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智慧城 | 添加到收藏夹 | 房产专版
加盟标新网友情联接平台
我的智慧城
  • 免费注册
  • 注销

  • 今日排行榜
  • 总排行榜
  • 标签排行榜
  • 留言排行榜

  • 标签云
  • 智慧城地图
    .智慧大师
    .日记坊
    .信息培训
    .水浒杂志
    .散文随笔苑
    .智慧岛
    .写作社区
    .调研报告厅
    .创新工场
    .精品书屋
    .智慧城动态
    .耐庵亭
    .水浒街
    .广告墙
    .商家别墅
    .公关锦囊
    .文化人报
    .女儿巷
    .学生作文林
    .时尚娱乐宫
    .艺术藏馆
    .盐文化公园
    .神州屐痕
    .新闻广场
    .湖海诗潮
    .长三角物流
    .经济区
    .办事路线图
    房地产信息
    盐城 (1)
    关于智慧城
    .关于智慧城
    .建议及联系
    .Email: jsycjfm@163.com

    首页 | 精品书屋 | 戴望舒的作品

    戴望舒的作品

     

    
                  雨 巷 戴望舒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
    娘。 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
    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行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静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
    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
    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断 指 戴望舒 
    
        在一口老旧的、满积着灰尘的书橱中, 我保存着一个浸在酒精瓶中的断指; 每当无聊地去翻寻古籍
    的时候, 它就含愁地勾起一个使我悲哀的记忆。 这是我一个已牺牲了的朋友底断指, 它是惨白的,枯瘦
    的,和我的友人一样; 时常萦系着我的,而且是很分明的, 是他将这断指交给我的时候的情景: “替我
    保存这可笑可怜的恋爱的纪念吧, 在零落的生涯中,它是只能增加我的不幸。” 他的话是舒缓的,沉着
    的,像一个叹息, 而他的眼中似乎含有泪水,虽然微笑在脸上。 关于他“可笑可怜的恋爱”我可不知
    道, 我知道的只是他在一个工人家里被捕去; 随后是酷刑吧,随后是惨苦的牢狱吧, 随后是死刑吧,那
    等待着我们大家的死刑吧。 关于他“可笑可怜的恋爱”我可不知道, 他从未对我谈起过,即使在喝醉酒
    时。 但我猜想这一定是一段悲哀的事,他隐藏着, 他想使它随着截断的手指一同被遗忘了。 这断指上还
    染着油墨底痕迹, 是赤色的,是可爱的光辉的赤色的, 它很灿烂地在这截断的手指上, 正如他责备别人
    懦怯的目光在我心头一样。 这断指常带了轻微又粘着的悲哀给我, 但是这在我又是一件很有用的珍品, 
    每当为了一件琐事而颓丧的时候, 我会说:“好,让我拿出那个玻璃瓶来吧。”
    
                  我的记忆 戴望舒 
    
        我的记忆是忠实于我的, 忠实甚于我最好的友人, 它生存在燃着的烟卷上, 它生存在绘着百合花的
    笔杆上, 它生存在破旧的粉盒上, 它生存在颓垣的木莓上, 它生存在喝了一半的酒瓶上, 在撕碎的往
    日的诗稿上,在压干的花片上, 在凄暗的灯上,在平静的水上, 在一切有灵魂没有灵魂的东西上, 它在
    到处生存着,像我在这世界一样。 它是胆小的,它怕着人们的喧嚣, 但在寂廖时,它便对我来作密切的
    拜访。 它的声音是低微的, 但它的话却很长,很长, 很长,很琐碎,而且永远不肯休; 它的话是古旧
    的,老讲着同样的故事, 它的音调是和谐的,老唱着同样的曲子, 有时它还模仿着爱娇的少女的声音, 
    它的声音是没有气力的, 而且还挟着眼泪,夹着太息。 它的拜访是没有一定的, 在任何时间,在任何地
    点, 时常当我已上床,朦胧地想睡了; 或是选一个大清早, 人们会说它没有礼貌, 但是我们是老朋
    友。 它是琐琐地永远不肯休止的, 除非我凄凄地哭了, 或者沉沉地睡了, 但是我永远不讨厌它, 因为
    它是忠实于我的。
    
                      游子谣 戴望舒 
    
        海上微风起来的时候, 暗水上开遍青色的蔷薇。 ---游子的家园呢? 篱门是蜘蛛的家, 土墙是
    薜荔的家, 枝繁叶茂的果树是鸟雀的家。 游子却连乡愁也没有, 他沈浮在鲸鱼海蟒间: 让家园寂寞的
    花自开自落吧。 因为海上有青色的蔷薇, 游子要萦系他冷落的家园吗? 还有比蔷薇更清丽的旅伴呢。 
    清丽的小旅伴是更甜蜜的家园, 游子的乡愁在那里徘徊踯躅。 唔,永远沈浮在鲸鱼海蟒间吧。
    
                      狱中题壁 戴望舒 
    
        如果我死在这里, 朋友啊,不要悲伤, 我会永远地生存 在你们的心上。 你们之中的一个死了, 
    在日本占领地的牢里, 他怀着的深深仇恨, 你们应该永远地记忆。 当你们回来,从泥土 掘起他伤损的
    肢体, 用你们胜利的欢呼 把他的灵魂高高扬起。 然后把他的白骨放在山峰, 曝着太阳,沐着飘风: 在
    那暗黑潮湿的土牢, 这曾是他唯一的美梦。
    
                    我用残损的手掌 戴望舒
    
        我用残损的手掌 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这一角已变成灰烬, 那一角只是血和泥; 这一片湖该是我的
    家乡, (春天,堤上繁花如锦障, 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 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 这长白山的雪
    峰冷到彻骨, 这黄河的水夹泥沙在指间滑出; 江南的水田,你当年新生的禾草 是那么细,那么
    软......现在只有蓬蒿; 岭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 尽那边,我蘸着南海没有渔船的苦水...... 无
    形的手掌掠过无限的江山, 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粘了阴暗, 只有那辽远的一角依然完整, 温暖,明
    朗,坚固而蓬勃生春。 在那上面,我用残损的手掌轻抚, 像恋人的柔发,婴孩手中乳。 我把全部的力量
    运在手掌 贴在上面,寄与爱和一切希望, 因为只有那里是太阳,是春, 将驱逐阴暗,带来苏生, 因为
    只有那里我们不像牲口一样活, 蝼蚁一样死......那里,永恒的中国!
    
                       过旧居 戴望舒 
    
        这样迟迟的日影, 这样温暖的寂静, 这片午饮的香味, 对我是多么熟稔。 这带露台,这扇窗, 
    后面有幸福在窥望, 还有几架书,两张床, 一瓶花......这已是天堂。 我没有忘记:这是家, 妻如
    玉,女儿如花, 清晨的呼唤和灯下的闲话, 想一想,会叫人发傻; 单听他们亲昵地叫, 就够人整天地
    骄傲, 出门时挺起胸,伸直腰, 工作时也抬头微笑。 现在......可不是我回家的午餐?...... 桌
    上一定摆上了盘和碗, 亲手调的羹,亲手煮的饭, 想起了就会嘴馋。 这条路我曾经走了多少回! 多少
    回?......过去都压缩成一堆, 叫人不能分辨,日子是那么相类, 同样幸福的日子,这些孪生姊妹! 
    我可糊涂啦,是不是今天 出门时我忘记说“再见”? 还是这事情发生在许多年前, 其中间隔着许多变
    迁? 可是这带露台,这扇窗, 那里却这样静,没有声响, 没有可爱的影子,娇小的叫嚷, 只是寂寞,
    寂寞,伴着阳光。 而我的脚步为什么又这样累? 是否我肩上压着苦难的岁月, 压着沉哀,透渗到骨
    髓, 使我眼睛朦胧,心头消失了光辉? 为什么辛酸的感觉这样新鲜? 好象伤没有收口,苦味在舌间。 
    是一个归途的设想把我欺骗, 还是灾难的岁月真横亘其间? 我不明白,是否一切都没改动, 却是我自己
    做了白日梦, 而一切都在那里,原封不动: 欢笑没有冰凝,幸福没有尘封? 或是那些真实的岁月,年
    代, 走得太快一点,赶上了现在, 回过头来瞧瞧,匆忙又退回来, 再陪我走几步,给我瞬间的欢
    快? ...................... 有人开了窗, 有人开了门, 走到露台上------ 一个陌生人。 生
    活,生活,漫漫无尽的苦路! 咽泪吞声,听自己疲倦的脚步: 遮断了魂梦的不仅是海和天,云和树, 无
    名的过客在往昔作了瞬间的踌躇。
    
            萧红墓畔口占 戴望舒 
    
      走六小时寂寞的长途, 到你头边放一束红山茶, 我等待着,长夜漫漫, 你却卧听着海涛闲话。 
     
    

     

    标签    

       匿名(54.224.108.*)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留言    

    匿名(123.116.209.*)
    22148
     2009-4-1
    什么嘛,都没有段落!发的帖子也太仓促了吧!踩一脚。。。。
    匿名(116.53.253.*)
    26725
     2010-9-21
    还行啦,我近来也是急需类似的稿子!!!
    匿名(124.239.86.*)
    28380
     2011-9-4
    这几个真是太好了
    
     
    我要留言:
    用户名:匿名(54.224.108.*)   或:登录 或:注册新用户
     


    相关文章:  (精品书屋)

  • 智慧书  2000-12-20 
  • 施耐庵传略  2000-12-12 
  • 智慧奥秘  2000-12-10 
  • 中国人的智慧  2000-12-10 
  • 智慧金块  2000-12-8 
  • 雨衣  2000-12-7 
  • 张晓风经典散文  2000-12-5 
  • 唐宋名词赏析  2000-11-29 
  • 徐志摩诗作选  2000-11-28 
  • 古代爱情诗选  2000-11-28 

  • 最新推荐:

  • 天下一轮春秋月.水泊梁山的英雄世界  2018-3-5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人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亮相  2017-2-2 
  • 中国《水浒传》研究史上的一次盛会  2016-12-2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邀请函  2016-10-8 
  • 中国水浒博物馆征集水浒书画作品  2015-11-10 



  • 智慧城检索
    Google
    Web zhcchina.com