住一件事:出于恐惧,你将无法成长,你只会萎缩和死亡。恐
    惧是在替死亡服务的。
    
                          ※               ※                 ※
    
      一个毫无恐惧的人具有每一样生命想要当成礼物给你的东西。如此一来,就不会有障
    碍,那些礼物将会洒落在你身上,而任何你所做的,你都会有一种力量、一种确定、一种非
    常权威的感觉。
    
                          ※               ※                 ※
    
      你必须去了解的就是那个认同的过程,也就是一个人如何认同与他不同的东西。目前你
    跟头脑认同,你认为你就是头脑,因此而产生了恐惧。如果你跟头脑认同,那么很自然地,
    如果头脑停止,那么你就完了,你就不复存在了,而你不知道任何超越头脑的东西。
        真相就是:你不是头脑,你是某种超出头脑的东西,因此头脑的停止是绝对必要的,好
    让你能够首度知道,你不是头脑——因为你仍然会存在。
        当头脑消失的时候,你仍然会存在,不但存在,而且带着更大的喜悦、更大的光辉、更
    大的光、更大的意识、更大的本性。
    
                          ※               ※                 ※
    
    1  2  Next>>  

     

    标签    

       匿名(54.159.51.*)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留言    

     
    我要留言:
    用户名:匿名(54.159.51.*)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相关文章:  (精品书屋)

  • 雨衣  2000-12-7 
  • 张晓风经典散文  2000-12-5 
  • 唐宋名词赏析  2000-11-29 
  • 徐志摩诗作选  2000-11-28 
  • 古代爱情诗选  2000-11-28 
  • 现代爱情诗选  2000-11-28 
  • 爱你的十个理由  2000-11-26 
  • 情断兰陵  2000-11-26 
  • 抢来的新娘  2000-11-26 
  • 碧血剑  2000-11-23 

  • 最新推荐:

  • 天下一轮春秋月.水泊梁山的英雄世界  2018-3-5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人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亮相  2017-2-2 
  • 中国《水浒传》研究史上的一次盛会  2016-12-2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邀请函  2016-10-8 
  • 中国水浒博物馆征集水浒书画作品  2015-11-10 



  • 智慧城检索
    Google
    Web zhc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